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社會新角色 ─「超級媽媽」真能挽救經濟 ?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1 月 15 日 17:10 | 分類 人力資源
japan women

日本是亞洲最先進的國家,也是世界上備受尊敬的工業大國,日本在發展國力的同時,也保留了傳統家庭文化,經濟是由男性所主導,女性理所當然屬於家庭。日本人將這樣的職責劃分得很清楚,但勞動力短缺問題,使得這些做為傳統照顧者的角色轉變,紐約時報形容,日本在催生職場與家庭都必須兼顧的「超級媽媽」。



國家需要她,職業女性比例已超過美國

日本認為超級媽媽可以拯救日本頹勢,進入職場,並多生幾個小孩,在解決勞動短缺問題上是一舉兩得。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安倍誓言要讓日本成為一個「讓女性容光煥發的社會」,他要打造一個社會網,譬如成立更多公共托兒機構等等,減輕女性做為照顧者與生產者的雙重壓力。

但是,這樣的願景在日本社會並不容易實現,主要原因是日本社會與企業,對於男主外、女主內都有根深蒂固的觀念。雖然日本女性勞動人口穩定成長,女性參與職場的比例甚至超過美國,但她們的薪資水準還差男性一大截,日本女性還是傾向懷孕之後就辭掉工作。

紐約時報認為,安倍必須解決工時太長且不夠彈性的企業文化之外,還要改變執政黨過去對女性的偏激言論。

 

文化不尊重她,回歸家庭比例仍高

十年前,日本前首相森喜朗曾說,女性為了工作延遲生小孩是只管尋求自由的自私行為,且建議沒有小孩的女性不得進入公職部門。安倍政府的健康部長還曾經說女性只是生殖機器。女性議題在去年國會選舉中成為解決勞動力問題的攻訐焦點,日本政治人物時常脫口而出對女性不敬的言語,將日本的少子化責任怪罪給女性。

雖然美國和歐洲國家也面臨相同問題,國家政策無法解決薪資不平等或是無法提供職業媽媽足夠的社會支持系統。但是日本的性別鴻溝更為嚴重。

日本女性通常在懷孕後就辭掉工作,小孩到了學齡年紀之後就重返職場,大多從事低薪兼職工作,或是約聘人員,這是為何女性薪資比男性低 40%,以及女性占管理階層只有十分之一的原因。

國際貨幣基金就指出,日本如果可以解決性別鴻溝,日本經濟成長可以增加 0.25%。這對過去二十年經濟成長率不到 1% 的日本而言是一個很大的幅度。

 

文化難撼動,用制度催生職場女力

為企業與政府主持女性職員職涯研討會的 Mikiko Fujiwara 表示,「日本只有一半的人口在工作,這樣怎麼會有競爭力?」自從安倍上任之後,企業對他們的服務需求增加,現在的企業與政府開始同意花錢來訓練女性工作技能是值得的。

安倍打算延長育嬰假到三年,且要增加大城市的公共托嬰中心,2018 年三月增加 40 萬個,並放寬國外保母與管家的移民限制。並且在稅制上做調整,減輕雙薪家庭的稅金。1960 年日本政府只讓太太收入不到 100 萬日圓的男性可以少繳一點稅,估計有 80% 的已婚職業婦女收入都不到這個門檻。

安倍的目標是,2020 年前女性占高階主管的比例要到 30%,並對上市公司施加壓力,希望他們至少要指定一名女性董事,但現在 3,600 家日本上市公司中有八成沒有女性董事。不過還是有一些公司已經很積極在改變制度,譬如 KDDI 向 IBM 取經,讓每一個資深主管指派兩名副手,必須是一男一女,且給父母更多彈性工時。

 

日本社會學習向超級媽媽致敬

但是,在大部分的企業中,日本女性仍然很難發展,因為日本員工習慣常時間工作,下班後應酬是很普遍的現象,如果要女性進入職場,對她們來說只會增加家庭照顧與工作的雙重負擔。

即便女性職場天花板壓力仍然存在,但日本職業媽媽因經濟因素,以及社會觀念改變下已經愈來愈多。日前日本群組應用軟體開發商 Cybozu 特別製作一部向職業媽媽致敬的微電影,說明了這個工業大國現在才要開始面對這個社會上的新角色,而超級媽媽是否真能挽救日本的經濟,就要看安倍與日本男人社會的誠意了。

(首圖來源:Flickr / motoshi ohmori by cc2.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