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斯通拖油瓶連累,奇異可再生能源事業跌落負毛利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2 月 06 日 8:00 | 分類 能源科技 , 風力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綜合工業大廠奇異(GE)核心工業領域以燃氣渦輪機為首,與化石燃料息息相關,為了平衡核心業務受到綠能風潮影響,奇異努力發展可再生能源事業,然而,如今尷尬的狀況發生了,正當奇異整體業績改善,可再生能源事業卻陷入負毛利虧損狀態,主因是受到阿爾斯通購併案帶來的「拖油瓶」拖累。

奇異近年來陷入業績泥淖,導致前執行長弗蘭納瑞(John L. Flannery)才上任一年多就黯然下台,找來 126 年以來首位出身外部的執行長,來自丹納赫(Danaher)的賴瑞考普(Henry Lawrence “Larry" Culp Jr.)。2019 年第四季,奇異工業現金流帶進 39 億美元,讓 2019 年全年現金流為 23 億美元,超越市場預期,股價也應聲上漲,看來奇異總算回歸正軌。

但是營收獲利佳績主要來自於航空部門,航空部門雖然遭遇波音 737 MAX 停飛問題的影響,2019 年第四季仍然交出營收有機成長 7%,獲利有機成長 19%,毛利率 23% 的佳績;表現其次的醫療部門則是營收有機成長 1%,獲利有機無成長,毛利 21.9%,電力部門營收雖然有機成長 5%,訂單卻是有機成長率大減 28%,毛利僅 5.6%。

過去戰略定位為是要分散核心事業風險的可再生能源事業,卻反而成為扯後腿部門,2019 年第四季毛利 -4.1%,2019 全年毛利 -4.3%,全年虧損 6.66 億美元,相較之下,2018 年該部門是獲利 2.92 億美元。

沃旭業績成長,奇異轉盈為虧顯得尷尬

相較於其他綠能企業,尤其是風能如沃旭的業績成長,奇異可再生能源事業竟然轉盈為虧,顯得更為尷尬,賴瑞考普表示 2020 年將把組織再造重心的放在可再生能源部門與電力部門。

奇異可再生能源部門的尷尬情況乍看之下難以理解,因為全球風能正在加速發展,奇異身為陸上風機主要供應商之一,儘管風能成本快速壓低,仍有相當豐厚的營收獲利,不過,奇異為了攻取更多離岸風機市場,全力研發並行銷其 12 百萬瓦的最大型離岸風機 Haliade-X,預計會在 2021 年上市並帶進營收,但目前仍在燒錢階段,部分影響了奇異的業績。

但最大的問題,據奇異本身財報表示,可再生能源部門在 2019 年第四季訂單有機成長率 -10%,導致訂單量僅 47 億美元,主要來自於「水力與電網解決方案」,設備訂單下跌 7%,服務訂單更大跌 22%。而這些主要是來自於購併法國工業之花阿爾斯通(Alstom)的「遺產」。

2014 年奇異提出購併法國百年工業大廠阿爾斯通,並於 2015 年完成,當時曾差點引起法國政壇風暴,最後購併案以奇異「割地賠款」的奇妙條件執行,奇異要反而要以 8.25 億美元出售鐵路電車訊號部門給阿爾斯通,還要付出 135 億美元的股票與 34 億美元的現金,卻只能得到阿爾斯通的燃氣發電部門,其他三大領域由奇異與阿爾斯通成立合資企業共同掌管,三大領域分別為以水力發電與風力發電為主的可再生能源領域、電網領域、核能與蒸氣渦輪機領域。

重押燃氣發電結果不如奇異預期

這起交易看似十分怪異,不過奇異當時看準的原本就是阿爾斯通的燃氣發電部門,至於阿爾斯通的可再生能源部門、電網部門、核能部門,奇異原本就認定是賠錢貨,所以賣法國政府一個面子,採取合資共管的方式,一方面讓法國人不要民族情緒作祟造成政治問題影響交易,一方面也減輕負擔。

奇異從阿爾斯通取得可再生能源部門之後,合併奇異原本的風能部門,成立奇異可再生能源部門,連同總部都因此改設在巴黎,但是阿爾斯通的風能遠遜於奇異本身風能,意義不大,水力發電與電網解決方案部分,如今成為拉低業績的拖油瓶。

奇異原本認定全球減碳過程中,燃氣發電會先成為過渡橋梁,因而重押燃氣發電,但是結果事與願違,由於可再生能源發展太快,燃氣發電擔任過渡橋梁的角色雖然存在,但重要性與過渡期的長度遠不如當初奇異的預期,這不僅讓奇異近年來亂了陣腳,也使得當初以燃氣部門帷幕表的阿爾斯通購併案,整體來說成為戰略失誤,附帶買進的其他拖油瓶,如今也成為負擔。

不過,漢斯考普表示,長期來說,可再生能源市場仍然相當有吸引力,因此對可再生能源部門的發展具有信心,並且有自信改善可再生能源部門的營運表現。不過,儘管風能部門可能很快就會有佳績可期,要整頓法國購併來的水力與電網解決方案部分,恐怕要大費周章。要改善可再生能源部門的營收與現金流,漢斯考普承認「需要一點時間」。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