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旗:綠能時代開啟,克普勒盛富:石化燃料業恐損失 853 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5 月 09 日 15:00 | 分類 能源科技
81193940_b3a576fd00_z

《科技新報》報導,德意志銀行、德國與歐洲最大科技應用研究機構弗勞恩霍夫(Fraunhofer),以及由 Mercator Foundation 與歐洲氣候基金會(European Climate Foundation)所合資成立的德國研究機構 Agora Energiewende 均發表研究,認為太陽能與風能將成減碳的主流。




再生能源成本持續下滑

花旗集團也呼應德國研究機構的看法,發表看好可再生能源的研究報告,2014 年 3 月底發表《可再生能源時代正開啟──以均化成本觀點》報告,指出可再生能源,以太陽能與風能為首,由於成本持續下降,而將成為主流。

花旗報告認為,就太陽能電池面板來說,太陽能電池模組將以「摩爾定律」(Moore’s law )方式下降成本,花旗預期接下來 5 年內,太陽能電池模組將以每年 11% 的速度降價;另一方面,面板以外的系統總體成本,住宅太陽能部分將以每年 6% 的速度降價,而電網級太陽能計畫,則將以每年 8% 的速度降價。此外,花旗還指出,由於轉換率的提升,相對地發出同樣電力所需要的單位材料減少,加上模組壽命提升,計算均化成本時的使用年限延長,都使得太陽能電池每度電均化成本持續下降。

而在風能方面,花旗表示風能成本也將繼續下降,主因來自於風機的增高。

越高的風力發電機,扇葉長度越長,發電的效率越好,此外,越高空氣流越穩定,因此發電量不僅更高,也不易受到地形影響,超高風力發電機甚至可以開發原本無法設置風力發電場的新風場,如樹林上方等。

花旗統計,100 百萬瓦以下的中小型風機,與 100 百萬瓦以上的大型風機相比,後者均化成本比前者便宜了 11%。另一方面,由於全球熱錢流竄,投資於風能的資金不虞匱乏,使得資金成本下降,也有助於風力發電成本降低。

在太陽能與風力成本節節下降的同時,美國本來因為頁岩氣「天然氣革命」使得天然氣價格一度降到低於 3 美元的歷史新低,不過在 2013 年的冷冬中,美國天然氣一度漲回每 MMBTU 6 美元以上水準,直到 2014 年春暖才又回降,花旗認為,天然氣長期來看,價格會走緩升趨勢,長期來說會趨近於每 MMBTU 5.5 美元的價位,同時燃煤與核能的價格也節節提高,這樣一來,太陽能與風力發電將相對之下更具競爭力。

花旗表示,燃煤發電在減碳法規下,每度電均化發電成本高達 15.6 美分,已經可說基本上被市場淘汰,目前美國新的電廠計畫中,只有 2% 是燃煤發電;而核能則造價貴得離譜,以喬治亞 Vogtle 計畫來說,建造費用高達 150 億美元,每度電均化成本為 11 美分,而這還因為美國核電廠目前擁有美國政府的貸款補貼,壓低了資金成本,未來失去補貼後,成本將更高,不管與可再生能源或其他能源比較,都沒有任何競爭力,也已經可說完全被市場淘汰。

而花旗對水力發電、地熱發電,以及海洋能源如潮汐與洋流發電的看法則較保守,雖然以均化成本來看,上述發電方式也均比核能與燃煤便宜,但是受到地理限制較大。花旗認為,未來將是以風能與傳統基載電力競爭,而主要在白天用電尖峰時間為發電高峰的太陽能,則將與尖載燃氣發電競爭的局面,從均化成本觀點來看,風能與太陽能將雙雙獲勝,開啟可再生能源時代。

 

石化燃料產業面臨成本壓力

相對於花旗對可再生能源所描繪的輝煌未來,石化燃料產業則將面臨危機,蘇黎世投資機構克普勒盛富(Kepler Cheuvreux)於 2014 年 4 月發表報告,對石化燃料產業發出警告,由於各國大力推動減碳,將直接減少石化燃料的需求,就算減碳政策沒有成效,可再生能源的持續降價,也會對石化燃料的價格與需求造成壓力。

克普勒盛富的這份報告由前德意志銀行碳與能源團隊出身的馬克路易斯(Mark Lewis)執筆,報告中指出,國際能源總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IEA)針對世界各國減碳的可能推估情況,其中,世界各國推行新的減碳政策的「新政策」情況,與能夠將二氧化碳濃度降低到 450 PPM,使地球升溫在攝氏2度以內的「450」情況,兩情況之間使用石化燃料的差距來推估,自 2015 年到 2035 年,整個石化產業將損失 28.26 兆美元,合約新台幣 853 兆,的營收。

其中,損失最大的將是石油產業,將損失 19.3 兆美元;煤業將損失 4.9 兆美元;而天然氣產業將損失 4 兆美元。

 

抗污減碳已是普世趨勢

但克普勒盛富也指出,就算世界各國並未積極達成「450」目標,石化燃料產業還是面臨風險,因為如中國雖不理會減碳政策,但由於燃煤造成嚴重霧霾污染已經到無可忍受的程度,中國也正積極制定對抗污染的政策,這將影響煤的需求。

另一方面,更大的風險,則來自可再生能源的崛起。即使在各國並未積極減碳的狀況下,由於石油業的開採成本日漸墊高,油價勢必處於持續上升格局,而同時可再生能源則持續降價,克普勒盛富預期可再生能源降價的趨勢至少將再維持 20 年,高油價將使得能源需求轉向可再生能源,同時高油價也將促使節能科技大行其道,兩者都會減少石化燃料的需求。

也就是,石化燃料業在「450」情況中,會直接因為需求降低,供過於求、降價,而蒙受損失;但在「新政策」或甚至政策毫無改變的情況中,也會因為自己墊高成本,導致市場轉向越來越便宜的可再生能源,或大力發展節能,使需求消失,最後還是供過於求、跌價,而蒙受損失,不論如何都面臨相當的風險。另一方面,許多石化燃料產業的資產,如開採成本高的油沙或深海油礦,將變得一文不值,這使得在資產評估以取得融資與投資上將越來越不利。

克普勒盛富的看法可說與美國著名投資銀行桑福德伯恩斯坦所見略同,各大投資機構紛紛發表看好綠能,看衰傳統石化燃料業的報告,可嗅出全球資金流向的變動,在各大投資機構引導市場資金流向之下,它們所預言的綠能興起而石化燃料衰退的未來,可能將提早來臨。

圖片來源:Clinton Steeds  via Flickr CC by 2.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