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開始的 25 年風起雲湧,跨境電商如何快速成長?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5 月 25 日 8:45 | 分類 交通運輸 , 雲端 , 電子商務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說起海外網購,多數人直覺想到亞馬遜(Amazon)。的確,1995 年亞馬遜網路平台上線,掀起台灣海外購書熱潮,一直到現在全球跨境電商市場蓬勃發展,這 25 年間有哪些重要轉折?台灣又能從這股熱潮挖出哪些待開發商機?

「跨境電商」算是中國傳入的外來名詞,「跨境電商」定義就是以網路平台交易,完成信用付款,再搭配跨國界的物流運輸。台灣地區消費者最早接觸這類型消費行為,應該是始於 1995 年創立的亞馬遜(Amazon)網站以原文書為主的「海外網購」,回想那個年代隨著「亞馬遜海外購書」這類帶有雅痞性質的消費行為興起,記憶裡那年代空運快遞公司 DHL、FedEx、UPS 的電視廣告,讓人想要拼湊跨境電商物流的營運模型,也想了解跨境電商發展如何快速成長。

海外網購盛行,空運快遞扮演重要角色

以美國最大電商亞馬遜觀察,在重要交通據點設立發貨倉庫,具達成訂貨、諮詢、取貨、包裝、倉儲、裝卸、中轉、配載、送貨等物流服務的基礎設施、移動設備、通信設備、控制設備等步驟,接到全球各地的訂單後,從最接近客戶的發貨倉庫出貨。運作一段實驗期取得市場參考數據之後,亞馬遜獲得更詳細的大數據,掌握各地消費習性後進一步「提前部署」,讓每項商品更接近客戶所在地以降低物流成本,縮短客戶等待時間,提高客戶滿意度。

看似簡單的商業模式,背後伴隨著複雜的法規、金融、資訊、物流配合工作,包括快速通關、連線作業、無紙化通關、先放後稅、預繳稅費保證金、收貨人身分核可等,在 1990 網路年代初期不斷挑戰舊時代思維,克服每個操作環節。

以上的劇本裡,會發現一個特殊現象:這類「海外網購」公司客戶遍布全球的前提下,又講究效率、時限管理,高成本空運快遞必須扮演跨國物流最重要的大動脈。空運將貨物送入各國國境通過各國海關,經海關快速驗放後轉入扮演微血管的各國公路運輸系統,空運加上公路聯運,就如某廣告所述「使命必達」將貨物送到客戶手上。有趣的是,除少數特殊案例外,擔負傳統國際貿易 90% 以上物流的海運卻摒除在外。數據會說話,據關務署統計資料,2014 年台灣一年進口跨境電商貨物 1,582 萬件,進口物流 100% 採空運模式由桃園機場入境。

2014 年,也就是網路購物創辦近 20 年後,看似平靜穩定的商業模式悄悄出現變化。

拚時效、降成本,海運快遞應運而生

中國淘寶、京東、天貓以內需市場為主、境外銷售為輔的巨艦級電商逐年高速成長,前述的網購模式漸漸正名為跨境電商,這些跨境電商平台比亞馬遜之類以美國為總部者有以下幾項特色:1. 銷售產品更低價、更多元;2. 銷售出貨點更接近台灣市場,配送時間更短;3. 使用中文網站更適合成為溝通平台。除此之外,近 10 年另一項重大變革是智慧手機漸漸取代電腦,成為更方便的下單工具,尤其行銷最成功的蝦皮電子商務網站 2015 年成立之後,讓「跨境電商」、「海外網購」不再侷限於早年的中產階層,中文網購平台易學易懂,開始快速滲入平民、青少年階層。

根據關務署統計資料,「海外網購」每件包裹平均完稅價格從 2011 年的新台幣 1,581 元降到 2019 年的 738 元。進口件數則成長近 5 倍,從 2011 年的 1,046 萬件跳升到 2019 年的 6,233 萬件。過去 8 年跨境電商的件數爆量成長,單價卻逐年降低。從物流的角度考量,高件數、低單價商品衍生的低 CP 值漸漸難以攤付高價的空運成本,整個生態系必須尋找能應付時效且能降低成本的物流途徑,前述擔負傳統國際貿易 90% 以上的海運這時登場了,主角不是近十年噸數不斷提高的大型貨櫃輪,而是以小型高速貨輪為主角的新興運輸概念「海運快遞」。

