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全面自動化雖還早,但機器人勞力確實越來越便宜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3 月 25 日 8:15 | 分類 人力資源 , 機器人 , 自動化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電影《魔鬼終結者:黑暗宿命》開頭有過一個並不起眼的鋪陳:女主角的弟弟上班時,發現自己的工作已經被機器人取而代之,姐姐氣沖沖去找主管理論,得到一句「這是未來」的回應。

類似人類被不斷發展的人工智慧所威脅甚至反噬的情節在文學作品中層出不窮,機器人取代重複性的勞動工作也是公認的自動化高度發展後可以預見的後果。

早幾年你可能會覺得這樣的事情離自己還很遠,畢竟大規模使用機器人的成本並沒有比人工便宜,部分操作的完成度也不盡如人意,直到最近,有關自動化失敗的新聞仍在印證著人們的判斷:日本的機器人旅館因效率低下「解僱」一半機器人;特斯拉工廠過度自動化導致 Model 3 產能爬坡緩慢;Adidas 關閉機器人工廠也被推測是成本高昂且無法大規模生產。

▲ Adidas 的機器人工廠計畫宣告失敗。(Source:Adidas

看起來,自動化只是看上去很美,機器人要革掉人工勞力的命為時尚早,但事實真的如此嗎?

機器人勞動力成本下降

在帕薩迪納市區一處街角建築的廚房中,機器人 Flippy 抓起裝滿雞柳條的炸籃,將其浸入熱油中,由感測器確認溫度後,再將炸籃提起、瀝乾並將雞柳條倒入漏勺。

不遠處,另一個 Flippy 看著牛肉餅在煎鍋中嘶嘶作響,它透過眼部的鏡頭將圖像傳送至大腦的機器視覺系統,待牛肉出現正確的棕色陰影後,用鏟子狀的機器手臂將牛肉剷出放在漢堡上,再將漢堡擺放到托盤。

Flippy 是 Miso Robotics 公司為企業廚房打造的機器人,專門處理危險、繁瑣且注重時間的烹飪,例如翻轉漢堡、炸雞、切菜等,換而言之,就是做餐廳中工資最低的工作。

注意,上述場景發生在 2016 年,Miso Robotics 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讓機器人能在速食生產線上像人類一樣幹活,並且讓成本比最低工資還低。

最初 Flippy 的價格並不便宜,一台需要 10 萬美元,但由於硬體成本迅速降低,2020 年它的價格已經降至不到 1 萬美元,且很快會有更便宜且更節省空間的型號登場。

▲ Miso Robotics 聲稱 Flippy 可以將餐廳的利潤率由 5% 提升至 14%。(Source:Miso Robotics

這還沒完,為了進一步打動餐廳的老闆們,Miso Robotics 還推出訂閱制,每月 2,000 美元就可以僱一台機器人在後廚幫忙,相當於每小時的用工成本只要約 3 美元。同樣的工作若僱傭真人員工,根據餐廳的營業時間和不同地區的最低​​工資,每月需要支出 4,000 到 10,000 美元,何況機器人永遠不用請病假,只要你願意,它可以 24×7 小時運轉。

目前 Flippy 已經在道奇體育場和連鎖店 CaliBurger 投入使用,或許美國人不久以後就能在各種速食店吃到由機器人製作的漢堡了,說不定勞動力成本降低後,食物的價格也能更便宜。

Flippy 有望解決餐飲業長期以來人手不足的困擾,消費者對速食食品的需求不斷增長,但較低的薪資導致美國餐飲業離職率居高不下,每年超過 100%。

被機器人淘汰的工作

就像早期的電腦往往占用整間屋子儲存數據一樣,在大多數案例中,機器人就算能完成工作,其工作環境也多半需要大幅改造,而不是即插即用,更不用說與人類安全地合作工作,因此從第一台機器人出現至今,機器人很多時候因成本昂貴無法在工業上大規模應用。

