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普遍的致癌基因 KRAS 突變,終於有標靶藥物可對付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1 月 31 日 8:00 | 分類 生物科技 , 醫療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肺癌「標靶藥物」研發又有新突破,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於 2020 年 12 月授予安進公司研發之抗癌標靶新藥 Sotorasib「突破性治療」(Breakthrough Therapy)認證,可望於第二線(已使用過一種藥物)治療具特定 KRAS 突變(G12C)的晚期或已發生轉移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

KRAS 突變曾一度認為無藥可救

KRAS 是最早(1983 年)被科學家發現的人類「致癌基因」,製造的蛋白質有訊號傳遞(signal transduction)功能,當位於細胞膜內側時,會將外界刺激細胞生長的訊號增強放大並往細胞內遞送。

當 KRAS 發生突變,儘管沒有外界刺激也仍可持續活化而造成細胞過度增生,癌症於是有機可乘。KRAS 突變與肺癌、胰腺癌和大腸癌等皆有關聯,其中 G12C 突變約發生在 13% 非小細胞肺癌病患中,在美國,每年約有 25,000 名新診斷為 KRAS G12C 突變之非小細胞肺癌患者。

30 多年來,科學家一直試圖針對 KRAS 突變研發抗癌藥物,過程中經歷無數失敗與挫折,一度認為是無藥可治的致癌基因。如今 Sotorasib 是首款有潛力在臨床上治療 KRAS 突變之癌症病患藥物,對沉悶已久的相關藥物研發來說無疑注入一劑強心針,針對如大腸癌及其他癌症的 KRAS 突變標靶藥物研發已如火如荼展開。

Sotorasib 臨床試驗呈現正面結果

代號為 CodeBreaK 100 的第 1 期多醫學中心臨床試驗,共招募 129 名有 KRAS G12C 突變的癌症患者,他們都曾接受一種以上與自身癌症相關的藥物治療。

團隊分別給予患者每日 180 毫克、360 毫克、720 毫克或是 960 毫克之劑量的 Sotorasib,結果顯示無論接受何種劑量治療,88% 病患病情都有控制,持續半年沒有惡化,且接受最高劑量藥物治療的受試者病情改善最大。此外不良反應仍在可接受範圍內,僅 7% 受試者因藥物不良反應而終止用藥。團隊後續將擴大臨床試驗規模,並且與常規使用的化療藥物比較療效優劣。

Sotorasib 適合用於聯合療法(Combination therapy)

不過使用低劑量 Sotorasib 依舊展現出療效,這點令研發人員十分重視,因為這有利於與其他現行抗癌藥物聯合使用時,不至於引起過多不良反應。事實上,安進公司臨床試驗團隊已著手規劃將 Sotorasib 與免疫檢查點抑制藥物,共同使用在治療非小細胞肺癌或其他 KRAS G12C 突變之癌症患者臨床試驗中。而另一家國際大藥廠禮來(Eli Lilly)公司則將試驗另一款 KRAS G12C 突變抑制藥物與其他抗癌藥物聯合使用的療效。

結語

研發 KRAS 突變之標靶藥物有相當巨大的潛在影響力,因是導致 86% 胰腺癌、41% 大腸癌和 32% 肺腺癌最主要的致癌基因,一旦開發成功,將造福無數癌症病患。然而並非所有 KRAS 突變皆為 G12C 形式,且其他類型 KRAS 突變之標靶藥物研發更困難,仍需科學家有突破性貢獻。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