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見劉校長博學與睿智的一角,前清華大學校長陳力俊追思劉炯朗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11 月 30 日 16:00 | 分類 名人談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前清華大學校長劉炯朗在 11 月 7 日病逝,享壽 86 歲。同為前清華大學校長的陳力俊在擔任清華校長 4 年期間,屢有機會與劉炯朗合作,他日前在其部落格撰文追思劉校長。文章中談及私下對劉校長著作的心得,窺見劉校長博學與睿智的一角,將這位智者對於生活的熱情、朋友的真誠,盡付於文。《科技新報》取得陳校長同意授權轉載,以下為全文。

2009 年清華展開「第五屆校長遴選」。當時我正借調到國科會擔任副主委。一日劉校長專程到國科會來看我,要旨是他以遴選委員身分,敦促我「出馬」,我也直言,基於對清華的使命感,願意勉力一試;很有緣的是我得以順利於次年 2 月出任校長。 

▲ 旺宏館啟用典禮。

在擔任清華校長 4 年期間,從他來參加就職典禮起,處處都能感受到劉校長的善意與關懷,凡有所求,無不全力以赴,由於他的人脈廣闊,又備受敬重,所以能協助清華獲得許多外部資源;在我任內,只要有劉校長出席的各種捐贈、啟用、落成典禮,都可以說他的功勞最大;他除持續擔任清華的校務諮詢委員外,也常參加清華的重要活動,所以在校園經常可看到他的身影;劉校長致詞是一絕,充分展示睿智而不失詼諧;頗為膾炙人口的是,當北京清華陳吉寧校長初任來訪時,劉校長致詞說「清華現在有雙陳之治,以前新竹清華有雙徐父子之治,也有雙劉之治,上流是劉兆玄校長」,大家等他下一句時,他才緩緩說出:「下一位就是劉炯朗」,至今仍是校園傳誦的佳話。

事實上在我就任校長以前,劉校長即曾安排我與幾位資深熱心校友在台北餐敘,談及清華當前所需,其中包括清華體育設施只足以因應 6 千名學生需求,而當年清華已成長到有 1 萬 2 千名學生,所以興建一個新的綜合體育館為迫切所需;由於瞭解向教育部申請等同「緣木求魚」,向外募款是唯一辦法;有校友建議號召一萬名校友各捐贈一萬元,共一億元來協建,後來想到也許請一百位校友各捐贈一百萬元,較為可行,這也讓我得以在就職典禮時,登高一呼,成立「百人會」,做為協建的組織,獲得空前成功,募得超過 1 億 7 千萬元,足供全額負擔體育館的興建;美奐美崙的「校友體育館」得以於 2012 年 10 月正式啟用,師生同仁額手稱慶。「百人會」後來轉型為清華永續經營單位,歷年來對清華校務推動發揮了很大的助力,如果溯本追源,劉校長是「始作俑者」。

劉校長喜歡美酒美食,並慷慨與人分享;一次我要到巴黎開會,他特別介紹幾家米其林級的的飯店;同時有好幾次慫恿一位品酒行家朋友與我等結伴同到澳門享用美食,由他作東而請該朋友備酒,遺憾的是始終未能成行,而預定的美酒美食主人皆已作古。在新竹的朋友很多都有劉校長盛情邀請的空白支票,好幾次他都跟我說:「你幫我找一桌新竹的朋友,由我作東。」9 月底曾蒙他邀宴,因我與他同在一家上市公司擔任董事,董事長幾乎每月都盛宴相待,一起飲宴機會很多,而當天正好另有他事,未能應邀,竟成憾事。另外劉校長令人豔羨的是每年與「台北四大金釵」定期餐敘佳話。

▲ 預定的美酒美食主人(胡定華董事長與劉炯朗校長)。

劉校長也喜歡美服,剪裁合身,並搭配得宜。他以穿得年輕著稱,也以擁有滿櫃新衣為樂;據他開玩笑說,他每天散步兩、三次,也常是借機逛時裝店的藉口;一次有人問他原因,他答以讀書人的書房,常藏有各種書籍,並非每本都天天看,擁有自己喜愛的新衣,「賞心悅目」,情境是一樣的,令人叫絕。我有幾次向他請教到何處置裝,因而有與他一起逛時裝店之約,始終未能兌現,也成了憾事一樁。另外一件讓人婉惜唏噓的事是,我與他同有機緣獲贈一支 iPhone 12,在他建議下,獲得改贈約等值的法國 Montcleo 羽絨衣,只是 10 月底到貨時。他已無緣著裝一顯帥氣。

