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導體缺人缺到爆,「台積受害者聯盟」急找外籍生救援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9 月 03 日 10:00 | 分類 人力資源 , 半導體 , 科技教育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2022 年過去三分之二了,半導體搶人大作戰沒有最激烈,只有更激烈。今年高中畢業生首次少於大學招生員額,陷入「死亡交叉」,缺額達 14,000 人。台積電四處搶人,大四實習月薪調高為 38,000 元,連下游業者也跟著調到 36,000 元。自嘲「台積受害者聯盟」的封測、檢測、系統商,只好聯手技職體系開設「外籍生」產學專班,甚至延伸至研究所,獎助兩年學雜費,以緩解人才荒困境。

這讓老師感歎萬千:台灣年輕人到底怎麼了?明明半導體有5~10年好光景,薪資水準也最高,學生就是不想讀半導體相關的電機、電子、機械等科系,導致今年泛電機系缺額暴增,招不到學生,促使業者只能加碼栽培「外籍生」救援。

第一屆大學分科測驗結果放榜。據考分會統計,111學年度(今年9月開學)總招生額39,350人,缺額達14,493人,占招生名額36.83%,比110學年度招生缺額2,732人增加11,761人。

矽格研發副總經理田慶誠相當關心人才議題,當他看到這則新聞,趕緊跟人資單位分享,提醒「人才招募的大海嘯來了!」得盡快想辦法跟校方合作,否則會影響未來營運。

不具名半導體人資長嘆氣,每天都絞盡腦汁找人,但學校生源就這麼多,能搶到的人實在很有限。

多數學生聽到物理數學就害怕,不想讀理工科

總而言之,年輕人的工作觀、生活態度都變了。

3月龍華科大招生處處長張博綸接受《遠見》訪問時,不諱言表示,國高中參加烘焙體驗課時,男生做蛋糕都做到眼睛發亮,跟家長說大學要讀餐飲學群,美容美髮體驗課也深受歡迎,唯獨對電子、電機、機械等與半導體相關理工科體驗興趣缺缺。

張博綸說明,多數學生聽到物理、數學、化學就害怕,不想讀理工科系。現在很多家長只生一兩個,也怕兒女受苦,即便薪水高,也擔心輪班影響健康,都偏愛「坐辦公室吹冷氣」的工作。

▲ 台灣年輕人對理工科系興趣缺缺?大學招生遇到瓶頸。此為示意圖。

對年輕人而言,沒有什麼比「自由」更可貴的了。龍華科大研發長陳永裕朋友的姪子大學畢業後,跑去當外送員,「每個月認真一點,收入9萬元不是問題,主要是自由自在,想送就送,想休息就休息。」

國立科大也遇到瓶頸。3月高科大電資學院院長施天從受訪時也說,高科大學生的實習月薪約3萬元,企業還加碼留任獎金,學生仍不太想去,直接回:「老師,我去超商打工更自由,月收入不會差太多。」

這也導致半導體明明很缺人、薪資頗誘人,仍找不到足夠人才。

從今年各科系的錄取率明顯可見,高中生寧可念「容易畢業」的科系,也不想讀機械、電機、電子系。

「沒人想讀中文、歷史、哲學、外語系,情有可原,確實很難找到工作,但難以理解年輕人,教育部應該從國中就開始讓學生了解產業的實際狀況,不是讀機械系就只能當機器維修工人。」田慶誠說出產業界心聲,年輕人不了解台灣的產業,看到機械、土木就想到黑手、要在大太陽底下搞工程……

封測缺人缺到不限科系,有興趣均可加入工程師團隊

其實半導體涵蓋IC設計、製造與封測三大產業鏈,以往各取所需、相安無事,均能找到「門當戶對」的人才。這兩年是上游搶中游、中游搶下游、大廠搶小廠。毫無疑問,台積電就是「吸才」大磁鐵,其餘廠商都自嘲是「台積電受害者聯盟」。

半導體業除了缺人還是缺人。一位人資主管說,近幾年公司人力從來沒有補齊,都是靠加班完成訂單。從年初一直補到年底,人力進進出出又歸零、回到從前。「我們早就不設畢業科系條件了,只要有興趣的人,肯學習的,文科理科、40幾至50幾歲退役軍人,統統都歡迎,我們會培訓他們當輪班工程師。」

這位人資主管無奈地說,連在檢測大廠「員工餐廳」打飯的小妹都辭職了,告訴主管說,她要去台積電當作業員。現在晶圓廠高度自動化,稍微訓練一下,只要會按Start / Stop鍵就可勝任,年薪比在餐廳工作多很多。

廠商抱怨歸抱怨,還是得自求多福,找解決方案。天天被業者追著跑的明新科大半導體學院院長呂明峰分享最新狀況,很多半導體廠都來找明新開設產學攜手專班(大學部),「他們知道搶不過台積等大廠,不再鎖定台灣學生,而是外籍生了。」

呂明峰說,廠商心知肚明少子化愈來愈嚴重,與其跟台積搶台灣學生,不如另闢蹊徑找越南、菲律賓等外籍生。「今年暑假,連過去從未合作的大廠都主動來拜訪明新,我真的嚇到了!」

▲ 明新科大半導體學院院長呂明峰。(Source:明新科大)

人才短缺問題難以解決,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由於明新封裝和測試類產線績效明顯,今年還拿到教育部9千萬元補助,建置半導體人才培育基地,將整棟教學大樓變身為半導體大樓,從封裝和測試類產線擴充至半導體設備、廠務及檢測類產線,一至四樓等同工廠教學環境,學生結合理論與實務後,很快就能上線,成為業界搶手人才。

此舉也讓業界頗為驚訝。有家半導體檢測分析大廠發現,明新竟然有他們沒有的最新檢測設備,計畫將部分業務委託明新做;還主動跟明新合作外籍生產學攜手專班。

十多年前明新就與越南河內百科大學(相當於台灣台科大)合作,率先到越南招生。加上2016年起,新政府鼓勵「新南向」政策,明新外籍生達1,300位,目前是全國最多外籍生的大專院校。

呂明峰說,科技業者對越南、菲律賓、印尼外籍生表現頗為滿意。明新半導體學院正常學制,一年才七個班,3月就額外開了九個產學攜手專班,大部分是外籍生或僑生,合作公司有日月光、景碩、力成、合晶等大廠。

為填補高階人才空缺,四年前廠商也與明新合作外籍生產學碩士班,今年追加至四班,三班越南外籍碩士生、一班菲律賓外籍碩士生。業者支付兩年研究所的學雜費、生活費,以培養高階的研發人力,畢業後只要到公司任職兩年即可。

呂明峰解釋,外界一定會想有這麼好的事,為何不保留給台灣學生,主因是台灣大學生就讀研究所意願很低,不符合廠商需求,不得已只好向外籍生招手。

隨著台灣孩子愈生愈少,人才缺乏問題沒有最嚴重,只有更嚴重,但這堪比「國安危機」的議題,短期內似乎找不到具體解方。多數受訪者均無奈說「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本文由 遠見雜誌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台積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