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公司要用 AR 隱形眼鏡幫助視障者重見世界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1 月 30 日 8:15 | 分類 VR/AR , 生物科技 , 醫療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Mojo Vision 是位於矽谷的新創公司,只有 84 名員工,比大多數科技企業要小很多。

這家公司在今年 CES 展出一副隱形眼鏡──當然不是普通的隱形眼鏡,而是有螢幕的「智慧隱形眼鏡」。Mojo Vision 透過在隱形眼鏡增加微型螢幕和感測器,將 AR 直接貼近眼球顯示,並透過 AR 為使用者提供更便利的生活。

說到這裡,可能會聯想到《不可能的任務 4》探員用隱形眼鏡追蹤敵人的場景,但 Mojo Vision 打造這副眼鏡的目的,是為了幫助視障者恢復光明。

原理

Mojo Vision 的隱形眼鏡是原型機,在這塊自訂鏡片「塞」進幾樣東西──超微型螢幕、影像感測器、運動感測器。

(Source:The Verge

超微型螢幕由 MicroLED 打造,直徑僅 0.48 公釐,比甲蟲還小數倍,但畫素密度達 14,000ppi。

外媒 Venturebeat 之前曾在 Mojo Vision 的實驗室看到這塊單色螢幕顯示愛因斯坦的吐舌圖,當然影像是用顯微鏡放大顯示,螢幕本體用相機根本拍不到。

(Source:Mojo Vision

據 Venturebeat 獨家訪問 Mojo Vision 的內容,螢幕造價高達 1.08 億美元。其中提供 Mojo Vision 資金支援的不乏 LG、惠普、Motorola、盛大集團等知名企業。

(Source:The Verge

由 The Verge 公布的原型機圖片看來,鏡片中央的螢幕僅一粒芝麻大,旁邊自動換行的是銅金色排線。

Mojo Vision 的原型機卻無法工作,主要是鏡片需客製並消毒,且這個隱形眼鏡還需要額外處理器和電池才能驅動。

相比 Google Glass 等智慧眼鏡,隱形眼鏡無論體積還是空間,都比智慧眼鏡小數倍甚至數十倍,因此零件和電源就成為這種「小而美」裝置必須解決的難題。

Mojo Vision 高階行銷副總裁 Steve Sinclair 向 Venturebeat 記者解釋隱形眼鏡的原理和作用:

首先,用戶使用隱形眼鏡時需讓驗光師測量眼球,然後根據眼球形狀切割鞏膜鏡片(當然客製成本較高昂)。運動感測器能追蹤用戶的眼球運動,透過眼球左看、右看等方式來控制螢幕顯示。為了確保眼鏡能 25 小時續航,Mojo Vision 正將眼鏡功耗控制在 1 毫瓦。

(Source:Mojo Vision

但很顯然,即使 Mojo Vision 使用功耗更低的 MicroLED 螢幕,現階段在使用如此多感測器下也很難做到僅 1 毫瓦功耗。且眼鏡承載的功能除了顯示還有圖形計算,讓隱形眼鏡在超低功耗下做到顯示和控制,可說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所以隱形眼鏡之外,用戶仍需配戴其他配件以支援眼鏡資料連線和計算,眼鏡僅當顯示和眼球追蹤。

作用

Mojo Vision 隱形眼鏡目前還處於研發階段,但他們已為這種智慧裝置前途找好了發展方向──醫療裝置,為視障者找回光明,重見世界。

採訪 Mojo Vision 時,介紹智慧隱形眼鏡如何為視障者找回視力,藉助 AR 視覺增強,能用螢幕顯示視障者眼前的物體,讓他們能辨認路標、馬路、提示等,有獨立生活的能力。

《Wired》記者在 CES 期間體驗了隱形眼鏡如何幫助弱視用戶,團隊將記者帶到漆黑的房間,裡面放滿各種旗誌和物品。透過感測器偵測,眼鏡向螢幕傳輸房內的物品資訊,並像夜視鏡用螢幕顯示。

