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儲存產業的發展,和太陽能有何不同?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12 月 24 日 8:00 | 分類 太陽能 , 能源科技 , 電力儲存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太陽能曾經歷快速降價,如今鋰電池也快速降價,許多產業觀察家提出鋰電池能源儲存的發展曲線,有可能會與先前太陽能的快速降價期相同,不過,這樣的觀察可說雖然就價格曲線來說有可比較性,但兩者的發展,還是有一些關鍵性的不同。

太陽能與電池最主要的差別就在地理的限制上,太陽能畢竟必須需要在日照資源較佳的地區發展,多雲陰雨或緯度太高的地區,就得等太陽能成本降得更低的時候才會有經濟效益,這讓太陽能發展有很明顯的地理區域性。

但是,能源儲存的地域分布就與日照沒有直接關係,目前主流的鋰電池,雖然不利於長時間儲能,但反應速度快,因此往往同時用於許多電網服務,包括頻率調整、容量調整、電網穩定性、提高可再生能源滲透率,免去輸配網路升級等,這些電網服務,與太陽能需晴天才能發電不同,並不限於哪種天氣,也與太陽能發展早期需要政府補貼不同,這些電網服務原本就很重要,並不需要特定政策才有經濟效益。

不過,往往可再生能源發展較快速的區域,對能源儲存的需求也會較高,不論是因為重視綠能的政府往往也會重視儲能,或是因為配合可再生能源的實際需求,因此,能源儲存的地域性發展還是部份會受到太陽能的影響,只是總體來說,分布的地域比起太陽能更廣。

以美國來說,太陽能先在日照充足又政策力推的加州發展,之後來到需要減少進口燃料、政策上促進能源自給的夏威夷,以及日照條件絕佳的西南沙漠各州,之後進軍雖然日照條件較差,但是政策大力推動的新英格蘭各州,而美國東南各州與中西部各州則是太陽能發展的落後地帶。

太陽能往往搭配能源儲存發展

相對於太陽能的地域性特別明顯,能源儲存可在許多領域都找到商業應用,在批發市場也有商業價值,在垂直整合電力市場也有商業價值,在住宅分散式能源也有商業價值,可遍地開花,不受地域的限制,因此發展區域超過太陽能,如今美國沒有發展能源儲存的州已經是少數。不過,傳統太陽能大州也都是能源儲存發展熱區,因為政策上太陽能往往搭配能源儲存發展。

加州是太陽能與能源儲存發展大州,在亞里索峽谷天然氣儲槽嚴重洩漏事件中,加州嘗到了能源儲存對意外狀態應變能力的甜頭,由於能源儲存設施建設快速,遠快於建設傳統電廠,亞里索峽谷天然氣儲槽洩漏事件造成的供電危機,加州在幾個月之內就化解了。

夏威夷當太陽能發展過速,超過電網所需時,能源儲存也成為急救軍,儲存中午的電力到傍晚用電高峰使用,節省相當多化石燃料,而夏威夷因為燃料都需要千里迢迢海運,因此燃料成本特別高,讓太陽能搭配儲能很快就有經濟效益。

同樣是太陽能大州的德州,與加州、夏威夷不同,政策上並不特別鼓勵能源儲存,但利之所趨,市場力量仍然帶動了能源儲存的發展,為德州身為太陽能與風能大州,為解決棄光、棄風問題,以及解決尖峰用電問題,利用能源儲存將非尖峰多餘電力,轉移到尖峰售電,賺取差價,成為能源儲存的獲利空間。

過去政府與國際組織對太陽能的發展預測經常性的發生嚴重落差,以美國能源資訊局(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EIA)為例,過去其在 2011、2012、2013 年對美國太陽能的發展預測,經過 2 次調升,結果還是與後來發展的實況有巨大落差,所預測的 2019 年全美太陽能安裝量,當 2019 年真的來到時,光是北卡羅萊那一個州就超過了,可說嚴重低估。

如今能源儲存也很可能如此,先前的預測有可能都太過保守,尤其是相對於太陽能,能源儲存的多元地域性,讓它更有利於加速發展,此外,太陽能、風能可說是能源儲存發展的「先行者」,蓬勃的太陽能、風能為能源儲存的存在提供了利基,這是太陽能、風能本身當初在起飛期的時候所沒有的有利條件,這可說是太陽能、風能開出支票,而由能源儲存來兌現。

地域多元化,占了後進之利,這兩個因素以外,考量到極端氣候帶來的能源安全問題等非經濟因素,如今能源儲存不再是民間廠商需要積極兜售「這是我們能做到的」,而是許多政策制定者與監管單位認為必要。在這 3 個比當初太陽能起飛時更有利的因素推動下,能源儲存的發展曲線,很可能的確不會重複太陽能的發展曲線……而是更快。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