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距工作模範生,荷蘭怎麼做到的?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7 月 15 日 14:37 | 分類 職場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專家預測,疫情之後遠距工作將成新常態,然而當大多數國家的員工還在適應遠距辦公之際,對於荷蘭人而言,在疫情之前,他們早已習慣遠距辦公,保障員工的法律與企業與員工之間的信任感,以及社會環境優勢,使荷蘭成為全球遠距辦公的典範。

現在荷蘭約有 44% 的人在家上班,而在新型冠狀病毒爆發之前,就有 14.1% 的荷蘭人在家工作。英國為 4.7%,美國只有 3.6%。荷蘭是遠距辦公占比最多的國家,其次是芬蘭,因此當許多公司發現向遠距工作的過渡還不夠順利,荷蘭人早就視為理所當然,使得他們在疫情封鎖期間為維持工作運作付出的成本沒有其他國家來得那麼劇烈。

荷蘭已經有成熟的遠距工作文化,如 BBC 訪問一家荷蘭公司 Auth0,他們早就為所有員工提供靈活的工作選擇,並提供員一筆預算,讓他們打造舒適高效的家庭辦公設備,員工在家上班也沒有多餘的人情壓力,旗下一名員工就說,「我會根據我是否能帶來價值來進行判斷,而不是根據我每天坐在辦公桌前 9 小時的事實來判斷。」

荷蘭的《彈性工作法》保障員工自由選擇工作環境,法律要求至少在同一公司工作 6 個月的僱員,可以要求雇主將約定的工作場所更改為例如在家中的工作場所,這項法條重點在於雇主對這項要求確實有考慮的義務,並且必須以書面形式表示拒絕。員工每年一次可以提交在家工作的要求。

此外,在家工作時,雇主還要避免給員工過度的工作壓力。雇主必須告知員工健康和安全風險,並就如何限制這些風險提供指導。最貼心的是,雇主還應對在家中的工作場所負責,包括辦公場所的設計、工作方法、提供的工具等,包括確保員工在家擁有符合人體工學的椅子和書桌,並負責費用,並確保工作場所有足夠照明。

由於雇主應對在家中的工作場所負責,因此雇主或健康與安全專家應進行一次拜訪,評估工作場所是否符合上述法規中規定的規則和義務。而荷蘭嚴格的病假工資法律也讓雇主更有動力確保員工有一個健康的在家工作環境。

萊頓大學(University of Leiden)組織心理學教授 Aukje Nauta 表示,民主和參與等價值觀深深植根於荷蘭的工作文化,因此,管理人員對員工的信任度高於世界其他任何地方。如 ING 銀行對員工實行無限制假期政策,只要他們的工作不受影響,他們就可以根據需要自由休假。

荷蘭成熟的遠距工作文化也有更廣泛的經濟和社會環境條件使然。主要是員工不一定要在家上班,他們可以去其他地方辦公,如公共圖書館可以當作龐大而舒適的現代辦公空間,還有很多小型優質咖啡店讓郊區的人不愁沒地方工作。

荷蘭遠距辦公環境優良,不只讓大公司員工受益。在荷蘭,約有 110 萬人是自僱人士,這些自由職業者和小型企業的創業者有更多工作空間選擇,不一定需要正式的辦公室才能工作。

由於新冠病毒帶來的加速力量,人們正在重新考慮舊的政策、程序、習俗和價值觀。混合工作模式將成為主流,而荷蘭早就有遠距辦公的經驗,還有很高的員工幸福感,將可成為全世界迎接彈性工作模式的典範。

(首圖來源:Flickr/Roman Boed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