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拒輝瑞求親,阿斯特捷利康如何走獨立之路?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6 月 03 日 14:20 | 分類 生物科技 , 醫療科技

先前《科技新報》報導輝瑞(Pfizer)求親英國第二大藥廠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在輝瑞提出最後通牒後,這場求親大戲來到最高潮,阿斯特捷利康的高層漏夜開會,叫來總部附近知名的中餐館「漂亮」(Pearl Liang)的外送餐點支撐體力,最後還是發表聲明,拒絕了輝瑞的提親,2014 年 5 月 26 日,輝瑞宣告放棄。



但這只是暫時停戰,根據英國相關法規,併購案失敗後,將有 6 個月的冷卻期,這段時間內,輝瑞不能再提出購併,不過,6 個月一過,輝瑞將可以再度提出新的購併案,或是若阿斯特捷利康主動提出邀請,則只要90天後即可再度進行購併談判。屆時阿斯特捷利康的股東們還能像這次一樣力挺公司高層保持獨立嗎?阿斯特捷利康要如何走出獨立之路,力抗藥廠合併的全球潮流,成為全球藥界矚目的焦點。

阿斯特捷利康喜與優

而 5 月 30 日,阿斯特捷利康似乎就透露可能的答案,阿斯特捷利康帶著旗下許多新藥,前往芝加哥參加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ASCO)的年度會議,阿斯特捷利康在大會上,公布旗下多種抗癌藥物的臨床試驗結果,這些抗癌藥物不僅是輝瑞想購併阿斯特捷利康的主因之一,也同時是阿斯特捷利康保持獨立運作的命脈。

其中受到相當注意的是肺癌藥物 AZD9291,雖然還只在第一期臨床試驗,但是成功的讓 51% 病人身上的肺癌腫瘤縮小,阿斯特捷利康對 AZD9291 寄予厚望,認為一旦通過後,每年能帶來 30 億美元的營收。

這對阿斯特捷利康能否在 6 個月後──以及更長遠的未來──繼續維持獨立相當重要,因為阿斯特捷利康的執行長 Pascal Soriot 為了悍拒輝瑞提親,提出了相當大膽的 10 年業績預測,以堅定股東們的決心:到 2023 年,營收要成長 75%,達到 450 億美元。

若以當前的狀況來看,阿斯特捷利康想這個目標實在有點困難,因為阿斯特捷利康正面臨藥業最可怕的專利到期懸崖,所受的衝擊可能不下於輝瑞的威而鋼即將到期,因為阿斯特捷利康的王牌藥物,氫離子幫浦抑制劑耐適恩(Nexium),專利在 2014 年就到期,接著是降膽固醇藥冠脂妥(Crestor)也即將在 2016 年到期,前者一年帶來 39 億美元營收,後者一年帶來 56 億美元營收,光是損失這兩個王牌藥物的專利,阿斯特捷利康未來幾年內的營收就肯定看跌,更別說要成長 75% 了。

但是 Pascal Soriot 深信阿斯特捷利康的營收能起死回生,因為阿斯特捷利康研發部門表現可說與輝瑞相反,輝瑞近年來的研發成績鴉鴉烏,但阿斯特捷利康卻擁有整個藥業最受期待的新藥產品線,目前正有 104 種新藥正在研發中,其中有 90 種已經進入臨床試驗。

阿斯特捷利康專注於免疫療法,以藥物激發身體本身的免疫系統清除癌細胞,目前有 20 種嚴正新藥在研發中,其中有 3 種已經進入臨床試驗最終階段。如在肺癌方面,前述 AZD9291 是在臨床試驗第一階段,而 MEDI-4736 則已經進入臨床試驗最後階段,若能成功通過,一年可帶來 65 億美元的營收。

但是,這些都是未來式,眼前阿斯特捷利康面對的是兩種王牌藥物專利到期的營收陣痛期,同時還要支付所有新藥的研發開支,短期內業績肯定不好看,這也是之所以引來輝瑞想趁機購併的原因之一。

小股東:不肯「賤賣」未來

對阿斯特捷利康的股東來說,新藥研發也有相當風險,不少新藥進入臨床試驗最後階段,卻還是失敗,到時一切成空,保守的投資人可能會認為還不如趁現在先賺點小錢,落袋為安,這也是輝瑞所打的算盤,期望股東想賺取眼前的小利,寧願出賣未來,因而對阿斯特捷利康的高層施加壓力。

但是輝瑞想錯了,阿斯特捷利康的股東們,反而選擇拒絕小利,看向未來。據估計,若阿斯特捷利康的新藥大部分成功,最終股價可能達到 100 英鎊以上,相較之下,輝瑞的最後出價為 55 英鎊,股東們不肯「賤賣」未來,願意和公司一起承擔風險。

阿斯特捷利康的主席 Leif Johansson 最後回應輝瑞放棄收購,說歡迎輝瑞的這個決定,讓阿斯特捷利康能夠繼續維持目前「以獨立公司所呈現的成長動能」。

大股東:購併金額太低

然而,對輝瑞來說,阿斯特捷利康擁有大量新藥產品線,又能提供稅務上的好處,在檯面上沒有其他比阿斯特捷利康更好的購併目標,因此輝瑞勢必捲土重來。

輝瑞若透過向大股東施壓,逼迫阿利康主動提出邀請,則最快可在 90 天後重啟購併,若無法這麼作,6 個月後也能重啟購併。阿斯特捷利康的未來,仍然掌握在大股東的態度上,其中以持股佔 8% 的最大股東貝萊德(BlackRock)最為關鍵,這次貝萊德雖然也站在反對購併的一方,不過貝萊德只是嫌價格低,並不堅持非得獨立,還歡迎阿斯特捷利康盡快與輝瑞重啟談判,談個更好的價錢。

此次購併案也引起英國、瑞典(阿斯特來自瑞典,之後與英國捷利康合併成為阿斯特捷利康),以及美國政界與社會各階層的反對聲浪,英國與瑞典擔心賤賣國家資源以及失去工作機會,美國則對輝瑞的節稅想法非常感冒,但最後阻止購併案的並非政治力量,也非社會運動,而是資本市場本身。阿斯特捷利康是否能始終維持獨立,全球藥業都在看貝萊德的動向究竟如何。

不論如何,阿斯特捷利康因為注重研發,因此有選擇的權利,可以選擇賣個好價錢,也可以選擇獨立。但輝瑞因為研發成績鴉鴉烏,只有購併別人的選項,若不購併他人,無法取得新藥,就只能走上衰退道路,到時甚至連其他藥廠都不屑來出價購買,可說別無選擇。這說明了金錢遊戲終有極限,要掌握自己的命運,創新研發還是唯一的解答。

 

(首圖來源:BIDNESS ETC) 

關鍵字: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