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如何評價時代雜誌的年度人物馬斯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12 月 30 日 15:05 | 分類 名人談 , 尖端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身為世界最富有的人,馬斯克大概是最特立獨行的。他的投資眼光不放在矽谷投資者關注的加密貨幣、NFT、金融領域,雖為矽谷不常見的工程師執行長,他的投資品味與工作興趣更像推動未來,而不是單純「促進經濟」。他看到的未來,似乎幾十年前就不太一樣。時代雜誌選他為 2021 年風雲人物並這樣形容:「當他橫掃全世界,卻夢想移民火星。」

推出電動車時全世界反對,但現在成為風潮

許多人看到特斯拉股價與成功推動電動車,幾乎忽略特斯拉 2012 年推出第一款電動車 Model S,而這台 Model S 也證明電動車足以與最好的油車競爭。當時整個市場只有特斯拉埋頭做電動車,與現在福特、賓士、BMW 都跨入或承諾跨入電動車市場不可同日而語──連當初想推廣氫氣車的豐田都先把電動車納入版圖再說

這景況十年前沒人能想像。馬斯克接受《金融時報》專訪時說:「很長一段時間,其他公司基本上都把我當成傻瓜或騙子,他們認為電動車不行,因續航能力跟性能都有限制,做出來也沒人會買。」

▲ 台灣今年有 40 座特斯拉超充站。(Source:特斯拉

馬斯克 2004 年靠著賣掉 PayPal 的財富投資特斯拉,並成為董事長,從此就一腳踏入電動車大夢。當時許多分析師不看好特斯拉,是因電動車很可能直接顛覆供應鏈、消費者等長期產業累積的「常識」(這些也是分析師質疑 Apple Car 的原因)。

馬斯克如此回應:「沒和我一起工作的人不會理解,我是工程師,其他公司資源資金都比我多,特斯拉與 SpaceX 如何成功的?我才是其中關鍵。」他自曝一週工作 7 天、工時 80~90 小時,且名下沒有房子、沒有船也不休假。

工作模式瘋狂忙碌,人生似乎只為了研發而活

這種超級工作狂模式,無論誰都吃不消,雖然「讓員工上班聽音樂」信件在網路瘋傳,但與馬斯克共事基本上就是高壓、急迫、與時間賽跑的工作。據說他會想盡辦法時限內解決所有問題,同時也不喜歡浪費時間。他曾寄信給管理階層表示:「指出錯誤或問我你還需要哪些資訊,不然就執行指令。」三大項目,如果任何主管做三種反應以外的事,他就直接請主管離職。

由於特斯拉生產效率好多年不如預期,有供應鏈管理人員表示,馬斯克的高壓管理風格導致員工流失率高,同時每推出新產品,員工都因換一批新人而必須重新訓練。也有人表示,馬斯克做決定速度很快,但朝令夕改也不少,這部分特質在許多思考快速的經理人身上經常看見。

▲ 有些人認為這推文曾讓比特幣站回 6 萬美元大關。(Source:Elon Musk

但馬斯克喜歡突破極限,並願意身體力行。他每週花大量時間在 SpaceX 與特斯拉間穿梭,並嘗試協助解決工程問題細節。他自認這是他與貝佐斯最大的差別:「貝佐斯似乎不願意花力氣研究工程細節,但這些細節決定了勝敗。」

馬斯克說:「我很擅長科技發展與工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才能,我就擅長這個。我不會唱歌也不會跳舞,但我很會做工程、研發科技。」

但每個人都有極限,特斯拉早期董事會成員羅瑞‧約勒(Laurie Yoler)說:「有時候馬斯克 Twitter 看起來像疲勞和睡太少的產物。」馬斯克自己說:「我的推文大多是大便時寫的。」

不愛 Web3 跟元宇宙,眼光放在更遠的地方

如果拿工作模式跟亞馬遜貝佐斯比,就也有把馬斯克對人類的願景與前 Facebook、現在叫 Meta 的創辦人馬克‧祖克柏比較。2021 年中馬克‧祖克柏跨入元宇宙領域,加上 Facebook 曾想發行虛擬貨幣 Libra 但沒成功,不過現在推出 Novi 打算進軍 NFT 領域,也算跟 Web3 攀上一點關係。

但馬斯克完全不同,直接表示需要戴 VR / AR 頭盔的元宇宙讓他不能理解,也認為 Web3 現在還沒有脫離行銷術語範圍。直接槓上 2021 年兩大火熱話題,人們再度想起他的老冤家馬克‧祖克柏,這兩人對未來的想法也南轅北轍:馬斯克似乎更像科幻小說家,祖克柏則想讓全人類都進入數位世界──或「母體」。

▲ 馬斯克說 Web3 看起來更像行銷話術。

從人工智慧開始,馬斯克與祖克柏就水火不容,祖克柏挾著強大個資建立的演算法朝 AI 之路邁進,馬斯克則讓 AI 朝「實用」方向邁進:如眾多分析師吐槽「過度宣傳」的自駕功能。但兩者爭執在馬斯克藉劍橋分析事件後,直接找理由把特斯拉與 SpaceX 的 Facebook 專頁刪除,至今沒有回復──你在 Facebook 看到的都是粉絲建的專頁,而不是官方 Facebook。至此兩者再沒有明顯交集。

綜觀馬斯克那場針對元宇宙的訪談,他講的是許多人對 VR / AR 頭盔的暈眩感,且不認為有人想整天戴著螢幕在頭上;與其說看不起,不如說工程師魂發作,認為現在設備還沒進步到某程度,談人們會沉浸「元宇宙」還為時過早。

腦機介面的科幻想像真的難以實現嗎?

但電動車、宇宙火箭並不是馬斯克想像力的終點,腦機介面公司 Neuralink 才是更激進的科幻想像,甚至比元宇宙概念還先進。2021 年 12 月 6 日 WSJ 執行長研討會,主持人讓馬斯克各用 60 秒闡述 SpaceX、特斯拉、Boring Company、Neuralink 四家公司,唯獨講到 Neuralink 時,馬斯克特別要求多給一點時間。

▲ 猴子用腦機介面打乒乓球。(Source:Neuralink

今年 4 月 Neuralink 在 YouTube 上傳 Monkey Mindpong 影片,3 分 27 秒就是看 9 歲的猴子看電腦螢幕打乒乓球,牠已植入 Neruralink 6 週。即使許多學者認為像《攻殼機動隊》的腦機介面並不現實,甚至用侵入式植入大腦晶片極度危險,但馬斯克仍堅持這條路。

目前 Neuralink 尚在等待美國 FDA 批准 2022 年的人體實驗,許多人認為腦袋上開個洞裝晶片的想法太恐怖,但其實這領域與 VR 頭盔一樣,許多年前就有人涉獵──只是馬斯克重新帶起風潮。

日前有間 2017 年成立,也在研發腦機介面的公司 Syncrhon 漸凍人患者實驗大獲成功,裝上腦機介面的漸凍人患者 O’Keefe 用「意念」推文:「Hello World!」,這推文成為世界第一則腦機介面推文。

現在你還會說,腦機介面對人類太不現實嗎?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