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公司試圖主導美國力挺的新一代網路開放架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1 月 08 日 8:15 | 分類 國際觀察 , 網路 , 網通設備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為了提供代替華為的技術解決方案,美國近年來大力推進基於開源和開放理念的「開放無線接入網路」(Open RAN)架構,以打破 5G 建設對華為裝置的依賴。

傳統國際電信規格的網路,所有軟體和硬體都來自同一家供貨商,讓現有主要廠商競爭時占絕對優勢。而在「開放無線接入網」架構下,電信商可採用不同供應商的軟硬體達成模組化建構網路。自去年以來,「開放無線接入網」市場增長迅速,包括諾基亞、愛立信等主要國際電信裝置商都積極回應新架構,一些負責制定相關產業標準和規格的國際聯盟也應運而生。

然而另一方面,通訊業專家注意到,到目前為止,華為雖然排除於某些聯盟之外,但有很多其他中國公司仍活躍於聯盟。

丹麥電信業資訊公司「史蘭德諮詢」首席執行長約翰·史蘭德(John Strand)說,O-RAN 聯盟是目前推動「開放無線接入網」最重要的國際組織,目前有 237 個成員,雖然美國有 82 名成員,但多達 44 家中國公司也加入聯盟。

他說:「值得注意的是,這 44 家中國公司在控制技術規格制定和 5G 開放無線接入網產業鏈方面,有發揮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O-RAN 聯盟官網資料顯示,約一年前,聯盟還只有 20 多家中國公司。此外,負責討論和研究「開放無線接入網」各項相關技術的「技術指導委員會」聯合主席,是來自中國移動的易芝玲。

史蘭德說,在中國,公司和公司之間、公司和政府之間有千絲萬縷的關聯,所有公司都在政府控制之下。他說對中國來說,只要中國有公司可影響「開放無線接入網」的標準制定和裝置製造,華為就無足輕重。 他舉中國移動為例:「毫無疑問他們就是代表中國體制,且肯定是在這過程代表華為。所有中國公司的關係不同於西方世界看到的公司關係,認識這點很重要。」

中國市場調查公司華安證券去年 11 月調查報告稱,中國已是「開放無線接入網」 全球產業鏈的重要環節,濾波器、連線器等一系列裝置的供應商都來自中國。

寄厚望於開放網路

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幾經分拆、併購後,美國早已失去全球電信裝置市場的主導地位。美國禁止和拆除華為裝置之餘面臨的難題是,缺乏本土公司選擇。而在「開放無線接入網路」架構下,電信商可採用不同廠商的軟體和通用硬體,達成模組化混合組網,為美國本土企業參與競爭提供新機會。

美國民主黨參議員馬克·沃納和共和黨參議員馬可·魯比奧去年 1 月提出一項法案,呼籲加速開放無線接入網路發展。法案已在去年 12 月納入《2021 年度國防授權法》。此外,美國眾議院去年 11 月通過的《美國電信法》(USA Telecommunications Act),透過美國國家電信和資訊管理局(NTIA)提供 7.5 億美元撥款,支援全美加速 5G 開放無線接入網路部署和使用。 除了美國,英國、德國、日本、印度等國家也有類似法案。

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去年 9 月專就開放無線接入網路舉行論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主題演講時說,美國希望各國選擇值得信賴的 5G 網路供應商,「而不是與中共勾結的供應商。」委員會主席阿吉特·帕伊(Ajit Pai)則表示,「開放無線接入網」有可能成為華為裝置的代替解決方案。他說,美國將迎來供應商多樣性,且安全金鑰將掌握在網路商手中,而不是中國供應商。

即將離職的帕伊 5 日在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演講時再次強調發展「開放無線接入網路」的重要性,稱這架構已在美國和世界其他國家展現巨大潛力。他敦促公私部門繼續合作,促進新型網路產業發展壯大。

去年 5 月,為了倡導推動建立「開放並可互操作」5G 網路架構,美國聯合全球數十家科技和電信企業成立「開放無線接入網政策聯盟」(Open RAN Policy Coalition),執行董事是前美國國家電信和資訊管理局(NTIA)代理行政長、前商務部負責電信和資訊事務代理助理部長戴安·李納多(Diane Rinaldo)。聯盟主要宗旨是推動各國政府政策支援「開放無線接入網」架構,到目前為止沒有接納任何中國企業。

威脅不只華為

在美國等國推動下,去年來越來越多電信商開始採用「開放無線接入網」架構建設下一代網路。以國家安全為由禁止華為裝置後,日本電信裝置供應商「日本電氣公司 NEC」開始參與英國 5G 網路建設。NEC 去年底開始在英國建立開放無線接入網路推廣中心,利用日本支援「開放無線接入網」商業部署的經驗,輔助電信商在世界各地推出新架構網路。

總部位於德州的「開放無線接入網路」提供商 Mavenir 給《美國之音》的信件說,在這架構下,目前微軟、思科、高通等大公司都已參與 5G 網路建設。資深副總裁瑪麗馮·圖布稱,可能是下一代網路核心技術的 IMS(IP Multimedia Subsystem)業務方面,銷售已領先華為、諾基亞和愛立信。

然而另一方面,觀察人士指出,鑑於國際電信產業鏈機構極其複雜,實際運作時很難徹底排除中國製造的產品和技術。

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公用政策研究員梅麗莎·格菲思(Melissa K. Griffith)說,較現實的是,一些關鍵領域排除中國製造的可疑產品,其他領域則努力減少風險。她說,美國各界人士普遍對網路安全問題深感憂慮,但很難完全靠「開放無線接入網」架構免除國家安全風險。

她說:「他們這方面是實實在在的懼怕,把很大的希望、很多前景寄托於類似開放無線接入網的技術標準。但現實是,開放無線接入網可做到一些事,也有些事做不到。」

新美國安全研究中心的研究員科比‧戈德堡說,美國過去幾年注意力過多集中於個別中國公司。他說:「美國的問題不是華為,也不是 TikTok。美國的問題是更大範圍的中國科技產業鏈。」

(本文由 美國之音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