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老闆調高最低薪資,得到幸福還是陷入困境?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8 月 11 日 16:35 | 分類 人力資源 follow us in feedly

美國信用卡支付公司重力支付(Gravity Payments)創辦人暨執行長丹‧普萊斯(Dan Price)於 2015 年 4 月宣布要為自己減薪,還要以公司獲利 8 成分配給員工,以提高員工最低薪資到年薪 5 萬美元,之後每年調高 1 萬美元,到 2017 年時達年薪 7 萬美元,消息一出不僅立即造成員工驚呼,也馬上登上全球各大財經媒體。



不過事情似乎沒有那麼美好,丹‧普萊斯表示,當初做出這個決定,其實並沒有考慮到美國當前面臨的貧富不均等社會議題,只是純粹想為公司內的 120 個人著想,沒想到卻意外的一屁股坐到火線上,美國當前社會面臨富者越富,執行長等高階管理階層收入遠高於基層員工的社會爭議,而在美國經濟復甦過程中這種現象還變本加厲,造成相當大的社會壓力,重力支付所在的西雅圖,最近調高基本工資到時薪 15 美元,成為企業界與勞工團體的火線焦點,丹‧普萊斯的「義舉」,當場化為社會運動者對抗「剝削」的精神象徵。

於是,電視台訪問邀約大排長龍,名校財經教授也一一前來希望進行個案研究,求職信與感謝信如雪片般飛來,由於丹‧普萊斯未婚,信件中還有不少單身女性的情書。

這對丹‧普萊斯造成嚴重困擾,他完全沒有準備好要面對一夕暴紅下的這些邀約與信件轟炸,為了回應外界的關注疲於奔命,無法專心經營,這對他經營公司自然沒什麼好處,而更糟糕的是,有些客戶對這整件事的觀感,和社會大眾大有不同。

重力支付在 2014 年營收高達 65 億美元,來自 1.2 萬家客戶,其中大多是中小企業,而這些企業對近來美國調高基本工資的呼聲最為敏感,對丹‧普萊斯形同聲援調高最低工資運動的行動頗有微詞,有些保守派客戶認為丹‧普萊斯是在表態站在社會主義的一方,憤而抽單,有些客戶則擔心日後收費會上升,因此求去,儘管丹‧普萊斯一再保證收費不會因為調薪而提高也無動於衷。

丹‧普萊斯的企業家朋友圈也分裂成兩派,一派認為這是高明的策略,一派則認為是純粹白癡 ,但他們也抱怨丹‧普萊斯這樣一來,讓大家都顯得很吝嗇,而不是每個人都能付得起一樣的薪資待遇。

不過,新聞熱度形同免費行銷,許多企業認同丹‧普萊斯的願景而成為新客戶,過去重力支付每個月平均新增 200 家客戶,新聞披露後速度大增,以 2015 年 6月而言,就增加了 350 家客戶,可說新增客戶彌補損失的舊客戶綽綽有餘。

只是,這些新客戶要在 12 到 18 個月後才會對營收產生貢獻,丹‧普萊斯卻得因應它們將帶來的業務而先增聘員工,而如今他聘請新員工的成本大增,又不確定這樣的新增效應能持續多久,丹‧普萊斯陷入兩難。

 

能力與貢獻較高的員工心生不平

這還是人事上最小的問題。當丹‧普萊斯宣布調高最低薪資之後,發生劣幣驅逐良幣現象,因為丹‧普萊斯大幅調高底層員工薪資的同時,最有生產力、最資深、最關鍵的高薪員工,調薪幅度卻相對很小,工作能力強的員工看著沒經驗的新人、技術性較低的最底層工作者,以及能力較弱,或每天只是來混日子所以原本薪資較低者,一一逼近他們的薪資,心生不滿。

協助丹‧普萊斯規劃 7 萬美元最低薪資的財務經理,26 歲的麥西‧麥梅斯特(Maisey McMaster),最初也對此一方案感到興奮,但隨即發現潛在問題:公司將給技能最差、最不適任的員工調高最多薪資,而為公司貢獻最高的員工卻調薪最少,於是她向丹‧普萊斯反映這個潛在危機,然而,丹‧普萊斯卻斥責她自私自利,於是她憤而辭職。

即使是受益的員工也有人離開,29 歲的網頁工程師格蘭特(Grant Moran)原本年薪 4.1 萬美元,提升到 5 萬,是受益者之一,但他卻對這個薪資方案心存懷疑,因為他發現如今每天只是來打完卡就走的混吃等死員工,也跟他領一樣的薪水,提高最低薪資之後反而把表現好的員工與較不積極的員工都綁在一起;此外,公司因為調薪而大出風頭,也造成困擾,如今親朋好友都知道他調薪,小則要他請客,大則來找他借錢。格蘭特擔心公司發生劣幣驅逐良幣,前景終會黯淡,也擔心無條件就可領這樣的高薪,長久下來,自己的競爭力也會下降,於是決定辭職。

這兩人的離開,再度證實了美國心理學家約翰‧斯塔希‧亞當斯(John Stacey Adams)所發現的社會比較理論(Equity Theory),也就是員工不僅關心自己所得報酬的絕對值,而且關心自己所得報酬與其他人的相對高低,員工會與其他人進行種種比較,確定自己所獲報酬是否合理,比較的結果將直接影響往後工作的積極性。丹‧普萊斯忽略這項管理學常識,一口氣把某個薪資階級以下的員工全都拉高到提高的基本薪資,一視同仁,結果是其中能力與貢獻較高的員工心生不平,就算不求去,以後也會消極怠惰。

不過這也還不是丹‧普萊斯最頭痛的人事問題,丹‧普萊斯最大的損失,不是員工的出走或可能的怠惰,而是共同創辦人與第二大股東、親兄弟盧卡斯(Lucas Price)的不諒解,兩人感情本是相當親近,除了共同創業以外,平時還常一起爬山、衝浪、打球,如今卻因為這個薪資方案而反目,還對簿公堂。

盧卡斯擁有 3 成股權,認為丹以身為多數股權擁有者的身分,把公司的錢照自己喜歡的方式應用,不顧他身為少數股權擁有者的權益,因此,他要求丹應該買回他的 3 成股權,再另外支付損害賠償。

這不僅對丹造成情感上的打擊,在財務上也造成嚴重困難,由於公司利潤 8 成轉移到員工薪資,丹短期間內湊不出買回股權以及律師費用,他估算自己財產總值含所住的房屋在內約有 300 萬美元,一旦敗訴,他可能要為了他的理想傾家蕩產,放棄一切生活享受,而且在未來好幾年內都是如此。一旦如此,他也很可能無法再對公司進行必要的資本投資。

丹‧普萊斯實現一個社會主義的理想,但也讓自己身陷困境,到底最後是新增的客戶能帶他脫離難關,還是員工的出走與怠惰和親兄弟的決裂會讓他一蹶不振?無論如何,這都將會是商業史上的經典範例,也難怪無數教授想要來進行個案研究了。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