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直播電商亂象,之後掌管台灣網路業務的 NCC 能解決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3 月 01 日 8:15 | 分類 科技政策 , 網路 , 資訊安全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2021 年 12 月 28 日台灣三讀通過《數位發展部組織法》,等於確立台灣有正式管理網路發展的政府機關。原本主管通訊業務的 NCC 將納入數位發展部,數位發展部預計今年成立。

不過併入數位發展部前,NCC 預計修訂新《數位通訊傳播服務法》,預計將各類網路平台納入監管(包括 Facebook 與 Twitter 等跨國平台)。公布的修法方向包括資訊透明義務與外部獨立稽核等,確保網路服務不被濫用,雖然有些人擔心司法將限制網路自由,但多國其實都有類似法案保障網路使用者權益,法案重點應在「透明」與「絕不能賦予政府大於法院」的權力,較能保障政府管理網路平台時不會有濫權行為。

部分政治狂熱者或許會希望先從政治言論開始管轄,但其實網路世界,管制政治言論才真有限制言論自由之慮。與其管制政治言論自由,不如先考慮網路世界太多無法規範的商業行為得受監管,最大宗莫過充斥假評論、灌水、退貨困難的直播電商業務。

不肖業者利用造假取得優勢

這幾年由於缺乏法源依據管理直播電商,因此許多背景不明的不肖業者進入 Facebook 直播電商,並藉法律漏洞賺錢,卻沒有盡到該盡的義務。

有些比較受歡迎或知名的直播主,若看留言帳號,會發現許多帳號幾乎只分享實況主貼文,同時也刻意在各類產品業配貼文留言說「這真的很好用」、「這產品很棒」之類的簡短正面資訊,很大機率並非真實用戶。但相較針對貼文買讚、買閱讀,電商直播主更需要靠這些灌水人氣以吸引真正買家,並透過多人喊價造成產品熱門的假象,藉此吸引真正買家購物。

過往買讚、刷評價主要是操作假帳號,但現在有幾種模式:較普通的是養(或買)數百至數千個帳號,並利用這些帳號灌水;較有「良心」的人會發案,用便宜價格要許多人發文並回報以獲得報酬;最高級、一般人難以接觸或想像,是利用 AI 製造假頭像與帳號,並利用這些 AI 假人 AI 發文養人(如 Facebook 曾指大紀元集團使用類似技術,並封鎖數百個假帳號)。

在中國,如果商家把 GMV 與實際到帳貨款比較,可能少 50%~70%,許多媒體會解釋成「退貨率」,但就是刷榜,造假率極高,非單純退貨。這已是直播帶貨業公開的祕密,就如同前幾年很紅的直播打賞服務,許多主播也是靠外力刷榜才能維持榜單評價。同樣行為套到 Facebook 時,由於 Facebook 不需實際匯款,只要留言打 +1 +2 +3 即可跟單,造假比電商程式直播更容易──缺點是需要更多帳號與 IP,不然可能被 Facebook 封鎖。

▲ 協助帶貨的跨境直播電商被認為是直播電商下一階段發展。(Source:CBNData

讓主管機關涉入網路平台經營是劑猛藥

這類方式行之有年,甚至許多人當成「正常」,但沒有使用產品刻意收錢去評價與推廣,以台灣法律看接近偽造文書或詐欺等罪嫌。但這類情況不但頻繁發生且舉證困難,距離成罪有一定難度,況且有些廠商平台直播後會本能性不留底,這都讓權益受損的人舉證更困難。

現在立院三讀讓 NCC 開始掌管網路傳播業務,像這類沒有透過傳統電商平台的交易模式,也應藉 NCC 權責明定規範,甚至可能讓 Facebook 台灣平台協助 NCC 制定法規:例如有方式讓業者取得認證,讓消費者網路購物時有清楚標示,知道優質合法,讓消費者有良好保障,才能給好業者生存空間,而非讓 Facebook 直播更容易成為黑道金源、假貨通路。

許多假消息都有類似機制與機構防堵,但真正從安全性、稅收、詐欺、版權四大層面影響台灣商業市場的直播電商,現在正是需要政府介入、協助直播電商正規化、減少消費者損害的時候。

(首圖來源: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