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L 設備出口僵局,考驗拜登政府是否斷中國「芯」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1 月 26 日 8:30 | 分類 國際觀察 , 國際貿易 , 尖端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美國新任總統拜登是否延續川普政府時期對中國半導體產業的高壓路線,備受外界關注。處理荷蘭曝光機巨頭 ASML(艾司摩爾)對中國出口受限問題,可能是拜登政府在美中科技戰首先面臨的考驗。

彭博社本星期報導,荷蘭曝光機製造商 ASML 總裁兼 CEO 彼得·溫寧克(Peter Wennink)表示,由於荷蘭政府仍然沒有頒發出口許可,ASML 至今還無法向中國出口最高階產品:極紫外(EUV)曝光機。

EUV 對中國出口,已成為美國嘗試聯手歐洲限制中國半導體產業發展的戰略之一。

溫寧克說:「荷蘭、歐洲和美國政府就這項技術的戰略有非常深入漫長的討論。我們預計,美國對中國的基本看法不會隨著新政府改變。眾所周知,中國是最大的競爭對手。」

半導體晶片代工廠使用 EUV 裝置可更高效生產更小、效能更好的晶片。高階晶片對人工智慧、5G 無線通訊裝置、高效能計算產業發展不可或缺。

中國最重要的晶片代工企業中芯國際計劃用 EUV 生產基於 7 奈米以下製程技術的晶片產品。

中芯國際聯席 CEO 梁孟松之前表示,中芯計劃第一代 7 奈米製程,不需 EUV 也能量產,但未來先進製程必須依賴 EUV 才能做到。

能否儘快獲得 EUV 裝置對中芯國際的未來極為關鍵。台積電和南韓三星基於 EUV 製程的 7 奈米晶片已量產,新一代 5 奈米製程也即將量產。

《金融時報》12 月報導,歐洲一些外交官表示,儘管認同美國對西方半導體晶片技術助長中國軍事能力的擔憂,但科技公司和歐盟國家政府對美國單邊制裁愈發沮喪。

12 月就有消息,中芯國際正在尋求與 ASML 就 EUV 設備再次談判。中芯國際早在 2018 年初就與 ASML 達成 EUV 採購訂單。路透社說,在美國政府高層多次遊說下,荷蘭政府 2019 年決定不再續簽 ASML 的相關出口許可。

科技與安全諮詢公司 SOSi 情報整合部門總監毛文杰(James Mulvenon)22 日對美國之音說,由於美國晶片製造商與 ASML 也有密切聯繫,拜登新政府可能不會對 ASML 對中出口過分施壓。

他所:「我與新政府團隊熟悉技術問題的人員交談過,他了解 ASML 對(半導體產業)生態系統來說是極重要的公司,並不想懲罰 ASML,因我們知道,美國也絕對依賴他們。」

毛文杰說,ASML 等公司十分迫切想獲得政府明確的指示:「你可以想像這些公司面臨的困境,在某些情況下,他們有價值數千萬美元的合約產品就停在運輸環節,就等待商務部指示是否獲得運送許可。」

高階 EUV 製造目前由 ASML 一家獨包,目前一台售價超過 1.5 億美元。ASML 最新財報顯示,ASML 2020 年交貨 31 台 EUV,總價 45 億歐元,占全年裝置銷售總收入 43%。

ASML EUV 買家主要是台積電、三星和英特爾。

雖然中國公司無法購買 EUV,但 ASML 對中國銷售比重從 2019 年 12% 增長到 2020 年 18%。CEO 溫寧克說,ASML 向中國出口上一代深紫外(DUV)設備不受許可限制。

去年 12 月,中芯國際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實體清單。美國商務部說,10 奈米以下(包括極紫外光技術)的先進技術節點,生產半導體所需的必須物將直接拒絕出口,以防止關鍵技術助長中國軍民融合工作。

雖然美國這項禁令不直接適用荷蘭公司,但荷蘭對向中國出口尖端裝置仍有顧慮。

彭博社本星期評論:儘管過去兩年美國對華為的限制於美中對峙最受關注,但 ASML 事件對中國是否有能力達成科技自力更生有更大的意義──只要中國必須進口尖端技術,仍容易受貿易限制影響。

外界分析認為,拜登政府可能會改變前任處理美中關係的某些方式,但仍會把中國視為多領域的主要競爭對手,這是兩黨達成的共識。

美國國務卿人選布林肯 19 日在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的核准聽證會表示認同川普總統對中國採取「較強硬」的路線。布林肯說:「當我們看待中國時,毫無疑問,它(對美國國家利益)構成最重大的挑戰。」

(本文由 美國之音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AS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