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旗:燃煤發電將面臨結構性衰退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6 月 16 日 9:07 | 分類 能源科技
6919674132_338a6dc2f2_b

先前《科技新報》報導,花旗集團發表《可再生能源時代正開啟──以均化成本觀點》報告,指出可再生能源,以太陽能與風能為首,由於成本持續下降,而將成為主流。那麼花旗集團對現在仍是許多國家發電主力之一的傳統燃煤發電,看法又是如何呢?



花旗集團於 2014 年 5 月底,發表兩份與煤的命運息息相關的報告,分別是《電力新平衡,經由短暫的燃氣過渡到可再生能源》(A New Balance of Power, A Short Gas Bridge to Renewables),與《全球暖碳:當週期性供應遇上結構性需求》(Global Thermal Coal: When Cyclical Supply Met Structural Demand),描述煤的前景堪憂。

報告中指出,在美國對於碳排放標準日益嚴格下──報告發表後不久,美國總統歐巴馬就發表 2030 年以前美國火力發電廠須減碳 30% 的政策宣示──煤的最大市場,也就是美國,將在幾年內面臨一波關閉燃煤發電廠潮,估計將減少 60 吉瓦(gigawatt)以上的燃煤發電容量。

一般認為,由於頁岩氣提供充足且價廉的天然氣供應,美國減碳將先轉換為以燃氣為主,花旗則提出不同的看法,表示天然氣將只是一個相當短暫的過渡時期,因為可再生能源如風力及太陽能的成本急遽降低,很快就會低於燃氣發電的成本。

而在中國,雖然對碳排放標準不如歐美那麼重視,但是煤炭的好日子也一樣面臨倒數計時,因為燃煤在中國造成嚴重到無法忽視的霾害、空氣污染,中國不得不加強環保,緊縮燃煤發電、燃煤取暖與工業需求,於是,煤炭在近年來最大進口國與最大消費國中國,也將吃上閉門羹。

花旗表示煤炭的需求將面臨結構性的衰退,頁岩氣只是第一擊,接下來風力、太陽能,以及非常規的天然氣生產技術,如生質天然氣,將持續侵蝕煤炭的價格優勢與市場需求。

需求面遭嚴重削減,勢必進一步使得煤炭價格長期走軟。花旗集團預估 2014 年煤炭價格將降至每公噸 72 美元,這已經低於許多現有煤礦的成本,也就是說許多煤礦將陷入虧損。

 

礦區偏遠投資大,未來將難回收

許多煤炭蘊藏量相當高的大礦區,位於偏遠地帶,需要建設大規模基礎設施,如運煤鐵路,以及運煤港口等等,在煤炭價格預期將長期走跌之下,這些礦區變得不值得投入開發,因為賣煤的利潤太低,建設基礎設施的固定成本將無法回收。

這些礦區原本由礦業當作抵押資產向金融業貸款,但現在礦區開發價值低落,礦區變得不值錢,因預期價值下跌,導致籌資困難,使計畫更難實現,而計畫胎死腹中的可能性,使預期價值更下跌,於是籌資更困難,最後終於導致無法取得資金而計畫完全停擺,全球投資者正密切觀察這種「窒息而死」的現象。

在澳洲,已經公開宣布,或開始進行開採可行性研究的煤礦,總值超過 600 億美元,然而大多數都延遲開發,目前只有一個計劃,也就是受到相當多爭議的 Maules Creek 白色天堂計畫(Whitehaven)正在進行。

 

中國為指標性風向球

而中國的政策方向更舉足輕重,中國為了打擊霾害等環保目標,正積極進行能源轉型,花旗集團形容中國的能源政策是「只要不是煤就好」,積極發展太陽能、風能、燃氣,也擴張核能;同時,中國總體產業政策也正從勞力密集、能源密集、高汙染產業,轉型為較高附加價值的產業,如此一來,在雙重轉型的影響下,中國煤炭使用量勢必大為減少,甚至未來有可能不再是煤炭進口國,而這將對全球煤炭市場的需求面產生巨大打擊。

在人類歷史上,煤炭一直是伴隨人類科技進步的重要能源,工業革命時代,歐洲各大城市都曾因燃燒煤炭而烏煙瘴氣,直到日後石油的普遍應用,取代煤炭的許多用途,如船隻如今都是燃油而非燃煤,雖然石油侵蝕了煤炭的地位,但煤炭仍然持續在能源與工業方面占據重要分量,也隨之帶來二氧化碳排放與其他空氣污染,如今,若花旗的預言成真,煤炭可能終將開始逐漸退出人類經濟的舞台。

關鍵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