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 Googlewalkout 罷工員工遭報復,辭職離開 Google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6 月 11 日 15:18 | 分類 Google , 人力資源 , 職場 follow us in feedly

因為對高層性騷擾事件的姑息,Google 在 2018 年爆發了大規模的罷工。雖然公司釋出善意並承諾改善問題,但事後卻傳出對組織罷工的員工秋後算帳的消息。該名員工宣稱遭到公司報復,並決定將辭職離開 Google。




根據英國媒體《衛報》(The Guardian)的報導,在 Google 擁有 12 年資歷的 YouTube 行銷經理 Claire Stapleton 決定離職。Stapleton 在給同事的離職信中表示,她的主管在她身上貼了標籤,讓她很難在公司內工作。「他們想要傳遞的訊息就是,如果有人做出與我一樣的選擇,那就會對職涯發展造成不良影響。」Stapleton 向《衛報》這麼說。「這是為了讓想要提出問題或發表意見的員工產生寒蟬效應」。

Google 員工的罷工是為了抗議公司不但沒有懲處性騷擾的高層 Andy Rubin,甚至還向他支付高達 9,000 萬美元的離職金。Stapleton 與其他幾位 Google 員工組織了「#Googlewalkout」罷工,要求終結性騷擾和歧視案件中的強制仲裁制度,並在董事會中增加一名勞工代表。

Google 的管理階層在罷工後答應廢除強制仲裁制度,但到了 2019 年 4 月組織罷工的 Stapleton 和 Meredith Whittaker 都表示自己遭到了報復。Stapleton 表示自己遭到降職,還在沒有生病的情況下被告知要休病假。直到 Stapleton 找上律師協助,Google 才撤銷將她降職的決議。Google 則在聲明中表示不允許任何的報復行為,經過調查也沒有證據顯示 Stapleton 遭到報復。

除了罷工員工被報復和離職的事件外,Google 現在也面臨美國政府的反壟斷調查,以及被指控對契約勞工和臨時勞工的不公平待遇。Stapleton 則認為這些問題都是彼此相關的,需要領導能力和真正的問責制度去解決。她指出對契約勞工和臨時勞工的待遇不佳與性騷擾高層 Andy Rubin 獲得的高額離職金可以放在一起看,顯示了系統性的不平衡。

Stapleton 表示儘管她決定離開公司,但她對 Google 勞工組織的前景抱持著樂觀的態度,認為站出來發聲可以帶來巨大的影響力。

(首圖來源:Google Walkout For Real Change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