如今電機發動機和感測器技術都得到了改善,成本也大為降低,Flippy 等機器人既便宜又可靠,還能在正常環境下工作,這才引起了人們的焦慮乃至恐慌。

不只是餐廳工作人員,自動化對工作職缺的侵襲是全方位的,而且來得比想像中快一些。

▲ 美國服務業的自動化對勞動力的取代速度是以往變革的 2-3 倍。(Source:貝恩

貝恩諮詢公司 2018 年發布的報告《勞動力 2030》就因探討了自動化對社會環境的衝擊而備受關注,報告預測到 2030 年,自動化的普及將減少當前 20%-25% 的工作職缺,也就是說有 4,000 萬人的工作會被機器取代,這還只是在美國。

更糟糕的是,即便保住飯碗的員工,工資的增長也會慢得多,例如餐廳採用自動點餐機和線上點餐系統,其成本可能低於專門僱傭服務員,因此若服務生的工資保持在該水平以下,就不用擔心就業問題,只不過工資漲幅就變得極其有限。JL Warren Capital 的報告也指出,特斯拉上海工廠的自動化程度低於其加州工廠,原因是上海的勞動力成本低於全自動化產業的成本。

貝恩的分析顯示,未來幾十年中,大約 80% 的工人或受到工資增長停滯或失業的影響,而且 Flippy 的例子已告訴我們,自動化的成本只會越來越低。

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也讓許多原本依賴人力的行業看到或重新思考自動化的必要性,機器人除了降低人工成本和提高生產效率外,也能在病毒面前無所畏懼。在提倡「非接觸」的大環境下,我們也能看到機器人在送餐、消毒、體溫等場景的應用。

機器換人是大勢所趨

當然,自動化給就業帶來的也不全是壞消息,機器人消除舊有工作,但新的技術也意味著新的就業機會,就像電腦讓成打字員退出歷史舞台的同時,也創造出軟體開發者、電腦技術人員等新的職業一樣,自動化的普及勢必會讓機器維護人員的需求迅速擴大,AI 產業高速發展的背後,「數據標註師」的隊伍也在不斷壯大。

還有學者以個人電腦為例,指出自動化未必會使某種職業消亡。「當電子表格軟體第一次出現時,每個人都在預言簿記和會計工作要完了,」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的工程學教授肯‧戈德伯格(Ken Goldberg)說,「實際上它改變了工作,因此會計們不用花費整整一天時間在計算機上加數字,而是開始進行數據可視化和規劃等工作。」

(Source:Unsplash

然而,站在個體角度來看,要在自動化的浪潮下找到出路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管是新的工種還是優化效率,技術門檻顯然越來越高,服務生被點餐機搶了工作,有多少能轉型成機器維護人員?工廠配備全自動裝配線後,工人們又有多少具備維修機器的能力?

何況這一輪自動化不僅威脅著體力勞動者,技術含量不高的基層白領也面臨被淘汰的命運。借用近期被廣泛引用的一句話來說,「時代的一粒灰,落在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

好在,低技術勞動力被機器取代大概率是一個漸進的過程,總還有機會向其他勞動力密集的領域轉移,餐廳的工作沒了,還可以去送外賣、快遞,總不至於所有人在一夜之間都丟掉飯碗。

自動化技術侵占勞動力市場不是 AI 出現後才有的現象,美國 1900 到 1940 年的農業自動化使數百萬農民失業,就被視為大蕭條的誘因之一,在那一時期出現的商業洗碗機,更是威脅要消滅整個後場工作。

如今在疫情和油價暴跌雙重衝擊下,美股創下僅次於 1987 和 1929 年的單日最高跌幅,歐洲多國股市跌入技術性熊市,經濟衰退的陰影籠罩全球,以網路、人工智慧為代表的高新技術擴大生產力的同時,也被認為拉大了貧富差距。

歷史彷彿進入了新的輪迴,但和上個世紀相比,如今技術變革的步伐顯然越來越快,留給人們適應的時間也越來越少。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KUKA Roboter GmbH, Bachmann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