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痴漢水球

About 痴漢水球

台灣水電工協會之非在職工友「痴漢水球」-從雜誌業逃難至產業界不知不覺已歷十多年光陰,從最沒實力技術編輯、轉型成最沒能力產品經理,仍無豐功偉業可供說嘴,反倒敗戰血淚磬竹難書,據說著作等身,現從事工業電腦產業,現在只關心何時日本旅行次數可以達陣70次。 個人部落格: https://molesterwaterball.blogspot.com/

現在是 AMD 進攻 ARM 伺服器的好時機嗎?

作者 |發布日期 2021 年 05 月 04 日 8:15 | 分類 伺服器 , 處理器

克勞塞維茨的「戰爭論」和薄富爾的「戰略緒論」同為戰略史上的不朽鉅著,這兩本書的共同特色,在於明確的指出「戰略是一種特殊思想方法與演進的思考程序」,前者對此觀念提出了完整的方法論,後者更進一步闡明「未來與準備」比「現在與執行」更加的重要。 繼續閱讀..

Nvidia Smart NIC 不單是 Arm 與 GPU 送做堆,而是「掀起革命一角推翻 x86」的起點

作者 |發布日期 2021 年 04 月 27 日 8:00 | 分類 GPU , IC 設計 , 晶片

「建築詩人」王大閎提案國父紀念館設計時,因西方色彩過度濃厚,屢遭審查委員「打槍」,其中看似「小女孩揚起的裙角」掀起屋頂,連當時的蔣總統都直言「正面的屋頂不應掀起」,但王大閎卻堅定回應:孫中山既然推翻滿清,要紀念他,自然不宜沿用清朝的建築形式,且正面掀起的屋頂,隱喻的正是孫中山領導的辛亥革命「掀起革命的一角」,也成為我們現在看到的國父紀念館。 繼續閱讀..

英特爾重啟鐘擺開發節奏與開發者論壇,是重振雄風還是迴光返照?

作者 |發布日期 2021 年 03 月 30 日 8:00 | 分類 晶片 , 處理器

最近英特爾新任執行長 Pat Gelsinger 那場爆炸性的線上主題演講,除了藉由投入晶圓代工市場與業界徹底接軌的 IDM 2.0 戰略,還有兩件讓人頗有迴光返照之感的大事:鐘擺(Tick-Tock)節奏回歸,與開發英特爾者論壇(IDF;Intel Developer Forum)復活。 繼續閱讀..

英特爾跨進晶圓代工為哪樁?與業界接軌,順便添加可用牌組

作者 |發布日期 2021 年 03 月 25 日 11:12 | 分類 晶圓 , 晶片 , 處理器

從 VMware「回家」的英特爾(Intel)新執行長 Pat Gelsinger,在這次充滿話題性的主題演講提出的「IDM 2.0 策略」,最具爆炸性的焦點,莫過於「投入晶圓代工領域」,也引起不少討論與批評。明眼人都看得出一個事實:晶圓代工的本質是「服務業」,不是只有先進製程就功德圓滿,英特爾並非真心想經營這領域,而是希望改變長期「關起門來自己玩」的製程方向和「手工電路最佳化」的研發文化,一方面降低營運成本,另一方面也增加未來策略彈性。 繼續閱讀..

從 Pat Gelsinger 重返英特爾,一窺處理器巨人的「全盛時期」

作者 |發布日期 2021 年 02 月 12 日 13:00 | 分類 人力資源 , 晶片 , 職場

進入 2021 年,對英特爾(Intel)這間雖然依舊非常賺錢、但處境卻看似非常掙扎的全球半導體第一大廠,第一個大好消息,莫過於 Pat Gelsinger 從 VMware 回到任職 30 年的英特爾,從「過渡性強烈」的 Bob Swan 手上接任執行長,也讓他終於悲願成就,拿下他事業發跡地的大位。當天消息一出,英特爾股價立刻大漲 10%,充分反應了市場對現有經營團隊的「信任度」。

繼續閱讀..

假如 AMD K12 是真的,這顆「幻之處理器」究竟是什麼?

作者 |發布日期 2020 年 12 月 22 日 8:00 | 分類 處理器 , 零組件

「雙 A」(蘋果、AMD)的確是 2020 年最吸睛的廠商。當蘋果發表 M1 處理器的餘波尚未平息之際,最近又有爆料者宣稱「AMD 可能將重啟 ARM 版 K12 處理器計畫,據傳已有兩款原型、可競爭蘋果 M1」,距離「AMD 進軍手機系統單晶片市場」的謠言,還不到半年時間。

繼續閱讀..

從 Pentium 回顧 x86 處理器到底哪裡難做

作者 |發布日期 2020 年 10 月 02 日 9:00 | 分類 會員專區 , 科技史 , 處理器

這些年來,相信各位閒閒沒事,就會在網路各角落看到,不同領域的各路英雄好漢一直有相同疑惑:為何今天的 x86 處理器市場,檯面上只剩下英特爾和 AMD 兩家美國公司?頂多再加個存在感稀薄的台灣 VIA,和少人知悉的俄羅斯 Elbrus?對技術有點基礎認知的人,多少會直接想到「x86 指令集很複雜很難搞,又有英特爾的授權問題,所以 x86 處理器非常不好做」之類的標準答案。 繼續閱讀..

促使 Nvidia 大手筆購併 Arm 的原因是什麼?

作者 |發布日期 2020 年 10 月 01 日 9:00 | 分類 IC 設計 , 晶片

有時筆者真的不得不承認看走眼,完全沒有料到,2006 年 11 月 9 日公布的 G80(Tesla 1.0)核心和 2007 年 6 月 23 日發表的 CUDA(Compute Unified Device Architecture)通用運算模型,竟然可讓 Nvidia 的 GPGPU 應用走到今天這步,不但在「相對傳統」的高效能運算獨領風騷,近來很夯的人工智慧領域亦卓然有成,進軍「象徵光明未來」的自駕車市場更是巨大的戰略布局,也難怪 Nvidia 市值可以超越英特爾,這件事十幾年前根本連想都不用想,光論未來性,搞不好連購併 ATi 的 AMD 都比較吃香。沒辦法,世事就是如此難料。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