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鼓勵員工吃蔬菜,花巧思設計員工餐廳動線、餐點排序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2 月 29 日 0:00 | 分類 Google , 人力資源 , 職場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傳說 Google 的免費伙食好到新員工入職基本上都會長胖 15 磅(約 6.81 公斤),這些肥肉暱稱為「Google 15」。不過現在 Google 雖然依舊美食滿滿,但公司正透過改變員工餐廳和茶水間設計,引導員工養成更健康的飲食習慣。

讓健康食品更搶眼,更容易取得

很多自助餐和食堂,單價最高的肉類菜品總是放在餐檯最前面。

食物擺設也是有講究的──有研究認為,飢腸轆轆的人通常會選擇吃第一眼看到的食物,所以食堂常把最貴的肉放在第一個,引誘你選它。

因此,Google 將沙拉吧設在員工餐廳入口旁最搶眼的地方,成為踏入員工餐廳第一眼就看到的食物。《OneZero》作者 Jane Black 在紐約員工餐廳午餐時,留意到一大半員工進入員工餐廳後,都會先停留於沙拉吧。

除了沙拉,員工還有其他素食類菜品選擇,且都放在靠前的地方:椰汁咖哩秋葵、烤花椰菜搭配腰果、胡椒番茄拌印度奶酪、咖哩香辣豆腐。放在最後的是唯一一道純肉菜品咖哩羊肉。和肉食一樣,甜品同樣設在自助餐最後。

據 Black 觀察,很多排隊選餐的人走到羊肉前就選了很多菜品,放滿了托盤,只有少數人會故意留空托盤等著拿最後的肉。

飲料方面,Google 員工餐廳處處都能找到「水療飲品」──純淨水加草莓、檸檬或黃瓜。相比之下,含糖飲品及瓶裝水放在相對「隱密」的地方。

(Source:pixabay

員工餐廳之外,這個擺放原則也沿用於辦公室休息室。

等待咖啡機做好一杯咖啡大概需要 40 秒,在這 40 秒裡,等待的員工很可能會「手癢嘴饞」就拿起身邊的零食或水果來吃。有研究指出,高腦力工作者餓的時候更想吃高熱量、不健康食品。

為了減少大家喝咖啡時卻意外長肉,Google 將餅乾、巧克力和糖果等放離咖啡機更遠,從原來距離 2 公尺變成 5 公尺。結果是,這多走幾步將男女員工吃零食的機率分別降低 25% 和 17%。

所以,Google 現在所有休息室零食都離咖啡機較遠,不健康零食類別也壓縮到只剩 M&M 巧克力豆和小熊軟糖,且這些零食也裝在不透明容器中,進一步減少曝光率。

同樣道理,休息室冰箱的玻璃也有「層次」。透過透明玻璃門,員工能看到冰箱裡的礦泉水、調味水和優格,這些都位於視野水平位置;高糖分的汽水和茶飲則放在底部,前方的玻璃也加上塗層,降低透明度。

「我們不是傻子」,Google 員工說,她表示大家知道不健康飲品就在那,但也表示「看不見」的確減少了想喝的誘惑。

更小的盤子、更小份的高熱量食品

有研究指出,用相對小的器皿吃東西,進食量也會減少。

你是否試過為了不浪費食物,硬生生吃飽後還硬把剩下的食物吃完,一不小心就吃太多?

另一種情況是,不管吃飽與否,人只要手邊還有食物,就很難主動停下來。

因此,Google 員工餐廳的自助餐盤也比一般標準 12 吋的盤子小,只有 8~10 吋,且部分員工餐廳還會在餐盤區加放標語,告訴員工「用大盤子會吃更多喔」。這個簡單舉動,讓使用小盤子的機率增加了 32%。

此外,肉食和甜品一份的份量也變小。當然,你隨時都可以多拿幾份,但在伸手之前,大家也更會思考自己是否真的要吃那麼多,進而培養更有意識的飲食選擇。

美味才是關鍵

以上提及的視覺引導性設計,的確能幫助員工一開始增加嘗試健康食品的機率。不過,如果吃了一次素食後發現超難吃,員工下次去員工餐廳吃飯,相信都會非常理智地走向肉食和能帶來快樂的甜品。

所以說,想讓員工吃得健康,讓健康的食物好吃才是關鍵。

負責 Google 員工餐廳的 Michiel Bakker 表示,在美國,健康食品難吃是「行業通病」。

在西方,團隊通常遵循層級非常明確的結構,最高級的是行政主廚,然後是副主廚和負責各獨立菜餚的大廚(醬汁、烤、炸等)。最低層的就是負責處理蔬菜的主廚。

即便你把蔬菜做得非常糟糕也沒人在乎,也許因為根本沒人會去吃,因為大家都知道蔬菜很難吃。一直以來,這情況都沒什麼改變。

美國烹飪學院(以下簡稱為「CIA」)Mark Erickson 

2018 年,在尋求更美味健康食品的路上,Bakker 決定求助 CIA。Google 是 CIA 重要贊助者之一,在支持研發以蔬菜為主的烹調課程花了 100 萬美元。CIA 最後推出總時長 75 小時的蔬菜類烹飪課,教導廚師如何研發和烹製更好吃的蔬菜。

從改變員工餐廳設計到反向推動餐飲業改變,Google 這項進行好些年的計畫現在獲得相當不錯的成效。

Google 紐約辦公室的員工餐廳,平均每天早上會有 2,300 人選擇吃早餐沙拉;海鮮食用量增加 85%;喝水的機率大幅提升,含糖汽水人均消耗量一直保持在一年 20 罐左右。

甚至,還有員工因伙食而害怕離開公司。

Tina Williams 是 Google 員工,她在放產假時自己嘗試做員工餐廳的羽衣甘藍沙拉,但怎樣都做不到員工餐廳那麼好吃。那時候,她發現自己如果離開 Google 工作的最大擔憂居然是伙食:

我記得來這裡之前,每天午餐時,都得想很久決定要吃什麼:是吃 1 美元的熱狗、3 美元的披薩、10 美元的三明治,還是 14 美元的沙拉?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