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全球手機業務的最大阻礙,並不是晶片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5 月 26 日 14:15 | 分類 Android , app , 手機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對於華為智慧手機業務來說,2020 年格外困難。一方面,在美國 2019 年簽署的貿易禁令之下,華為在海外發售的智慧手機上無法搭載 Google 的 GMS(Google Mobile Service;Google 行動服務),這嚴重影響了華為的海外智慧手機銷量──即使華為及時推出了 HMS,也難以彌補 GMS 缺失帶來的巨大銷量損失。

另一方面,前不久,美國政府升級禁令,開始打壓華為的半導體業務和供應鏈,外界也開始擔心華為旗下的麒麟手機處理器晶片的供應問題,進而不免對華為下半年手機業務多一層擔憂。

當然,這種情況下,華為也不能坐以待斃。

加碼 HMS,華為正式上線獨立搜尋 App

近日,華為推出的一款搜尋 App 引起大量關注。

這款 App 其實早在今年 2 月的時候就已經推出,當時稱之為 Huawei Search(華為搜尋),之前一直處於測試狀態。不過在今年 5 月,Huawei Search 已經重新命名為 Petal Search(花瓣搜尋),並且在 HMS 中的應用程式商店 AppGallery 正式上線。

考慮到華為的 Logo 本身就是花瓣的寓意,所以這個更名其實並不是什麼大事,因為都指向了華為。

但是在功能上,Petal Search 除了可以提供一般的資訊搜尋服務,比如說天氣預報、新聞、影像、圖像、音樂、金融資訊等,還具備一些新功能,比如說能夠直接下載和獲取推薦的應用程式。

可見,Petal Search 更像是之前 Huawei Search 和 AppSearch 的結合。

當然,Petal Search 之所以收到很大的媒體關注度,最重要的原因是,它是一項面向海外使用者的行動搜尋引擎,直接競爭對手就是 Google 搜尋 App。

這就意味著,透過 HMS 和 AppGallery 的應用生態構建,華為與 GMS 的距離越來越遠,而兩者也形成了競爭關係。

當然,這未必是華為所希望的,但在美國的打壓之下,這也是沒有選擇的選擇。

HMS 的野心:與 iOS 和 GMS 三分天下

實際上,除了 Petal Search,華為 HMS 在多個方面取代 GMS。

比如說,之前在 AppGallery 應用程式商店中,上架了 Here WeGo,它可以支援 100 多個國家 1,300 多個城市的導航和定位,這被認為是華為來替代 Google Maps 地圖服務。

另外,結合地圖、GPS、重力感應、電子羅盤、攝影鏡頭等,華為推出了華為河圖(Cyber​​verse),它實現了每平方公里 40 億三維資訊點,1:1 還原真實世界,可實現 AI 3D 物體辨識以及光影追蹤等能力,可以看做是華為 AR 地圖。

關於華為河圖,目前的一個最新消息是:在 5 月 22 日,華為 Fellow Cyber​​verse 總工程師、Camera 總工程師羅巍宣布,華為河圖商標已經註冊成功。

當然,在支付、應用程式商店等方面,HMS 也在布局。

值得一提的是,在前不久舉行的華為消費者業務峰會上,華為方面公布 HMS 生態的最新進展,其中宣布:

  • 華為終端雲服務(HMS) 全球月活 6.5 億,與同期相比增長 25%。
  • 全球註冊開發者已超過 140 萬(今年 5 月已增長至 150 萬),與同期相比增長115%。
  • 接入 HMS Core 的應用程式數量超過 6 萬款,與同期相比增長 66.7%。

而在華為的終極野心中,華為希望未來幾年在全球行動應用生態中,能夠讓自家的 HMS 與蘋果的 iOS 和 Google 的 GMS 三分天下。

儘管如此,華為手機海外業務損失慘重

當然,不得不承認的是,與深耕多年的 GMS 相比,HMS 過於弱小。

從應用程式數量來說,Google 的 GMS 承載了全球數百萬的各種各樣的 App,而 HMS 只有 6 萬,兩者的差距非常大。

從月活躍人數來說,Google Search、Chrome、Gmail、YouTube、Google Drive 等 App 是海外用戶群體最常用的 App,而且已經覆蓋了全球超過 10 億月活躍用戶,對消費者群體有著龐大的吸引力,但這些 App 無法在 HMS 上架。