我於 2014 年卸任校長後雖與劉校長聯繫不斷,在校外多是於「中研院」與各種評獎會議場合,幸運的是近三年有各種機緣與他更常有機會見面;一是我從 2017 年起,協助「中技社」辦理四次與 AI 相關的研討會,聲望崇隆與學養俱優的劉校長自然是主持人與主講人的最佳人選,而他也都爽快的答應「共襄盛舉」。頭兩次是擔任主持人,第三次則是擔任主講人,以「科技與人文的平衡,AI 往哪邊站?」約五十分鐘壓軸演講,風靡全場。今年 10 月 16 日舉辦的第四場「AI 倫理治理與醫療防疫」研討會,原先已排定由劉校長擔任早晨「AI 倫理與治理」圓桌論壇主持人,不料 10 月 7 日接到他一封簡訊,告知因「昨天體檢,有點小狀況,可能下週住院治療(詳情會安排後奉告)。但 10 月 16 日會議應不會參加。請另覓高人,歉甚。」只有另外邀請主持人。

另一則是我與他自 2018 年同擔任一家上市公司董事,平均一個月會有一次一起或開會或餐敘,見面相對密集,劉校長遽去,每月聚會時但覺物故人非,特別令人傷感。

今年 5 月我出任「台灣聯合大學系統」(UST)系統校長,而 UST 正是劉校長在清華校長任內倡議由清華、交通、陽明、中央大學四校共組 UST,促進四校資源共享、師生交流,而於 2003 年成立的。他在得知我將出任系統校長時,很是高興,每在公眾場合提起,也因而觸動一位開餐廳的共同友人設宴慶祝。

▲「台灣聯合大學系統」是由劉校長首先倡議成立。

有人問劉校長希望做甚麼樣的人,他說:「做一個快樂的人。」並解釋:「就是把事情做好的人。」讓人想起孔子說:「智者樂水,仁者樂山」。劉校長是智者更是仁者,「噫!微斯人,吾誰與歸?」

回首我與劉校長相交約 22 年,始自他擔任校長,而我是「校長遴選委員」,12 年後主客易位,由我出任校長,而他是「校長遴選委員」,再 10 年是由我出任源於他倡議成立的「台灣聯合大學系統」系統校長,緣分非淺。正如他在新竹 IC 之音廣播電台的節目今年稍早轉型而改名為「落花水面皆文章」,取自宋代文人翁森〈四時讀書樂〉「好鳥枝頭亦朋友,落花水面皆文章」句,劉校長一生精彩,堪稱「錦繡文章」,知交滿天下,得以與其一起「含英咀華」,是極為珍貴的人生際遇。「昔人已乘黃鶴去,白雲千載空悠悠」;如有來生,再一起做朋友。

▲ 清大出版《父子雙傑清華傳承》新書。

我在擔任清華校長時,曾推動由「清華出版社」出版《院士傳記系列》叢書,鎖定與力促與清華淵源深厚院士,同意以口述歷史或回憶錄方式為其立傳,幸得多位院士支持,已先後完成包括徐賢修與徐遐生兩位校長傳記《父子雙傑清華傳承:徐賢修與徐遐生兩位校長的故事》等 5 本傳記。可惜始終未能說服劉校長同意作傳,因此他攀越學術高峰,背後不凡學習歷程、治學經驗以及精彩人生,可能有相當大的一部分或會流失,令人深感婉惜。試想如能由劉校長本人有所傳述,將如何更精彩,更可激勵嘉惠莘莘學子,為後進學習與效法?只有慨嘆:「滾滾長江東逝水,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又劉校長於 2016 年出版著作《公民課該學的事:從自己出發,和社會好好相處》簡介中有言:「關於人生,關於人際,關於生涯,關於生死……你做好準備了嗎?關於社會責任,關於人我分際,關於金錢,關於企業……你真的了解了嗎?」,「中研院院士劉炯朗以精闢的分析、可親的語言,爬梳古今中外各種攸關生命、道德和社會的重大議題,從西方的柏拉圖、亞里斯多德、亞當史密斯、摩爾、康德到中國孔孟、楊朱、墨子等,檢視個人和企業在當代社會中遭遇的種種問題。讓身為現代公民的每一個人都能從中找到屬於自己立身行事的答案。」可窺見劉校長的博學與睿智的一角。

(本文由 陳力俊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關鍵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