「海運快遞」概念是由空運快遞脫胎而生,用來處理「輕薄短小」的快遞貨物,具有「急如星火」的時效性,聯合國世界關務組織(World Customs Organization,WCO)制定「快遞貨物通關指南」(Customs Guideline for Express Clearance),建議世界各國遵循此國際統一做法,調整、更新或制定各國的快遞貨物通關制度,台灣也於 1998 年 10 月成立專案研究小組,依照前述「快遞貨物通關指南」所訂原則研究。

「海運快遞」的絕對優勢只限小於 250 海浬短程跨國航線,用小型高速貨輪取代空運,除了運輸成本項目完勝,「海運快遞」船運加上快速通關所需時間比空運的飛航、通關及附加操作時間毫不遜色,台灣「海運快遞」的法規及軟硬體周邊條件到 2015 年才初步完成,正式開始運作,以兩岸距離最近的福建平潭到台北港(92 海浬)為第一個海運快遞專區。歷經數年艱難期,2018 年後呈現高速成長,取代部分空運市場,2017 年運送 20,426 件,2018 年成長為 10.1 倍,跳升到 206,442 件;2019 年再成長 8.6 倍到 1,983,562 件,看似等比級數成長,從絕對值來看卻僅占全年進口總件數 3.2%,還有相當可期的成長空間。

海外倉整合服務,縮短發貨時間

消費者每次收到電商貨品時,是否仔細想過這些商品是怎麼從中國某處倉庫飛到消費者的手中?72 小時急件的空運出貨模式如下:台灣網友在淘寶下單買一件組合書架,淘寶接單後查詢最接近國際貨運航線的深圳倉庫跟杭州倉庫,決定從深圳出貨,倉庫檢測包裝出貨後送到深圳機場,由順豐快遞的貨運專機經 2 小時飛行抵達桃園機場,海關快速通關後轉送國內線貨運公司。

部分商品可接受收貨時間為 7 天,出貨方可以在客戶要求時間內改用成本較低的海運,出貨模式轉為以下:台灣網友在淘寶下單買了一件組合書架,淘寶接單後查詢深圳倉庫跟杭州倉庫庫存現況後決定從深圳出貨,包裝檢測後裝進貨櫃,貨櫃車立刻北上經瀋海高速公路耗時 12 小時進到福建省平潭港,再從平潭港轉客貨兩用滾輪經 4 小時到台北港,在台北港完成快速通關後,轉送國內線貨運公司送到消費者處。

如果這件產品在台灣有相當市場潛力,就會有電商大量購進在台灣地區庫存,扮演類似中國電商海外倉的角色,進行各項整合服務,規劃國內集貨、自動分揀、流通加工、併單出貨、包裝加值,建立 B2C、C2C 模式進一步掌握優勢,縮短發貨時間。

地理位置,金門力拚跨境電商重鎮

目前跨境電商的相關數字展現台灣驚人的消費能力之外,反向物流,也就是從台灣出口的跨境電商包裹成長仍受到侷限,出口件數在 2015 年到達最高 684 萬件後即呈現停滯現象,最新統計 2019 年出口 643 萬件,件數只有進口十分之一,原因之一是中國消費者受制於網路屏蔽,無法直接下單台灣電商平台,其次台灣本土資源有限,產業重心勢必走向高附加價值產業,不利於大量輸出跨境電商商品,從另一個角度思考則是待開發的商機。

在前述兩岸密集的跨境電商物流下,金門占有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早期從 2001 年 1 月開始的兩岸「小三通」政策,金門扮演兩岸間的「小三通」轉口貿易港角色,貨物交易量從 2001 年 5 噸成長到最高點 2014 年 589,146 噸。

隨著前述的電商時代來臨,金門面對的是周邊條件比平潭更優異的重點城市──廈門。廈門已在 2018 年 11 月 22 日成為跨境電商試驗城市,金門面對全球最大電商市場,應善用全台灣獨有的小三通經驗及資源,利用金門地理優勢為轉運樞紐,除了扮演跨境電商商品進口港,長遠來看,各國發往中國的電商貨物可在金門集結轉運,搭配前述「海運快遞」為物流輔助工具,才能成為跨境電商產業的重鎮,帶動當地商貿、航運、物流、管理、文創等人才發展。

(作者:黃文哲,台灣金融研訓院專案顧問;本文由《台灣銀行家》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