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痴漢水球

About 痴漢水球

台灣水電工協會之非在職工友「痴漢水球」-從雜誌業逃難至產業界不知不覺已歷十多年光陰,從最沒實力技術編輯、轉型成最沒能力產品經理,仍無豐功偉業可供說嘴,反倒敗戰血淚磬竹難書,據說著作等身,現從事工業電腦產業,現在只關心何時日本旅行次數可以達陣70次。 個人部落格: https://molesterwaterball.blogspot.com/

從 M1 Pro 與 M1 Max 的暴力美學,回顧構成蘋果晶片研發團隊骨幹的 P.A. Semi 與 Intrinsity

作者 |發布日期 2021 年 11 月 02 日 8:00 | 分類 Apple , IC 設計 , 晶片

當 1919 年「總體經濟學之父」凱因斯(J. M. Keynes)回顧性檢討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所著《和平的經濟後果》這樣說:「權力政治無可避免。關於這次戰爭和結束並沒有新教訓:英國還是像過去每世紀,毀滅了一個貿易勁敵。」 繼續閱讀..

英特爾併購 SiFive 是一石多鳥的高招,還是浪費巨資的敗筆?

作者 |發布日期 2021 年 06 月 17 日 8:00 | 分類 科技史 , 處理器 , 零組件

之前筆者就講過,新任英特爾執行長 Pat Gelsinger 並不是 x86 義和團的團員。看到 Nvidia 併購 Arm,英特爾(Intel)似乎也想如法炮製,透過付 20 億美元代價,嘗試踏入 RISC-V 的世界,為 Arm 養出更大的對手,也替自己的晶圓代工業務和客製化產品服務找一條生路。

繼續閱讀..

如果英特爾自己重新打造 ARM 處理器會發生什麼事

作者 |發布日期 2021 年 05 月 25 日 8:00 | 分類 IC 設計 , 晶片 , 處理器

蘋果自研 M1 取代英特爾處理器,微軟 Windows On Arm 看來有點像玩真的,加上 Arm 伺服器處理器看似在市場有些斬獲,讓「英特爾勢必重新打造 Arm 處理器產品線」觀點又再度炒作(雖然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這類型文章 87% 都是用 Mac 寫的)。且論點普遍都過度去脈絡化,把 Arm 的搶灘成功講得如此雲淡風輕,是假裝沒看到這些年來,那麼多過江之鯽的先賢先烈(像屍骨未寒的高通 Centriq)嗎?難道需要筆者再另外撰寫一篇「Arm 伺服器 10 年奮鬥史」弔祭那票壯烈犧牲的市場先驅? 繼續閱讀..

英特爾與 AMD 的 x86 伺服器戰爭編年史

作者 |發布日期 2021 年 05 月 10 日 8:45 | 分類 IC 設計 , 晶片 , 會員專區

英特爾前陣子「總算」正式發表延宕已久的第三代 Xeon-SP 平台 Whitley 與 Ice Lake-SP(ICX)處理器,也順勢表示,自從 2017 年推出第一款 Xeon-SP 以來,英特爾向全球客戶交貨了超過 5 千萬顆 Xeon-SP 處理器。此外,從 2013 年開始,雲端服務業者總計部署超過 10 億個 Xeon 核心,超過 800 家雲端服務供應商導入 Xeon 處理器。 繼續閱讀..

現在是 AMD 進攻 ARM 伺服器的好時機嗎?

作者 |發布日期 2021 年 05 月 04 日 8:15 | 分類 伺服器 , 處理器

克勞塞維茨的「戰爭論」和薄富爾的「戰略緒論」同為戰略史上的不朽鉅著,這兩本書的共同特色,在於明確的指出「戰略是一種特殊思想方法與演進的思考程序」,前者對此觀念提出了完整的方法論,後者更進一步闡明「未來與準備」比「現在與執行」更加的重要。 繼續閱讀..

Nvidia Smart NIC 不單是 Arm 與 GPU 送做堆,而是「掀起革命一角推翻 x86」的起點

作者 |發布日期 2021 年 04 月 27 日 8:00 | 分類 GPU , IC 設計 , 晶片

「建築詩人」王大閎提案國父紀念館設計時,因西方色彩過度濃厚,屢遭審查委員「打槍」,其中看似「小女孩揚起的裙角」掀起屋頂,連當時的蔣總統都直言「正面的屋頂不應掀起」,但王大閎卻堅定回應:孫中山既然推翻滿清,要紀念他,自然不宜沿用清朝的建築形式,且正面掀起的屋頂,隱喻的正是孫中山領導的辛亥革命「掀起革命的一角」,也成為我們現在看到的國父紀念館。 繼續閱讀..

英特爾重啟鐘擺開發節奏與開發者論壇,是重振雄風還是迴光返照?

作者 |發布日期 2021 年 03 月 30 日 8:00 | 分類 晶片 , 處理器

最近英特爾新任執行長 Pat Gelsinger 那場爆炸性的線上主題演講,除了藉由投入晶圓代工市場與業界徹底接軌的 IDM 2.0 戰略,還有兩件讓人頗有迴光返照之感的大事:鐘擺(Tick-Tock)節奏回歸,與開發英特爾者論壇(IDF;Intel Developer Forum)復活。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