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科普】到底什麼是貿易戰?初探中美重商主義的濫觴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4 月 04 日 12:00 | 分類 中國觀察 , 國際貿易 follow us in feedly

貿易戰是近期國際新聞中朗朗上口的名詞,美國總統川普打算對中國開徵重稅引發關注,然而這真的就是貿易戰嗎?要了解貿易戰的歷史及根源,就必須先從重商主義開始談起。




重商主義(Mercantilism)是在 15 到 18 世紀之間盛行的經濟思想,也被認為是民族主義反映在經濟上的一種形式。其目標是富國強兵,並藉由繁榮國內經濟活動,尤其是關於製造業,以及軍事相關的生產力,占有優先地位。

重商主義者主張要確保本國的工業生產力,並藉此抑制國內經濟對外國供應商的依賴。所以往往對進口施以高關稅,然後積極替國內製造產品尋找新市場,以提高國內生產需求。不過早期重商主義強調的是貨幣差額論,代表人物為英國的 John Hales 及 William Stafford,其主張國家需壟斷貨幣交易,盡量囤積貴金屬,就算外國商人來本國貿易,也必須將銷售貨物的所得全部用於購買本國的商品。

而到了後期,重商主義才轉向以貿易順差為中心,代表人物為 Thomas Mun。他是英國的大商人,曾擔任東印度公司的董事,後又任職於政府貿易委員會。他深信,「貨幣產生貿易,貿易吸引貨幣」的思想,意即資本透過貿易流動,才能增加原始積累,此觀點奠定了近代資本主義的基礎,且中國其實也曾發展出類似的思想。而直到現代,仍有許多政治領袖重視貿易順差,如同樣是商人出身的現任美國總統川普。

重商主義一直都在

儘管目前重商主義的許多觀點早已不受經濟學界的青睞,然而事實上,許多國家的作為普遍帶有其色彩。如中國市場雖大,但仍是一個出口導向的國家,且政府早期積極干預經濟,實行了外貿「獎出限入」、資金「寬進嚴出」和產業「填平補齊」的政策框架。直到近年來,中國大力推廣的一帶一路,也被批評為是重商主義及新殖民主義

中國目前則致力於透過出口補貼、資本管制及技術移轉等措施,以維持經濟主權穩定,並的確帶動了國家的經濟繁榮。可以說重商主義並沒有消失,只是服膺於不同的政治環境而改變其手段,包括貿易管理、環保及技術壁壘等,利用 WTO 規則實行貿易保護的新措施,又被稱為新重商主義,當然最終都還是以富國強民為目標。

然而這並不能說是一種錯誤,使國家富強原本就是所有政治領袖所必須承擔的責任,以目前的國際政治環境而言,要讓全球主義凌駕在國家利益之上,原本就太過理想。不管是民主抑或是專制政體都很難改變這個現象,所以無論是美國和中國,過去或是未來的強權國家,都曾有這樣的一段歷史。

所以真正的問題是在於,國際貿易到底是否真的是一個零和賽局?國際貿易是損人利己的觀點,令重商主義在自由貿易盛行的現代備受批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去年 11 月與川普會晤時也曾強調,太平洋很大足以容下兩個國家。且早在歐巴馬時期,中國就試圖建立以合作共贏為核心,「不結盟、不對抗、不針對第三方」的新型大國關係

太平洋或許真的不夠大

然而美國並未接受,不僅是民主黨的歐巴馬,還有共和黨的川普都是如此,可以認為這並非關乎政黨主張,而是身為美國總統的職能。先不談經濟學,當中國在 2003 年開始所謂的「和平崛起」,就被視為是向現有國際政治結構挑戰。因為崛起一詞本身就帶有更加積極的含意,甚至對西方而言,往往會聯想到軍事武力,所以在該政治口號提出後,也有中國學者提醒應改為「和平發展」。

然而這當然無法抑制日漸喧囂的中國威脅論,且中國的軍事武力與經濟力量的確日趨強大,尤其以超過西方學者預料的速度擴張海軍,並擁有第一艘航空母艦–遼寧號後,更被視為想挑戰美國成為新的海洋霸權。所以一時之間,西方國際關係理論中的修昔底德陷阱,又再度被朗朗上口。

研究指出,自 16 世紀以來,一個新崛起的大國若要挑戰現存大國的多半都會發生衝突,最顯著的案例就是德國。德國統一之後,取代了英國成為歐洲最大的經濟體,後來更引發了世界大戰。雖然並未成功,但仍造成了霸權的更替。不過若以近代的中美關係而論,其關係更類似於冷戰。

