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化」的 Instagram,決定和 TikTok 一起「變醜」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9 月 21 日 8:30 | 分類 app , Facebook , 社群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某個隨機時刻,你和朋友同時收到通知,2 分鐘內用手機前後鏡頭拍現在動作,不用濾鏡和編輯,直接共享當下真實面貌。這是法國社群媒體 BeReal 主打的「社死」玩法。

新玩法就像程式名字直白,代表你真的有朋友。但雙鏡頭拍攝並非 BeReal 原創。2013 年曇花一現的 iOS 拍照程式 Frontback 就有支援,但近兩個月類似 BeReal 的真實社群也漸漸普及,想讓更多人 Keep Real。

真實社交,TikTok、Instagram 都在「抄」

各家平台的「社死」玩法都有 BeReal 的影子,但多少也摻入自己特色。最新跟上潮流的是 TikTok。15 日 TikTok 宣布,將測試新功能 Now,收到每日提示後,使用者可使用前後鏡頭拍攝靜態照片或 10 秒短片,記錄此刻正在做的事,且分享給有互相關注的朋友。短片當然是 TikTok 不能放棄的內容,對 TikTok 只是創作工具擴展。

8 月 29 日 Snapchat 相機工具列加入「雙鏡頭」圖示,有垂直、水平、畫中畫和摳圖四種,還能用創意工具增加音樂、貼紙、濾鏡等,後者正是 Snapchat 的特色。比起 BeReal,Snapchat「雙鏡頭」並不會提醒每日拍照,但多了編輯工具。 或許這是因本就「閱後即焚」,有較強當下感,要做的是怎麼更多花式記錄當下。「雙鏡頭」創新處就是同時捕捉多視角。

Instagram 更早有模仿 BeReal 之思。8 月 23 日 Instagram 被曝光內測「IG Candid」功能中,Candid 意為坦率。

名字意義和 BeReal 相近,核心也如出一轍。爆料者 Alessandro Paluzzi 說法,有用新功能的 Instagram 使用者,將每天隨時收到拍照通知。收到通知後,Instagram 相機會同時打開前後鏡頭,使用者有 2 分鐘時間拍照,然後分享至 Stories。這類使用者頭像周圍有一圈醒目藍邊,和其他人區分。

如果想看其他人的 Candid,自己也要創建 Candid,畢竟信任是雙向的。這也和 BeReal 相同,BeReal 上傳自己照片前,無法瀏覽其他人的照片。Meta 發言人聲明證實,新功能是「內部原型」而非「外部測試」,但拒絕提供更多細節,至少證明 Instagram 的確有考慮 copy 這功能。

早在 7 月 Instagram 已推出雙鏡頭錄影模式「Dual」,只是還未搭配其他體驗。據某前 Instagram 產品設計師透露,Dual 已開發好幾年,算準在 BeReal 風頭正盛時發表。每天意想不到時被要求拍照,又無法編輯,這是 BeReal 相信的「隨機性將產生真實性」。

當 BeReal 定位為「反 Instagram」,Instagram 也走上不同方向,不再精緻,不再「Instagram」。

真實或是幻覺,但分享日常是趨勢

BeReal 還有 3 個有趣細節:如果拍照時間超過 2 分鐘,照片會標記「遲到」、會顯示發表最終版本前,照片重拍多少次、出現拍照提醒時上一張照片就會消失。所以一邊是有限制的緊張感,一邊又是日常鬆弛感。

與其說 BeReal 是照片,不如說是與朋友分享自己日常儀式。朋友昨晚吃了什麼並不重要,但與他們分享一天某個時刻很有趣,「記得保持聯繫」很重要。但《紐約客》認為,BeReal 也非完全真實,當拍照提醒出現,我們還是會下意識裝一下,如從躺著變成坐著。

BeReal 行銷文宣又暗批 Instagram 等傳統社群平台,後者似乎都鼓勵不誠實與不真實,讓社交品質和心理健康降低。不論哪個社群平台,人們總會情不自禁表演成更好的自己,這是人性,無可厚非,刻意追求真實反而顯假。