也就是說,與 GMS 相比,HMS 過於弱小,它僅能夠在 GMS 缺位的情況下扮演替代者的角色,但並不足以打動消費者。

一位名為 Turbofrog 的美國網友表示:

我有一支超級便宜的榮耀 8 手機,那是我在上一支手機不能用了之後買的,但是……對於沒有 Google Play 的新手機,我沒有任何購買的興趣──不管它的硬體多麼令人印象深刻、多麼流暢。

對於外國人來說,Google 簡直是不可或缺的,它可以說是建構整個國外網路服務的基礎設施──尤其是在 Android 的世界裡,Google 的控制力很大。

可以說,幾乎每一個國外 Android 用戶,恐怕都離不開 Google。這種情況下,缺失 GMS 的華為手機業務不可避免地受到影響。

來自市場調研機構 IDC 的數據顯示,2020 年第一季,在全球智慧手機市場,華為智慧手機的出貨量為 4,900 萬支,比 2019 年同期下降了 17.1%──雖然依舊排名第二,但外界普遍認為,華為的出貨量下滑與 GMS 的缺失有關。

其中,根據市場調研機構 Canalys 的數據顯示,2020 年 Q1,華為在西歐智慧手機市場的出貨量下滑了高達 40%,排名第三,位居三星和蘋果之後,而小米則暴增了 79%,位居第四。

顯而易見的是,這種下滑與 GMS 的缺失有關。

華為下一代麒麟 SoC 會受到影響嗎?

對於華為手機業務來說,除了 GMS 缺失之外,還有另外一個擔憂。

2020 年 5 月 15 日,美國商務部公告,宣布因為華為「破壞」實體清單,所以要限制華為使用美國技術軟體設計和生產半導體──這個禁令也開始讓人擔心,由台積電代工的華為麒麟 SoC 處理器也可能因此受到影響。

準確來說,是下一代華為旗艦 SoC 處理器麒麟 1020 的供貨問題。

不過,據外媒 KL GadgetGuy 報導,儘管外界普遍認為台積電也將受到美國禁令的限制,但就這款麒麟處理器而言,依然有一份最新的報告認為,麒麟 1020  處理器依舊可以在規定時間內量產,而這款處理器將被用於即將到來的華為 Mate 40 系列。

外媒稱,美國政府的新規會影響未來的訂單,但不影響華為已經下出的訂單。有媒體稱,美國雖然升級了禁令,但是也給出了 120 天的寬限期,這意味著台積電依然可以安排在 120 天如期為華為供貨,尤其是 5 奈米和 7 奈米訂單。

台積電曾經在 4 月表示,今年資本支出將維持在 150 億美元至 160 億美元,其中大約有 80% 用於 7 奈米、5 奈米和 3 奈米等製程,而另外的部分有 10% 用於先進封裝與廣罩,其他則用於特殊製程技術。

另外,台積電還表示,目前沒有下調全年資本支出的打算──這就從側面證明,目前台積電還並不將華為供貨問題做為其全年預算的變數。

對此,信達證券電子行業首席分析師方競表示:

這件事情並沒有那麼悲觀;其實台積電並沒有完全被禁,它可以內部審核並向美國政府申請許可,而華為自己也做了不少努力,比如說正在積極備貨,在核心器件上起碼有半年以上的庫存。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自研的處理器之外,華為還可以選用來自三星、聯發科的SoC 處理器──之前在受訪時,華為旗下的榮耀品牌總裁趙明就表示,其與聯發科一直保持著穩定的合作關係。

可見,在涉及到智慧手機處理器的硬體板塊,華為還是有夠大的生存空間,而它目前在智慧手機業務上最重大的弱點依舊是 HMS。

總結

對於華為來說,2020 年最大的主題是生存,智慧手機業務也不例外。

目前來看,儘管華為大力推進 HMS 的發展,但它還需要更多的時間來成長。當然,華為的 HMS 和 AppGallery 並非是擺脫 Android 生態自闢江山,而只是在 Google 之外另起爐灶,而華為手機在海外面臨的應用生態問題,並非是完全無解的。

至於晶片問題,雖然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但華為仍有不少牌可以打。

而從華為整體發展而言,智慧手機業務雖然並非絕對核心,但它也為華為營運商業務和核心技術研發輸了大量的血,而且從終端層面構成華為的未來發展支撐,不容有失,這一點華為必然也是心知肚明的。

最後一問:

在美國打壓升級之下,你認為華為智慧手機業務能挺住嗎?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Dion Hinchcliffe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