現實版《全面啟動》!MIT 實驗室裝置可侵入夢裡甚至改變夢境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4 月 26 日 0:00 | 分類 尖端科技 , 科技趣聞 , 穿戴式裝置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不要用現實事物製造夢境,那會讓你分不清夢境還是現實」,電影《全面啟動》有警示意味的台詞,如今看來,已成現實。

MIT Dream 實驗室研究人員開發可進入夢境的可穿戴裝置──Dormio 和 BioEssence。透過這些裝置,人們能進入睡眠者夢境並互動,甚至改變夢境。

Dormio 主要依賴聲音介質,BioEssence 則透過氣味。目前這些裝置的軟體部分在 GitHub 平台開源

手套式裝置 Dormio

▲ Dormio。(Source:MIT Media Lab

MIT Dream 實驗室研究人員 Adam Horowitz 開發了手套式裝置 Dormio。

透過這個裝置,研究人員可在睡眠者半夢半醒的淺眠階段互動。研究人員認為,介於清醒和睡眠的區間是最具創造力的時期,可透過改變夢境提升試驗者的創造力表現。

如果實驗對象能進入睡眠階段,並在不進入睡眠狀態的下一階段維持清醒狀態,那麼在這時期做的夢有強烈聯想性;也就是說這個階段的夢境和現實難以分辨。

Adam Horowitz 將 Dormio 配給 50 個人實驗,結果發現,聲音提示的內容能成功出現在試驗者夢中。如聲音念的單詞為「老虎」,則試驗者會夢到老虎。

關於 Dormio 設計的指導原則,Adam Horowitz 表示受到安迪生事例的啟發(故事可能為虛構)。

據說,愛迪生睡眠時會手握鋼球,當意識逐漸進入睡眠狀態時,身體肌肉會放鬆,手中鋼球也會掉落發出聲音,使愛迪生清醒;由此,愛迪生的睡眠長期處於半夢半醒狀態,也就是前文提及的極具創造力的睡眠區間。

這樣看來,愛迪生的睡眠其實是在訓練創造力,而我們的睡眠就是睡眠,或許這就是一般人與天才的差距吧。

▲ 第一代 Dormio 手套。(Source:VICE

目前 Dormio 經過 2 次更新,最新試驗的 Dormio 為第 3 代。

第一代的 Dormio 手套安裝一個 Arduino 微控制器,手掌部位安裝小型壓力感測器。當試驗者進入睡眠狀態握緊拳頭時,手部和頭部感測器能監測,腦電波發生變化時,感測器會觸發 Jibo 機器人說出預編好的詞組,以刺激睡眠者的大腦,根據 Jibo 機器人所說的話改變夢境內容。

不過,初代裝置有些問題,比如腦電圖裝置太昂貴且信號不暢通;手掌處的感測器只有打開或關閉兩種狀態,但睡眠是漸進過程,適用性不高。

於是 2 代 Dormio,Adam Horowitz 做了幾方面改變:將手掌感測器換成屈曲感測器,後者可在更細層次測量肌肉張力;腦波圖換成更簡單的生物信號,如心率;把 Jibo 機器人換成智慧手機應用軟體。

到了第 3 代,Dormio 只需透過監測睡眠時的眼皮運動,就能夠發揮監測作用。

氣味擴散器 BioEssence

Dream 實驗室另一位研究員 Judith Amores 則透過「氣味」進入睡眠者更深層次的潛意識,以此改變夢境內容。Judith Amores 研發的裝置是可穿戴的氣味擴散器 BioEssence,可監測心率和腦電波以追蹤睡眠階段。

當睡眠者狀態進入與記憶鞏固相關的 N3 階段時,裝置就會釋放預設的氣味,讓睡眠者連結記憶或學習行為。

與透過聽覺或手握感測器觸發感應的方式不同,透過氣味進入睡眠者的潛意識更無感,不易將睡眠者喚醒。另外,睡眠者透過聞氣味,潛意識可對記憶力有增強作用。

Judith Amores 表示:

透過氣味進入大腦的方式十分有趣,能直接與大腦關於記憶和情感的部分(杏仁核和海馬迴)聯在一起。

同時,Judith Amores 稱,BioEssence 可當成工具改變與創傷及創傷後應激障礙相關的不適記憶。睡眠者能透過吸入較為正面積極相關的氣味,在不完全清醒的狀態下痊癒。

夢境真的可控嗎?

改變夢境的科技固然很炫酷,但夢境並非現實,在虛幻的意識狀態,夢境真的可控嗎?

亞利桑那大學的睡眠與夢境專家 Rubin Naiman 博士認為,夢的重要性和力量在於能自由發展。人們修補夢境的行為只是自大。

破解夢境是基於這個假設,即潛意識非智慧,沒有生命。而無意識則不同,是另一種智慧,我們可以從中學習,可以與它對話,而不是控制它,或是「介入」並試圖將其引至我們想要的方向。

另外,Rubin Naiman 還補充,催眠狀態是喚醒和睡眠之間的短暫橋梁,如果延長或者破壞治療時間,可能會導致睡眠者發作性失眠。

針對於此,Adam Horowitz 和 Judith Amores 都明確表明,Dream 實驗室的意圖不是要控制夢境,而是想要透過進入夢境空間,更深入了解自己。

對於裝置研究,Adam Horowitz 表示:

那就像是我給了你一面鏡子,你想怎麼用就怎麼用,而不是為了滿足我的控制去映射出一些東西。我對創造一些讓人們遠離自我的工具這種事情沒什麼興趣,這絕不是我所希望的。

而 Judith Amores 簡單直白地表示,這只是為了讓人們意識到自己已經擁有的能力。

儘管 Dream 實驗室的研究人員不認為會干擾夢境,但另一方面,也意識到,侵入夢境、控制夢境,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之前,Dream 實驗室曾發表過一個名為「Cocoon」的影片,影片中,有一人蜷縮在玻璃圓頂下(一個虛構的能夠完全增強潛意識的夢境機器),身上覆蓋著電線和小型裝置。

▲ 夢境機器。(Source:MIT Media Lab

影片展示包含了該實驗室進入夢境的研究成果──Dormio 和 BioAssence 在對夢境施加影響的過程中,試驗者卻突然睜開了眼睛。

事實上,影片背後暗示著一個事實,即大多數與無意識思維互動的技術都是以一種讓人感覺失控的方式進行。

也就是說,在增進自我了解的方向,都有機率性失控風險,技術兩面性再次擺上檯面,而尋找任何一種固有好的或壞的屬性的技術都是徒勞無益,如何把技術用於正道才是關鍵議題。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MIT Media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