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生物能源摧毀森林?碳中和只是童話一場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1 月 22 日 12:05 | 分類 環境科學 , 生態保育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現在世界各國為了達到零碳排或是碳中和目標,紛紛推出各種再生能源政策,或是大力補貼採用生物能源的發電方式,但是因為法律的漏洞,木質顆粒成為煤炭的清潔替代品,反而加速森林砍伐,讓科學家擔憂,生物能源熱潮可能加劇氣候危機。

2009 年起,發電站對木質生物質或木材替代煤炭的能源需求開始增長,當時第一個歐盟可再生能源指令要求成員國到 2020 年從可再生資源中獲取 20% 的能源,並將生物質能源歸類為碳中性。從此以後,電廠紛紛尋找木質能源,使得歐洲木屑顆粒貿易發大財。

由於立法中的缺陷,不只是木材殘留物或廢物,來自整棵樹木產生的木質生物質,也屬於可再生生物,等於為森林砍伐打開大門。《The Guardian》揭露這則新聞,報導以世界第二大木屑顆粒製造商 Graanul Invest 為例,指出這家愛沙尼亞企業的老闆因為販賣木屑顆粒,成為波羅的海最富有的人之一,愛沙尼亞新聞界稱他為「顆粒之王」。

Graanul Invest 生產的木屑顆粒大部分輸往英國,英國佔公司年收入三分之一以上。丹麥、荷蘭和義大利也是這家公司的大客戶。英國要這麼多木屑顆粒,是因為政府補貼。報導指出,英國現在是歐洲最大的生物能源補貼國,2019 年支出超過 19 億英鎊,主要用於支付燃燒進口木材的費用。

乍看之下,好像看不出問題所在,補貼使用生物能源的政策不是一件好事嗎?事實上結果卻相反,為了賺這種木頭錢,2015 年愛沙尼亞政府允許在 Haanja 自然保護區的某些地區伐木。

愛沙尼亞森林覆蓋 200 萬公頃,佔愛沙尼亞國土面積一半以上,其中約有 380,000 公頃,包括 Haanja 自然保護區屬於歐盟的 Natura 2000 自然棲息地和野生動植物群保護網絡,該網絡旨在保護歐洲的森林,並為稀有和受威脅的物種提供庇護所。而 Haanja 是 29 種受保護物種的家園,其中包括黑鸛、小烏鵰和長腳秧雞。

雖然自然保護區受到具有法律約束力的規定管理,但是伐木是國內法律管轄,愛沙尼亞政府允許採伐有但書,只要不破壞沼澤和其他特殊的棲息地,也不會在鳥類交配季節內就可以。但事實上,經過調查,Haanja 自然保護區鳥類每年以 50,000 繁殖對的速度下降。

在愛沙尼亞境內,從 2001~2019 年,Natura 2000 地區的森林覆蓋面積減少超過 15,000 公頃,是曼哈頓面積的兩倍多,多半集中在最近五年,佔整體損失的 80%。專家憂心,森林砍伐勢必會破壞波羅的海森林的碳儲存能力。

明顯證據顯示,伐木活動的加劇,至少部分是由於對生物質的需求增加。報導指出,2019 年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的木屑顆粒出口中,一半以上出口到丹麥、荷蘭和英國,這三個國家的綠色能源用途,直接導致波羅的海兩個州的伐木量增加。

這種趨勢只會繼續下去,雖然英國脫歐後不再受歐盟可再生能源目標的束縛,但已設定到 2030 年將排放量減少 68% 的新目標,並致力於實現歐盟到 2050 年實現零碳淨排放的目標。

其他歐洲政府也在效仿。荷蘭政府已承諾向能源公司 RWE、Uniper 和 Onyx提供超過 35 億歐元的補貼,以利用生物質,使該國成為歐洲最大的木屑顆粒進口國之一。報導認為,生物質需求會增加到如此大的規模,原因就是政府補貼。

愛沙尼亞的非營利組織已向歐洲委員會投訴,指控愛沙尼亞有系統地違反森林保護義務。愛沙尼亞媒體稱之為「森林戰爭」。愛沙尼亞當地人稱,「將樹木轉化成顆粒,然後出售給您所在國家的能源廠,被認為是可持續的,但我們會遭受苦難。」

轉向以顆粒形式燃燒木材,似乎是燃煤電站的一種簡單且在理論上碳中和的替代方案,因為樹木在生長時會從空氣中吸收二氧化碳,只要新種植樹木代替燒毀的樹木,大氣中的碳儲量就不會淨增加。但是,碳吸收過程可能需要數十年時間。而且燃燒木材比燃燒天然氣、石油甚至煤炭釋放出更多二氧化碳

生物質能主要來自森林,目前佔歐盟可再生能源供應的近 60%,超過太陽能和風能的總和。2030 年歐盟可再生能源的使用量將增加一倍,科學家警告歐洲議會,可持續性標準中的漏洞,將加劇氣候危機並破壞森林。

隨著太陽能和風能的價格大幅降低,當地環境倡議者呼籲,現在是停止補貼生物質的時候了。他們直言,「碳中和的想法是童話。氣候變化已經在發生。我們應該種樹而不是砍倒它們。」

(首圖來源:Flickr/╬ಠ益ಠ)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