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狀病毒疫情重擊,歐洲航空市場可能將進入弱肉強食整併期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3 月 16 日 9:00 | 分類 交通運輸 , 航太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美國航空市場已經經過一連串整併,相對的,歐洲航空市場則保持較為多元分散,但隨著冠狀病毒疫情對航空產業造成重擊,可能成為駱駝背後的最後一根稻草,啟動歐洲航空市場的淘汰整併潮。

歐洲許多重要大型會議都因為冠狀病毒疫情停擺,包括世界行動通訊大會(MWC)取消,對巴塞隆納的相關會展餐旅產業造成重大影響;隨著義大利進入疫情緊急狀況,多個足球賽事打起「閉門比賽」,即不開放觀眾進場,只有球隊在內比賽,觀眾只能透過轉播觀賽,甚至演變為停賽與延賽;義大利觀光重鎮米蘭、威尼斯都在封城範圍,其他歐洲國家旅客也受疫情擴散而如驚弓之鳥。這種種措施,受打擊最大的產業之一正是航空公司,數千航班應聲叫停。

歐洲廉航龍頭瑞安航空(Ryanair)將全面暫停來回義大利的航班直到 4 月 8 日,廉航競爭對手易捷航空(EasyJet)則將暫停來回義大利航班到 4 月 3日。英國航空(British Airways)則將全面暫停來回義大利航班到 4 月 4 日,法國航空(Air France)停飛義大利取消 3,600 航班,挪威航空將在接下來 3 個月內大砍 3 千航班,約占總航班數的 15%。德航(Lufthansa)集團到 4 月 24 日前取消了 2.3 萬次航班,14 架 A380 客機都將停飛在地直到 5 月。

停飛可節省飛機營運成本的 6 成,但是並非全部。此外,航空公司停飛還面臨兩難問題,航空公司的命脈之一是機場的航位,不過搶下機場航位也是「甜蜜的負擔」,不僅要付出相當的費用,航位合約還有「80/20」問題,也就是,大多數機場航位,每季需要達到 80% 航班,才能自動續約,若停飛太多班次,下一期就有遭競爭對手爭搶而喪失航位的危險。

在這個疫情肆虐航班縮編的時節,航位問題讓航空公司面臨為了填滿 80% 目標,班機客人太少也得飛的窘境,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為此呼籲取消 80% 的慣例規定,但世界機場協會(ACI World)則持反對態度,歐盟與美國都正研擬法規要讓航空公司在全球疫情這樣的特殊狀況下能跳過此項規定。

「適者生存」

疫情擴大是全球性因素,不只是歐洲航空公司受影響,美國航空(American Airlines)也縮減了 7.5% 本土航班,澳洲航空(Qantas)將大減國際航班約 25%。雖然面臨的挑戰相同,但相對於美國等其他地區市場,歐洲市場呈現航空公司家數多、市場碎裂過度擁擠的現象,這次疫情的壓力測試,將可能是產業秩序重整的開始。澳航執行長在疫情開始時的一句話,似乎用來形容歐洲市場最為貼切:如今的情況,已是「適者生存」。

在此次冠狀病毒疫情之初,義大利航空 (Air Italy)就率先不支倒地,反映出許多歐洲掙扎中航空公司的困境。

義大利航空為義大利第二大航空公司,由義大利晷航空(Meridiana)在 2011 年收購原本的義大利航空為旗下品牌,至 2018 年母子公司合併改組並重新命名為義大利航空,義大利阿里薩達(Alisarda)航空公司持股 51%,卡達航空持股 49%,並與卡達航空聯營航班。然而自 2018 年重組成立以來,營運一直相當不理想,兩大股東阿里薩達與卡達航空,最終於 2020 年 2 月 11 日決定停止營運。

就在義大利航空倒閉隔日,土耳其的大陸噴氣航空(AtlasGlobal)也聲請破產,大陸噴氣航空早在 2019 年 11 月就已經因為財務困難停止營運,2020 年 2 月的破產可說只是追認而已。

義大利航空與大陸噴氣航空的倒台,就時間因素,尚不能說是受到此次冠狀病毒疫情的影響,但緊接著的弗萊比航空(Flybe),冠狀病毒疫情就很明確是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