不過 BeReal 爆紅又說明網路社交方式改變。BeReal 2020 年面世,卻今年才紅。最開始受大學生關注,今年稍早,年輕人在 TikTok 大量討論,許多 BeReal 內容有 50 萬以上讚,這股熱潮又燒到 Twitter,有不少出圈迷因圖。如今 BeReal 又成為 Z 世代最喜歡的應用程式,8 月晉身美國 App Store 排名第一非遊戲應用,蟬聯冠軍數週。

沒什麼不會變,只有改變一再發生。

Instagram 負責人 Adam Mosseri 受訪時強調,人們與親友建立更多聯繫和兩年前、五年前或八年前一樣重要。但隨著交流方式變化,平台滿足需求方法也得改變。如剛推出 Instagram 時,沒有 Stories 也沒有私訊(DM),現在交流轉移到 Stories、私聊和群聊。一天內 Stories 照片和影片比動態(Feed)要多。

面對新對手 BeReal,倍感危機的 Instagram 必須緊跟潮流。祖克柏曾表示,將用更多手段贏得 18~29 歲年輕使用者,即使以犧牲年長用戶為代價。有趣的是 BeReal 曾聲明,不會讓使用者出名,如果想成為有影響力的人如網紅,留在 TikTok 和 Instagram 就好。Instagram 模仿 BeReal 確實可能將更多使用者留在自家。

如爆料者 Alessandro Paluzzi 所說

目前使用 BeReal 和 Instagram 的人,肯定會發現只玩一個平台更方便,即使現在批評這功能的人,最終還是會用。

Instagram 回不去 Instagram 了

Instagram 最近「創新」頻頻,還因「TikTok 化」被網紅卡戴珊姊妹要求「讓 Instagram 再次成為 Instagram」,她們認為該專注親友分享照片。意識到反對者眾,Instagram 不得不暫停類似 TikTok 的全螢幕功能,並減少動態演算法推薦。但 Instagram 負責人明確表示,「這次不變不代表以後也不變」。

Instagram 對短片的決心也有改變,留意當網路速度更快,傳輸更便宜,人們越喜歡看影片。「我們只是一次次看到這點」。然 WSJ 近日報導,Instagram 模仿 TikTok 受挫,「多數 Reels 使用者根本沒有參與度」。

Reels 是 Instagram 短片功能,可拍短片並加上音樂、濾鏡和其他特效,感覺只是「TikTok 的複製品」,且是 Instagram 功能之一非獨立 App。從數據看,Instagram 使用者每天花不到 1,760 萬小時看 Reels,TikTok 使用者花時是 1.978 億小時,足足多 10 倍。

Instagram 認為主因是缺少 Reels 內容創作者和 KOL。三分之一 Reels 是其他網站創作再搬來,很多出自 TikTok,搬到 Instagram 還有浮水印。回到卡戴珊姊妹的呼籲「再次成為 Instagram」,但什麼是真的 Instagram?在她們看來,真的 Instagram 是照片和朋友,假 Instagram 由演算法推薦和影片組成,當然更實際的是從前者轉成後者,又影響創作者創作模式和收入。

現在 Instagram 又多了 BeReal 這模仿對象。Instagram 也有不少「模仿」經歷, 2016 年模仿 Snapchat 推出 24 小時後消失的 Stories;2020 年 8 月追隨 TikTok 推出 Reels。

外媒 Gizmodo 評價

Instagram 及母公司 Meta,與 TikTok 和 BeReal 等新對手的所有競爭都戰戰兢兢,但與其突破界限嘗試新事物,它看起來只想將自家應用程式變成其他東西。

Instagram 甚至因模仿陷入矛盾。一方面引入 TikTok 風格演算法,使用者首頁出現更多未關注使用者的短片,而非親友圖片,資訊流被注意力分散。另一方面測試真實社交模式,像 BeReal 維護現實世界友誼,在支離破碎的社群網路短暫共享生活。

Instagram 和 BeReal 並非完全對立,如果說 BeReal 小而美,Instagram 就是大而全,前者個人化且聚焦,後者普遍分散。世界瞬息萬變,Instagram 也需順勢而為,便利性、豐富濾鏡、簡潔設計,是 Instagram 最早形象,那些叫 Instagram 回到 Instagram 的呼聲,就像欣賞 BeReal,未必不是出自懷舊。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BeReal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