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的工作被公司全部監控,這真的會是件好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7 月 01 日 7:45 | 分類 人力資源 , 職場 , 軟體、系統 follow us in feedly


早起上班打卡,進入工作狀態;瞎聊半小時,午餐時間到,和同事聊八卦;午覺沒睡好,下午打瞌睡半小時;主管丟來一堆事,晚上加班;下班,看手機,睡覺。

這是很多上班族的日常一天。

如果這一切都被公司監控,上司能知道你白天有「摸魚」或晚上在加班,知道你整天的工作、生活,甚至身體狀態,這會是好事嗎?

你的工作將由手機和手環評定

現在,智慧手機和智慧手環已經能做到這點。

一種新的行動感應系統能透過這兩個工具,智慧分類員工的工作情況,評定高績效和低績效的工作者。

具體來說,系統包含名為 PhoneAgent 的應用程式,由新罕布夏州達特茅斯學院的 Andrew Campbell 教授開發,配合智慧手機自帶的感測器,應用程式可持續監控員工的身體活動、地理位置、手機使用情況、環境光線等。

而當藍牙連上可穿戴裝置,就可檢測心臟功能、睡眠品質、壓力程度和卡路里消耗。藍牙位置座標還能反饋工作時間和休息時間,以及離開每個位置的頻率。

然後,智慧手機、智慧手環的數據都會傳到公司雲端伺服器,已訓練好辨識員工不同資訊的機器學習演算法處理資料,並做出最終的績效評定。

(Source:達特茅斯學院)

首先,你加班不用再擔心沒人看見,優秀表現也不會再石沉大海了。

這不僅能幫員工優化績效,調整生活,找到自己最佳的工作狀態,還能讓公司告別傳統手動操作的「員工自我評估」,系統也不會帶任何偏見地評估每個人真實的工作表現。

達特茅斯計算機科學教授安德魯坎貝爾表示

這是透過被動感測和機器學習提高工作性能的開始。這種新回饋形式,既能讓公司受益,也可以幫助希望提升業績的員工。

這也是第一次使用行動感測技術分類不同行業工人的工作高低程度。

據報導,透過一年內測試全美 750 名工人,發現系統能區分各行各業人們的績效,準確率為 80%,隨著系統進一步發展,這個數字還會增高。

研究結果證明,工作表現好的人一般會降低手機使用率,有更長的深度睡眠時間,身體也更活躍、有活力。另外,高績效的主管明顯移動地點較多,而高績效的非主管員工週末會花更多時間在工作。

你或許已開始覺得,這真的能幫你完成工作績效,最終達成完美工作了。但事實恐怕不如想像完美,任何事都有兩面性。

工作被監控的黑暗面

公司全面監測工作的同時,哪怕你出一點簍子,或偶爾懈怠、放飛自我,那麼你的工作也會以同樣刺眼的方式呈現在檯面上。就像被丟到公司手中的放大鏡下。

值得注意的是,就算在「放大鏡」下,數據監控也不能測出人在工作時無法量化的部分。

比如,你為了讓自己寫作靈感更開闊,看了好一陣奇幻小說;為了和業務部主管討教,你陪他喝了很久的酒……這些事還夾雜人性的微妙,難以用具體數字衡量。

但在數據審視下,用於這些地方的時間將毫無意義。

還有個硬體問題也無法忽視,就是我們無法保持資訊的準確性。每支智慧手機和可穿戴裝置不一定都以同等水準監測,往往只是因為型號和技術規格不同,而產生差異化結果。

而最讓人們擔憂的,還是數據被掌控的恐慌。

數位技術讓監控空前便捷,精細的監控程度也將造成群體性的焦慮。

亞馬遜曾經試圖透過可穿戴裝置監測改善員工工作,使用「追蹤手環」的超音波脈衝來監測庫存、簡化工作流程,員工戴上手環後就能解放手和眼睛,把貨物放入錯誤箱子時手環會震動;但同時這些可穿戴裝置也能收集工人大量個人資訊,包括他們何時去洗手間、一天什麼時候放慢速度、停下來休息的頻率等。

雖然亞馬遜已獲得兩項「追蹤手環」專利,但最終還是沒有實行。

因為每個員工都有不同的工作狀態,包括一些有工傷或殘疾的員工動作也會明顯比其他人慢,但工作結果不一定更差。這會讓所有工人都處在同一評判標準,並且加劇員工「為工作而工作」的焦慮情緒,歷來以高壓工作環境著稱的亞馬遜,招聘和留住員工將變得更困難。

(Source:Flickr/Álvaro Ibáñez CC BY 2.0)

但今年亞馬遜還是被 The Verge 曝光,稱他們獲得的文件顯示亞馬遜利用電腦系統,自動追蹤數百名未能完成生產指標的配送中心員工,並解僱他們,引用的信件原文是:

亞馬遜的系統追蹤每個員工的生產率,並會自動生成任何關於品質或生產率的警告或終止,無需上級輸入。

儘管亞馬遜發言人後來反駁 The Verge 的報導,表示他們不會在員工沒有得到最佳培訓前辭掉員工,但無論如何,這一劑警示針已朝人們打來了:

我們真的可能會在數位監控下,變成一個個沒有感情的工作機器,還被機器幹掉。

「程度」是最終答案

一些分析家認為,到 2022 年,數據分析業的價值超過 10 億美元

從日常信用評分,到網路數據監控,再加上 AI 和大數據時代的快速發展,這或許意味著,我們可能無法避免交出個人數據,並讓這成為我們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如何透過智慧手機和智慧手環監測提高工作效率、解決工作問題、完成工作成果,並將工作、生活、身體協調統一,智慧系統或許能給我們更好的答案,但更值得思慮的是:

哪裡才是員工被監控的底線?隱私的範圍由誰決定?數據就算承諾不用於工作外的其他途徑,被竊取的風險誰來保障?

只是對公司來說,員工的價值是以「為公司帶來風險的大小」評估的。

收集數據的終極目的,很大程度就是為了預測員工的最終去留。《未知中的自我量化:工作、技術與影響因素》作者 Phoebe Moore 也表示:

數據收集正在改變僱傭關係、人們工作的方式及預期。

監控確實能解決更多各類讓公司頭疼的管制問題,比如工作量評估、工作空間規劃、系統優化管理等,據 BBC 報導,致力於收集分析各種數據的公司 Humanyze 總裁 Ben Waber 表示,自家數據評估服務能幫公司客戶省下數百上千萬美元,甚至節省幾年成長時間。

總結來看,從公司和員工的不同角度,或許「工作監控」都有利弊,對新技術,或許把握好做到「程度」,把公司期望和員工受益的共同圈子劃出來,或許才是理性的做法。

無法用「程度」判定的道德層面,人們依然應該緊握選擇權,而不被技術之害左右。

當然了,如果公司依然無法控制挖空員工個資,員工也無法忍受越來越多數據被監控奪走,還有一個未來方案就是:

當員工真的都變成機器人,就不會再有監控的爭議了。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