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要用 AR 眼鏡推元宇宙一把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11 月 15 日 8:45 | 分類 元宇宙 , 晶片 , 處理器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10 月底 Facebook 更名為 Meta,是 Facebook 轉身成「元宇宙公司」的重要一步,也引發更多討論。

元宇宙並沒有明確定義,簡單理解,元宇宙就是現實世界映射到虛擬世界。既然要映射現實世界,難度可想而知,AR、VR、MR(統稱XR)應是目前與元宇宙關係較緊密的設備,但XR設備處於早期,想達成元宇宙,推動XR設備發展是關鍵。

投入XR領域十年的高通近日推出頭戴式AR開發套件驍龍Spaces XR開發者平台,目標是降低開發者開發AR應用門檻,達成AR應用跨平台,推動AR普及,以及元宇宙發展。

元宇宙與XR

元宇宙是熱門名詞,但並非新概念。

1992年科幻小說《雪崩》寫「只要帶上耳機和眼鏡,找到一個終端,就可連接進入計算機類比的另一個三維現實。每人都能在與真實世界平行的虛擬空間擁有分身。」

29年前就提出的元宇宙概念,2021年一夜成名,與今年元宇宙第一股多人線上創作沙盒遊戲平台Roblox上市有密切關係,也離不開Facebook、騰訊、輝達、字節跳動等巨頭參與。

大部分人看到Facebook更名Meta,卻忽略Facebook的VR設備Oculus Quest2,也是與元宇宙密切相關的設備,2020年10月發售後出貨量屢創新高,是Facebook轉型元宇宙公司的靠山。

Roblox認為,真正的元宇宙產品應有8屬性:身分、朋友、沉浸感、低延遲、多元化、隨時隨地、經濟系統和文明,XR設備顯然擁有多種特性。

高通副總裁兼XR業務總經理Hugo Swart表示,元宇宙和XR密切相關,人們在虛擬世界可擁有化身,達成協作、溝通、學習和娛樂等體驗。 許多人將元宇宙稱為「實體網際網路」(Embodied Internet),意味需在空間執行程式設計計算和處理。

Hugo Swart也從計算互動概念解釋當下和即將發生的變革,「過去幾十年,人們一直透過2D螢幕(筆電、智慧手機、平板電腦)完成計算功能。有了VR和AR技術,計算演化到空間計算階段。也就是說,傳統意義的螢幕消失,整個世界都成了『主螢幕』,轉型才剛開始。」

XR從垂直整合到水平擴張

高通一直在推動與元宇宙密切相關的XR。2007年高通啟動首個基於智慧手機的AR研發計畫,之後又推出XR專用晶片驍龍XR1和驍龍XR2。2018年高通和合作夥伴Nreal等引入AR眼鏡概念,2019年AR眼鏡成為產品之一。

之間AR、VR業經歷高峰和低谷,2015年中國VR投資規模從2.7億人民幣上升至24億人民幣,一年翻了8倍。2016年更稱為「VR元年」。然而很快許多技術問題沒有解決,VR設備給人暈眩感太強,遊戲內容不多,體驗不好的VR設備未普及,VR投資泡沫也隨之破滅,業界陷入低谷。

但隨著技術完善,以及軟體和應用生態逐步發展,XR設備垂直整合後,各種產品包括AR眼鏡、智慧眼鏡、商用VR一體機都能提供更好體驗,被更多消費者接受。

今年XR無論產品數量還是出貨量,似乎都預示XR發展將有新高點。IDC估計,2021年全球VR出貨量將達830萬台,較2020年全年增長50.2%。「這行業目前還處於相對早期發展,期待這類設備出貨量明年開始增長,並在2023年達到更高成熟度。」Hugo Swart預計。

當更多人擁有XR設備,想吸引更多人使用XR設備,應用就成了關鍵,而應用豐富的關鍵是軟體開發平台。高通收購世界最早發表行動AR應用、負責AR軟體開發套件的Wikitude後,又宣布推出頭戴式AR開發套件驍龍Spaces XR開發者平台。

