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料煤成印鈔機!嘉能可 H1 盈餘破空前高,下半年續旺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8 月 06 日 12:10 | 分類 國際貿易 , 國際金融 , 材料、設備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中國等地強力需求,使燃料煤(thermal coal)供給嚴重吃緊,價格飆上十年新高。這讓高污染的煤炭,從礦商眼中的燙手山芋搖身一變成了超級金礦,源源不絕印出白花花的鈔票。

華爾街日報、路透社報導,發電用的燃料煤價格直奔天際。鋼之家數據顯示,7月底為止,中國秦皇島的燃料煤基準價為每噸人民幣1,009元(155.47美元),創該機構2011年12月開始蒐集數據以來新高。燃料煤從2020年低點的467人民幣,大漲兩倍以上。

此種瘋狂升勢讓煤礦業者嘉能可(Glencore)、Peabody Energy、Whitehaven Coal口袋賺飽飽。嘉能可是全球海運燃料煤龍頭生產商,5日宣布今年上半盈餘破歷史新高達87億美元,年增79%之多。儘管產量下滑,略抵消煤炭價格上半年尾聲起漲的利多,但嘉能可仍估計,今年下半煤炭將是重要搖錢樹。

煤炭廠商的股價也應聲衝高,今年來Peabody股價井噴4倍以上,嘉能可大漲39%、Whitehaven也漲29%。分析師估計,氣候變遷憂慮讓礦商不易取得開礦許可或融資,難以增加產量,價格將維持高檔。歐美銀行都停止融資相關項目,2020年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表示,不會提供資金給礦商開發新的煤礦場。日本、南韓、中國融資商也逐漸撤出此領域。

金融時報7月23日報導,今年初以來,亞洲燃料煤的基準澳洲燃料煤,價格大漲86%,突破每噸150美元,站上2008年9月以來新高。Argus數據顯示,2021年來南非燃料煤也飆高44%,奔至逾10年高點。燃料煤漲勢之強,甚至超越兩大表現極佳的資產:房市(漲28%)和股市(漲25%),只有布蘭特原油勉強能夠媲美,今年來油價漲幅為44%。

CRU資深燃料煤分析師Dmitry Popov表示,價格狂噴主要是中國需求暢旺,中國買家願意出最高價格取得商品。今年稍早中國南部發生旱災,水力發電停擺,提高煤炭需求,是燃料煤激烈暴衝(turbocharged run)的關鍵因素。中國和澳洲交惡,禁購澳洲煤碳,但中國最大的煤炭供應國印尼,降雨頻頻傷害產出。另兩大煤炭生產國俄羅斯和南非則因鐵路和港口吃緊,削弱出貨能力。

(本文由 MoneyDJ新聞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