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與石油價格降雙重衝擊下,生質燃料不受寵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11 月 30 日 10:15 | 分類 生態保育 , 能源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出乎意料地,武漢肺炎(COVID-19)對生質燃料需求的衝擊,比傳統化石燃料還要大。

受武漢肺炎疫情(COVID-19)和連續好幾個月的低原油價格影響,多家石油、天然氣企業飽受衝擊,先前為了防止疫情擴散,許多政府祭出封鎖措施、同時也提倡在家上班,導致大眾運輸與航班大幅縮減,全球石油需求下降,同時俄羅斯與沙烏地阿拉伯間的價格戰又重挫油價,在 4 月 20 日出現史上首見的 -40 美元,使得本來就負債累累的美國石油生產商向法院聲請破產。

專家指出,在武漢肺炎與石油驟降的雙重打擊下,生質燃料的需求 20 年來首次下降,更可能難谷底回升,Xerfi 研究所主管 Olivier Lemesle 受媒體訪問時就表示,油價暴跌讓生質燃料失去競爭力。

以植物為原料的生質燃料在環境方面頗具優勢,其碳排量為傳統化石燃料的一半,為最近幾年備受關注的燃料,生質燃料廠商 Avril 執行長Jean-Phillipe Puig 也指出,生質燃料是環境解決方案的一部分。

但在疫情下,它的日子並不好過,縱使生質柴油的價格一直維持在每桶 70 美元左右,然而競爭對手石油狂跌,油價指標之一的布蘭特原油價自 3 月 6 日以來,價格都在 50 美元以下。根據國際能源署(IEA)11 月初發布的年度報告,與 2019 年相比,預計 2020 年運輸用生質燃料產量將會下降 11.6%,為 20 年來的首次下滑,這也是降幅最大的再生能源。

除此之外,生質燃料所面對的困境不僅有低油價,它的發展也仰賴政策補貼、其他廠商又是否會願意多付一點錢入手,且現在運輸綠化的方法還包括鋰離子電池與氫能,多項技術並驅爭先。另一個挑戰則是,生質燃料的「來源」問題,第一代生質燃料由甜菜、小麥和玉米製成,雖然來源是植物、並沒有環境問題,然而這有著民爭食的爭議。

法國石油研究所(IFP Energies nouvelles)研究小組專家 Guy Maisonnier 則建議,生質燃料應瞄準航空業,「空中」的綠色解決方案「地上」少許多。

(首圖為示意圖,來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