冷戰本身就是一個全球性的貿易戰,兩個強權國家擁有不同的經濟體系及思想,各自發展出盟國派系,而最終美國的自由貿易戰勝了蘇聯的計劃經濟。再度奠定了自由貿易成為近代經濟體系以及全球化現象的基礎。然而諷刺的是,如今美國開始反對當初建立的多邊規則,而中國卻高喊自由貿易的口號。美國目前針對中國所引用的 301 條款,就是來自於誕生在冷戰的《1974 年貿易法》。

國際貿易並非完全競爭

回頭來檢視國際貿易理論,雖然說把國際貿易視為零和賽局過於狹隘,但事實上,國際貿易的確並不真的是完全競爭。在現代的戰略性貿易理論中已承認,完全競爭的市場結構無法完全解釋國際貿易的現象,所以經濟學家運用壟斷競爭理論對產業內貿易問題進行了詮釋,並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

該理論認為,要提高本國產業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能力,必須擴大生產規模,所以要保護國內市場,以補貼促進出口,對外部性強的產業提供戰略支持,並進行海外擴張,尤其是像高科技業等知識密集產業。以適當的政策干預求取更好的市場結果,貿易自由則居於次要。所以取而代之的則是「國家競爭力」這樣的概念,各國為了爭奪產業優勢,進而發生了一連串的貿易糾紛。

儘管通常越仰賴出口的經濟體在貿易戰中越不利,不過提出該理論的著名學者之一, Paul Krugman,非常反對川普,甚至預言了,若川普真的與中國展開貿易戰將會自食惡果。但他也同意,中國對智慧財產權的剽竊及鋼鐵補貼等問題對美國造成了相當大的危害。

Paul Krugman 強調,若要迫使中國尊重智慧財產權,那麼應該要做的是聯合其他被害國,包含日本、南韓和歐洲等先進國家盟友,而不是對他們課徵高關稅,川普一直執著於關稅及貿易赤字對解決問題沒有任何用處。

真正的貿易戰

的確,若僅以 301 條款而言,美國對中國已發動過 5 次。大部分都在 90 年代,其中 3 次與智慧財產權有關,最終均達成協議,但並未改變貿易格局。所以也有觀點認為,中美全面貿易戰爭的可能性不大,301 調查不過是七年之癢,對解決中美貿易逆差也不會有什麼幫助。

簡而言之,貿易戰的原意是指,打擊敵國貿易的戰爭手段,後衍伸至各種貿易糾紛。綜觀貿易戰的歷史,無論是在冷戰時期常見的貿易禁運、還是二戰期間利用軍艦襲擊商船,甚至與更早之前拿破崙的大陸封鎖體系(Continental System)相比,若僅僅是單方面施加關稅,對真正的貿易戰而言,川普的作為頂多算是前菜而已。

因為貿易戰從來不僅是兩國之間的事,合縱連橫才是貿易戰的本質。真正的貿易戰,往往會改變大陸的格局,並伴隨著戰爭的風險,引發中美之間在國際政治結構上很難避免的矛盾,這才是市場所擔心且不願意看到的。

歷史上,美國也曾屢次對中國實施過圍堵及禁運,不僅是武器,還包括了能源、工業設備以及半導體晶片。自 1950 年開始,美國就糾集盟國開始管制各種戰略物資及船舶運往中國及北韓等社會主義國家,但其實成效有限,反而令中國更積極的轉向自給自足的經濟戰略,不管是武器、石油鋼鐵或是半導體

國家的本性

然而真正的問題在於,此舉強化了中國對西方的敵對意識,造就了超英趕美的思想,引發了後來的政策失當,甚至導致大規模災害,這才是對中國近代經濟最大的威脅。

而目前所說的貿易戰,若真是為了解決貿易逆差,除了提高關稅外,比較常見的做法其實是貨幣貶值,甚至演變成貨幣戰。例如在大蕭條之後,各國採取的種種「以鄰為壑」的貿易政策,甚至直到現代美國的大規模量化寬鬆等,其實都是在損人利己。

所以廣義來講,貿易戰一直都存在,國家間的競爭從未消失,貿易的確可能雙贏,但很多時候其實也真的從來都不公平。所有理性稱職的國家領導者,終究跳不出富國強民的巢臼。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