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岸風能大廠沃旭,2021 年卻主要在陸上發展太陽能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9 月 17 日 8:00 | 分類 太陽能 , 能源科技 , 風力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丹麥能源大廠沃旭(Orsted)過去是根源於石油天然氣,轉型為全球離岸風能的代名詞,也為此把舊名改掉,切斷與石油天然氣的聯繫,如今沃旭這個名字與離岸風能深深連結,然而沃旭又默默走出下一步,在美國興建 700 百萬瓦(megawatt)陸上太陽能。適逢風能計畫空窗期,2021 年沃旭上線完工的計畫將以這 700 百萬瓦太陽能為主。

沃旭自 30 年前於丹麥岸邊建設風力發電開始,逐步轉型,打造自己成為離岸風能龍頭,一手將離岸風能從「大而無當」的昂貴能源,轉變為具經濟效益的主力能源,離岸風能如今大行其道,沃旭可說居功厥偉。但身為離岸風能龍頭,2021 年的發展卻和風能大相逕庭,2021 年沃旭所有新建發電場都將在陸地,大多數都是太陽能發電場。

雖然至今為止,沃旭尚未在全球任何國家完成重要的太陽能計畫,能源儲存也僅在英國有一個計畫,現在卻大不相同。目前沃旭在美國德州與阿拉巴馬州興建 2 座大型太陽能發電陣列,總計發電容量達 700 百萬瓦,位於西德州的二疊紀能源中心(Permian Energy Center)計畫發電容量達 460 百萬瓦,系統包含 40 百萬瓦的電池儲能系統,將供電艾克森美孚(ExxonMobil)。

這 2 座計劃預定 2021 年完工,若工期如期完成,2021 年沃旭將在一年內一躍成為美國主要太陽能開發商之一,與美國第一太陽能(First Solar)、新世紀能源(NextEra Energy)並駕齊驅。不過,沃旭能否每年維持如此高的太陽能總案量,還需時間考驗。沃旭表示,太陽能是全球快速成長的發電方式,因此公司會在區域與技術分散投資,也就是從全面集中離岸風能,改為部分投資太陽能,以分散風險。

太陽能的經濟效益將逐漸超過風能?

另一方面,沃旭積極發展能源儲存,也與發展太陽能路線相合,沃旭認為以太陽能的發電特性,天生就與能源儲存是絕配,太陽能與能源儲存雙方的組合也能為彼此開創新商機,雖然就近期來說,要預設陸上可再生能源都會搭配能源儲存,還有點為時過早,但長期來說,這樣敘述可說相當合理。

沃旭原本在美國並未太多著墨,2018 年起開始積極透過購併進入美國市場,投注 10 億美元,買下離岸風能開發商深海風能(Deepwater Wind)與陸上風能開發商林肯潔淨能源(Lincoln Clean Energy),後者也代表沃旭積極進軍全球陸上風能市場,但這時沃旭仍主要集中在風能領域。

2019 年沃旭的購併策略顯現出有改變,自 Panasonic 買下太陽能及能源儲存開發商冠狀能源(Coronal Energy),這開始顯示沃旭的方針轉變,而這樣的轉變,其實來自市場需求的壓力,當採購可再生能源時,客戶越來越重視要有多元化選擇,太陽能又是如今客戶相當有興趣的領域,只發展風能將有所不足,因此必須買下太陽能開發商。

沃旭所買下的林肯潔淨能源也早已開始進入太陽能領域,美國風能開發商跨足太陽能已經是很明顯的趨勢,而這個趨勢進入 2020 年代預期將繼續下去,因為美國陸上風能逐漸進入發展高原期。另一方面當太陽能與風能的美國政策補貼都將到期後,預期太陽能在經濟效益上將逐漸超過風能,不論開發成本或產生營收,開發商必須逐利而居。

市場需求自然的往太陽能方向發展

沃旭在歐洲與台灣仍積極推動離岸風能,在美國先前也是風能的先鋒,為亞馬遜(Amazon)等大企業打造風場,但是許多風場的風力在夜間最強,如今沃旭發現,越來越多客戶需要尖峰時段供電的能源,而太陽能的特性即是在中午用電尖峰時剛好是發電尖峰,因此受到市場需求,很自然的往太陽能方向發展。

不過這不代表沃旭很快就要再度轉型成為太陽能公司,2021 年剛好是沃旭風能計畫的空檔,導致所有新增計畫都是太陽能的奇妙狀況,2022 年沃旭於北海興建中、1.3 吉瓦總發電容量的角海二號(Hornsea 2)世界最大風場即將完工上線,2023 年,美國的各離岸風能計畫將成熟,包括紐約州的南叉半島計畫,以及馬里蘭州的鰹魚計畫(Skipjack)。

沃旭以離岸風能代表廠商身分,大舉進入太陽能領域,讓人不禁側目,發展多技術目前尚非可再生能源領域的主流趨勢,僅最大企業集團進行這樣的策略,包括法電(EDF)、伊比德羅拉(Iberdrola),油氣大廠殼牌(Shell)、道達爾(Total)等。但陸上風能的價格下降能力已經有限,太陽能卻仍有價格下降空間,隨著太陽能的經濟效益逐漸突顯,各大可再生能源巨擘加碼太陽能,也是可預期的趨勢。

(首圖來源:沃旭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