驍龍Spaces平台能提供環境和使用者理解功能,為開發者帶來打造可感測使用者並與用戶智慧互動、適應使用者室身處物理空間的頭戴式AR體驗工具。一些主要環境理解特性有空間映射與空間網格、遮擋、平面探測、物體與圖像辨識追蹤、本地錨點及持久性、場景理解。具使用者理解能力的機器感測特性包括定位追蹤和手勢辨識。

驍龍Spaces可幫助開發者構建兩種類型應用,一是從零開始打造3D體驗,一類為支援AR特性,即現有行動應用的擴展。驍龍Spaces有三個特點:成熟的技術和創新;開放、跨終端AR生態系統;開發者優先。

「我想強調驍龍Spaces的開放性,符合OpenXR標準,降低開發者使用驍龍Spaces的門檻。也和Epic Games和Unity引擎方面合作,便於熟悉這類3D工具的開發者將應用遷至驍龍Spaces。」Hugo Swart說,「如果每家OEM都各自研發底層功能,可能導致孤島效應,因開發者很難把應用從某平台複製到另一個平台。驍龍Spaces能跨終端執行,OPPO、小米、聯想、Motorola和Niantic等廠商都宣布支援。我們還與電信商生態系統合作,有NTT DOCOMO、T-Mobile和德國電信,共同推動AR發展。」

驍龍Spaces既支援智慧手機,也支援眼鏡設備,包括採用驍龍XR1和XR2的眼鏡設備。

AR有潛力取代智慧手機

驍龍Spaces的三個特性中,開發者優先讓人有些意外。

過去高通通常針對OEM客戶提供核心技術和特性支援,這次卻將開發者視為驍龍Spaces的關鍵客戶,並推出驍龍Spaces探路者計畫,AR創新者或企業可提前獲得平台技術、專案資助、聯合行銷與推廣和硬體開發套件支援,包括健身、桌面遊戲等應用開發者,正式面市時間為2022年春季。

高通為何有此改變?

「我們發現業界出現開發或打造空間體驗和3D體驗全新模式,新模式下如果每家OEM、ODM廠商都自己推開發平台,對開發者會很困難。」Hugo Swart解釋:「高通一邊支援OEM客戶,幫助他們推出新應用並保持差異化優勢,同時也為開發者提供通用平台,幫助開發者更輕鬆在驍龍Spaces平台打造出色的空間體驗。」

不難看出AR硬體逐步完善時,想推動AR快速發展,就需開發者和應用一起推動,驍龍Spaces正符合產業需求。

但驍龍Spaces會否成為智慧手機時代的Android?Hugo Swart說不會對驍龍Spaces使用者收費。高通看好的是AR發展和未來潛力。

「我們看到VR短期發展迅猛,特別遊戲、健身、B2B等領域,以及元宇宙概念實踐方面。但我們認為AR眼鏡未來甚至有潛力取代智慧手機。期待接下來3~5年,AR眼鏡、智慧眼鏡、商用VR一體機設備逐漸融合,形成終極設備,實現所有體驗。但對VR、MR設備,可能還要花更長時間,因這些設備的顯示模組支援光學透視,部署方式有很大差別。」

寫在最後

元宇宙今年紅了,投入XR領域十多年的高通或許會是受益者。當然耕耘多年、提供底層技術,經歷XR起伏,高通更希望在有超過50款搭驍龍平台的XR設備發表後,繼續提升硬體,更快推動市場發展。

關鍵在於,軟體開發者平台並非高通強項,但高通可發揮巨頭優勢,透過收購獲得技術和人才,收購Clay AIR和Wikitude,硬體和軟體產品群有望更快推動XR發展,使XR成為高通新增長點,也成為元宇宙時代領導者。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圖片來源:高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