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經區爭議霧煞煞,3 大問題須先看懂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5 月 10 日 19:10 | 分類 國際貿易 follow us in feedly


台灣是否應重推自由經濟示範區,藍綠兩黨各有論述,不過自經區、自貿區、自由貿易港區,概念並不相同,學者指出,若自貿區架構與自經區相仿,要達到城市「發大財」的效果恐有難度。

工商協進會 3 月 6 日召開第 25 屆第 4 次理監事聯席會議,會中邀請高雄市長韓國瑜以「南方崛起高雄首富」為題發表演講;韓國瑜表示,將重推高雄成立自由經濟示範區,若能成功推動並通過相關法令,高雄將脫胎換骨。

韓國瑜此言一出,讓台灣是否重新設立自經區的議題延燒,國民黨立院黨團趁勝追擊,提出「自由經濟特區特別條例草案」,盼設立「自貿區」,但國發會、財政部、農委會等相關部會多持反對立場,擔憂有洗產地、衝擊農業等疑慮,且台灣現行已有六海一空的自由貿易港區,不需要再設立自貿區。

要釐清自經區爭議,可以從 3 大問題著手:

第一、馬政府時期所提的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的「自經區」,與國民黨立院黨團所提的「自貿區」,有什麼差別?

自經區的全名是自由經濟示範區(FEPZs─Free Economic Pilot Zones),是前總統馬英九主政時期提出的「黃金十年」政策之一。

當時的行政院長江宜樺表示,「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的制定,是以自由化、市場開放為重點,內容涵蓋製造業、服務業、土地管理、人員移動、關務措施等;有助於營造台灣對外洽簽國際經貿協定、促進產業轉型及推升經濟成長,建構有利的環境條件後,台灣可加速朝向「自由經濟島」目標邁進。

相關官員表示,長期以來,台灣積極爭取加入區域經濟整合,不過仍有些法律規範未達標準,此時,自由經濟示範區就可用「示範」的精神先試點,若成果不錯,就能進一步推廣,也能讓國際看到台灣對於自由化的努力。

國民黨立院黨團所提的「自由貿易經濟特區特別條例」草案,架構上與自經區雷同,不過官員指出,如果國民黨是為了響應韓國瑜「拚經濟」、「發大財」的理念,目的上可能會與自經區的示範精神有所差異,自貿區的政策目的、執行細節為何,這部分得先說明清楚,才能進一步做深入討論。

中經院台灣 WTO 中心副執行長李淳也說,如果基於要讓台灣成為自由經濟島的立場,推動自經區或是自貿區,很難讓城市達到發財的效果,第一,按照先前自經區的概念,主要目的不是發財,而是展現自由化的決心,第二,示範區的項目有限,很難達到創造龐大利益,讓城市發大財。

第二,台灣已有六海一空的自由貿易港區,能發揮什麼作用?和自經區有什麼關係?

相關官員說明,自由貿易港區的設置有其背景,大概在民國 80 幾年,當時高雄港還是全球第 3 大貨櫃港,但隨著其他國際港愈來愈繁榮,高雄港的貨櫃排名一直往下掉,政府為了發展海運、空運等物流,92 年公布實施「自由貿易港區設置管理條例」,投入自由港區的設置。

官員指出,要認識自由貿易港區,必須了解它是為了發展物流業,加速暢通物流的政策,當初引進產業主要是貿易、倉儲、物流、淺層加工、展覽等,營運特色則以「境內關外」設計,貨物自由流通、廠商自主管理、允許淺層加工及保稅區為主,而不是強調人流、金流、租稅的優惠。

至於自由貿易港區為何會連結到自由經濟示範區?官員說明,自由經濟示範區政策分兩階段,第一階段是以六海一空一農技為基礎,也就是以自由貿易港區加上屏東農業生物科技園區,做為示範區範圍,但須待第二階段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通過後,才能適用各項措施。

由於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草案並未通過,自由貿易港區仍依自由貿易港區設置管理條例來運作。

據交通部航港局對自由貿易港區業者進駐利基的介紹,除了有「境內關外」設計,也就是廠商可以高度自主管理,降低行政干預,貨物免審、免驗、免押運,24 小時免通關,可跨關區報關,進入國內可按月彙報。

業者關注的賦稅優惠方面,則供營運貨物及自用機器、設備,免關稅、營業稅、貨物稅、推廣貿易服務費、商港服務費相關稅費;換言之,對國內採購營業稅為零。

第三個問題是,時空背景不同,台灣現在還需要自經區或是自貿區嗎?會不會有 MIC 被洗成 MIT,被美國視為共犯?

「洗產地的問題不是那麼大」,李淳表示,自經區如果開放的話,很多是中國農產品,而這些農產品進口台灣大多是食品加工,沒有美國關切的資安問題;其次,美國有很嚴格的原產地規則,不會因為來台灣過個水,就認定是 MIT,如果這樣可行的話,中國也不需要來台灣過水,東南亞每個國家都比台灣更適合。

李淳認為,自經區的問題不在於洗產地,而是表達的訊息可能讓美國有誤解,若台灣設自經區或自貿區,部分重心放在中資、中貨,那麼美國可能會質疑台灣的立場、態度為何。

照這樣說,是否代表台灣現在不宜設立自經區或自貿區?李淳表示,這也不見得,只是我們可以重新思考,台灣過去的經濟政策都著重製造業,但台灣製造業很有競爭力,「如果要推自經區,應該著重服務業」。

李淳表示,服務業競爭力明顯比製造業低,低薪情況也較明顯,但年輕人傾向在服務業工作,因此政府應該放更多心力在提升服務業的競爭力,或許可沿用「金融監理沙盒」的概念,設立服務業為主的示範區,鬆綁人才、法規等限制,讓創新服務得以成長茁壯,長期達到拚經濟的效果。

(作者:潘姿羽;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