弗萊比航空為英國廉價航空公司,原本為歐洲最大獨立區域航空公司,曾提供英國倫敦以外國內航線的半數,每年載客高達 800 萬人。至 2020 年 1 月時,仍占英國地區航線 36% 航班,載運英國 26% 國內航線乘客。

然而,傳統區域航空在歐洲新興廉價航空巨頭如瑞安航空的大力侵蝕市場下,逐漸無法競爭,2019 年弗萊比航空由維珍航空(Virgin Atlantic Airways)、斯托巴克航空(Stobart Aviation)以及居魯士資本(Cyrus Capital Partners)所組成的通勤航空聯盟(Connect Airways)所購併,原本打算將斯托巴克航空與弗萊比航空重組為維珍通勤航空,2020 年 2 月時,英國政府貸款 1 億英鎊試圖拯救,但是隨著冠狀病毒疫情擴散,財務原本就已經相當脆弱的弗萊比航空撐不住營收劇減,於 2020 年 3 月初一命嗚呼。

金融市場也立即檢驗了挪威航空,挪威航空過去兩年內已經三度向股東增資,財務也是相當脆弱,市場懷疑挪威航空會否撐不過這次疫情的考驗,股價自 2020 年 2 月底至 3 月初狂瀉 7 成,相對的同個時期瑞安航空則只跌 2 成。

強者越強,弱者越弱

在美國市場,經過許多驚濤駭浪之後,如今 80% 市場由 4 大航空公司占據,分別是美國航空、達美航空(Delta Air Lines)、西南航空(Southwest Airlines)、聯合航空(United Airlines),也因為美國航空市場已經汰弱留強整併,四大航空公司規模雄厚,在此波疫情打擊下,目前尚未有出現嚴重財務危機,或喊出需要政府出手救援的現象。

相對的,歐洲市場在各國政府保護性政策、強勢工會、各種雙邊協定下,航空市場仍然處於相當碎裂的狀態,然而,這些非經濟因素干預,遲早難以為繼,其實歐洲航空市場在 2019 年就已經危機四伏,35% 的短程航線都處於賠本營運的情況,2020 年冠狀病毒疫情在歐洲擴散後,國際班機購票爆減 79%,其影響遠比 2003 年 SARS 更為嚴峻,國際航空運輸協會認為全球航空業將有 1,130 億美元營收因而消失,這記重擊對許多財務狀況不佳的歐洲航空公司來說將是致命打擊。

取消大量航班,對多家歐洲航空公司都將造成財務重擔,已經倒閉的弗萊比航空以外,以法國航空而言,3 個月暫停航班下來,將讓淨負債營收比提升到 7.7 倍,而德航淨負債營收比更將增加到 12.4 倍。

相對的,財務較健全的航空公司如瑞安航空,將能維持淨負債營收比在 1.2 倍,易捷航空也能維持在 1.9 倍,旗下擁有英國航空、西班牙國家航空等航空公司的國際航空集團(International Consolidated Airlines Group,IAG)則將只增加到 3.5 倍。這表示,疫情的衝擊,將造成強者越強,弱者越弱的結果。

這次全球冠狀病毒疫情,很有可能加速啟動歐洲航空市場的淘汰整併戰,挪威航空以外,一些中型航空公司,如葡航(TAP Air Portugal)、義大利國家航空(Alitalia)、北歐航空(Scandinavian Airlines, SAS)也岌岌可危。

在冠狀病毒疫情擴大的情況下,歐洲航空市場中脆弱的骨牌可能開始一一倒下,然而,財務健全的龍頭如瑞安航空、國際航空集團不僅能趁機擺脫競爭對手,甚至本身受到衝擊也最小,尤其是,根據 SARS 的經驗,疫情趨緩後,航空市場會贏來 V 形反轉,但此時體質較弱的競爭對手已經淘汰,屆時財務較健全、規模較大的大航空公司,將能享受市場快速復甦。一旦有對手財政崩潰,可藉機搶奪航線、機場航位,藉由踩在他人的屍體上擴張。

歐洲市場在許多非經濟因素干預下,維持多航空公司的市場碎裂局面,原本就已經難以為繼,如今冠狀病毒疫情擴大,推倒了第一個骨牌,很可能成為歐洲航空市場大洗牌的契機。

(首圖來源:Unsplash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