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 AMD K12 是真的,這顆「幻之處理器」究竟是什麼?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12 月 22 日 8:00 | 分類 處理器 , 零組件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雙 A」(蘋果、AMD)的確是 2020 年最吸睛的廠商。當蘋果發表 M1 處理器的餘波尚未平息之際,最近又有爆料者宣稱「AMD 可能將重啟 ARM 版 K12 處理器計畫,據傳已有兩款原型、可競爭蘋果 M1」,距離「AMD 進軍手機系統單晶片市場」的謠言,還不到半年時間。

筆者原本在先前分析 M1 的專文,以半開玩笑的心情寫下「AMD 重新啟動 K12 微架構專案,推出相容 ARM 指令集的 EPYC,可能性慢慢上升中」和「處理器遊俠 Jim Keller 為此回鍋 AMD,也不會是太令人感到意外的發展」,結果看似揮出「逆向思考全壘打」,讓筆者啼笑皆非,哭笑不得。

蘋果喊出 Apple Silicon 到 M1 問世,網路一直不乏「看似很有產業高度的高見」,像「微軟不轉戰 ARM 一定會完蛋」、「Wintel 陣營即將土崩瓦解」、「M1 來勢洶洶,將來也會進軍伺服器」、「ARM 即將全面征服伺服器市場 (拜託,都喊幾年了,你也不看看 IBM 還活得好好的)」,但這些彷彿漫步在雲端的「高論」,只要碰到商業邏輯的現實,統統禁不起考驗。就算假以時日,這些預言都成為現實,也絕非短短幾年就能功德圓滿,相信各位都聽過「滴水穿石」這個成語,整個電腦工業史就是最好的例證。

不過今年 10 月 6 日,發生某件看似微不足道卻影響深遠的大事:VMware 發表 ARM 版本的 ESXi Hypervisor,或多或少暗示著,VMware 覺得一般商規的 ARM 伺服器似乎有點搞頭,即使這個展示僅放在 Raspberry Pi 4。筆者從不懷疑 VMware 執行長 Pat Gelsinger 對整體趨勢的判斷能力,他沒登上執行長大位,真是英特爾最重大的損失。無論意外中風的 Sean Maloney 和轉戰 VMware 的 Pat Gelsinger,都比後來所有繼任者優秀多了。

扯遠了,焦點轉回 AMD K12。如有興趣,建議先瞧瞧筆者於其他網站發表的文章。先假設 K12 確實存在好了 (坦白講,考量到 AMD 過去幾年的狀況,筆者實在不相信他們有足夠資源顧及兩條戰線再弄個 K12),那這顆「幻之處理器」究竟是什麼?

天底下任何事情都有邏輯極限,在商言商,商業決策也跟公共建設一樣,並不是「看起來科學和技術都可行,就非得去做不可」,那麼,我們就根據不同的目標市場,抽絲剝繭可能性。

一路看下來,大多數關鍵,還是在於微軟的態度,但以微軟的立場,既然整間公司的發展重心早已轉向雲端,除非可增加 Azure 的業績,否則在 Windows 甚至 Windows Server 大費周章加碼 ARM (如果自研自用又是另一回事),對他們來說沒有任何明顯的利益和好處,能加緊讓其他晶片廠商迅速支援 Pluton 安全運算輔助處理器、盡速對應雲端物聯網 Azure Sphere、結束聯發科 MT3620 的獨門生意,還比較實際一點。

再回顧 AMD 執行長蘇姿丰 (Lisa Su)先前媒體訪談時表示「AMD 仍保有 ARM 相關的技術儲備,但要客戶提出需求,並表達強烈意願,才會考慮重啟相關產品的研發」,東想西想,再考量到「獲利」這檔事,AMD 重新啟動 K12 的可能性,只剩下「某個超大型雲端業者想要 ARM 指令集版本的 EPYC 處理器」,才能「先不傷身體,再講求效果」,順便取得相關議題主導權,也有利於拉抬股價。但這件事發生的機率,筆者還是抱持極度保留的態度,只能等著讓時間告訴大家最後的答案。

但行文至此,各位有沒有想過一件事:假若 80×86 指令集 (或許加上 IBM 的 Power 和 Z) 完全被 ARM 等消費性 RISC 徹底取代,英特爾、AMD、IBM 擺脫幾十年的包袱,釋放累積多年的研發能量,那處理器市場又會變成何等樣貌?坦白講,這太可怕了,筆者連想都不敢想。

(首圖來源:AMD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