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研究沒有意義,諾貝爾得主稱人們追求的是滿足感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2 月 28 日 14:29 | 分類 職場 follow us in feedly


在現代目標多元又繁忙的社會中,快樂的感受似乎離我們愈來愈遠,太多文章告訴我們如何實踐幸福,但是 2002 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認知心理學家 Daniel Kahneman 認為幸福和滿足是截然不同的東西,人類的最終目的是追求這種滿足感,但是追求滿足的過程可能會犧牲快樂。

幸福是一種自發產生並且稍縱即逝的短暫體驗,但滿足是一種長期的感覺,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建立,並以實現目標和建立你所欽佩的生活為基礎,衡量日常幸福,即讓人們感覺良好的體驗,Kahneman 發現與朋友共度時光非常有效,然而,那些專注在產生滿足感的長期目標的人,並不一定優先考慮社交,因為他們正忙於更大的視野。

Kahneman 認為滿意度主要基於比較。他說,「生活滿意度在很大程度上與社會標準相關,實現目標、滿足期望。金錢對生活滿意度有顯著影響,而幸福只有在缺乏資金時才會受到金錢的影響。貧困造成痛苦,但在滿足我們基本需求的一定收入水平之上,財富並不會增加幸福感。」這與先前研究發現幸福有收入飽足點的結論一致。

換句話說,如果你不餓,衣服、住所和其他基本要素都能被滿足的話,就至少能夠像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一樣快樂。然而,短暫的幸福感並沒有增加生活滿足感,一個有過許多快樂時光的人可能總體上並不高興。

滿意度是回顧性的,幸福是即時發生,由於幸福短暫的性質,所以僅靠幸福是不夠的。這種回顧性達到的滿意也可以反映在社交媒體文化上,Kahneman 認為在某種程度上,人們專注在量化朋友和追隨者,而不是花時間與我們喜歡的人在一起,最終,這讓我們痛苦不堪。

人類只是希望構建值得告訴自己和他人的敘事,但不一定會產生樂趣,因此 Kahneman 認為我們對快樂的興趣並不像我們所聲稱的那麼大,人們更希望最大化對自己和生活的滿意度。作家 Zat Rana 在 QUARTZ 文章也寫道,人生的目標不是追求快樂,而是滿足感,幸福只是追求滿意度的副產品,不是最終目的。

(首圖來源:Flickr/Gordon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