不過 Mojo Vision 的隱形眼鏡仍在研發,因此尚未通過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認證上市銷售,但 Mojo Vision 表示正與非營利組織 Vista 盲人和視障者中心合作,透過視障患者和中心提供建議和意見。

另一方面,Mojo Vision 最近也宣布與 FDA 合作推動這類「突破性裝置」研發,以獲得更專業的專家回饋,開發符合安全規定的產品,並獲得特殊審查優先權。

(Source:Mojo Vision

Mojo Vision 隱形眼鏡本質就是 AR 眼鏡,但明智地避開娛樂等種類,將 AR 用在發展潛力更大的醫療業,並以此為產品起點。

更長遠地看,AR 隱形眼鏡也能為非視障者服務,Mojo 想透過超微型螢幕即時顯示關鍵資訊,避免 Google Glass 曾碰上的尷尬情況。

當然,智慧隱形眼鏡的功能到了用戶手上,總會有千百種創意誕生,比如有人想到當主持人的提詞機、閉著眼看電視、用眼球控制的遊戲主機……

如果這些想法能達成,當你在路邊看到有人向你使眼色,不要以為他在挑釁,他人可能只是在刷 Facebook 而已。

當然,這都只是開玩笑。

儘管 Mojo Vision 計劃兩年內發表這款隱形眼鏡,但從前面介紹看,到真正上市交給消費者之前仍然有不少要改善的地方,至少成本十分昂貴,功能也非常有限,完全無法與其他 AR 裝置競爭。

因此 Mojo Vision 專注將隱形眼鏡發展成醫療裝置,透過 AR 為視障者恢復光明,從長遠角度看也是明智的選擇。

Mojo Vision 不是第一家

嚴格來說,Mojo Vision 並不是第一家想做智慧隱形眼鏡的公司,早在 Google Glass 問世的第二年 2014 年,Google 也曾公布「Google Contact Lens」計畫。

和 Mojo Vision 定位一樣,Google 的隱形眼鏡也計劃用於醫療,不同的是透過用戶的淚液來偵測葡萄糖含量,取得用戶的血糖濃度。

目前偵測血糖需要擷取一定血液,大多需要針刺。而 Google 的隱形眼鏡僅需患者的眼淚,避免用戶一再被針刺的困擾,且能及時提醒患者數值是否異常。

Google 在眼鏡加入無線晶片和小型葡萄糖偵測感測器,都設在兩層薄膜之間。透過薄膜的小孔,淚液可滲進感測器,再透過天線向外部裝置傳送訊號。

然而 2018 年 11 月,Google 旗下生命科學子公司 Verily 突然宣布「淚液葡萄糖與血糖缺乏相關性」而終止研發。

除 Google 外,三星和 Sony 在 2016 年前後都申請過智慧隱形眼鏡相關專利,Sony 的專利是透過眼球運動判斷控制訊號,做到用眼球控制多媒體終端機。

三星更激進地將螢幕、感測器、相機都放入隱形眼鏡,用戶透過眨眼即可拍照。

不過這些專利至今沒有應用到任何一款隱形眼鏡產品。

智慧隱形眼鏡的構想很美好,但達成難度比智慧眼鏡大了許多,儘管 Mojo Vision 雄心勃勃,然而想讓眼鏡真正為大眾服務,Mojo Vision 依然得面臨許多功能和互動方面的棘手問題。

Venturebeat 的採訪中,Sinclair 說:

我們自己研發了顯示器、自己發明了氧氣系統(紓緩配戴時的異物感)、自己發明了功率、自己發明了自訂晶片和功率管理工具,目前我們正在設計自己的眼球追蹤演算法。

隱形智慧眼鏡若能真正做出來,那麼注定是智慧穿戴裝置史的里程碑。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Chris Urbanowicz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