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群俠傳:半導體風雲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7 月 30 日 12:00 | 分類 Apple , 名人堂 , 處理器 follow us in feedly

金黃的陽光灑落,四周的果樹林立,工人們辛勤的採果和裝箱,瀰漫著滿滿的鄉村風情。這是矽谷,只不過是百年前的矽谷。對現在的人來說,矽谷是聞名全球的高科技的重鎮,是所有工程師夢寐以求之地。而這百年來矽谷的變化,帶給這個世界一場科技旋風,也讓這個地方的名聲響徹科技界。




矽谷何處尋?

矽谷(Silicon Valley)位於美國加州北部,涵蓋區域主要為舊金山(San Francisco)以南到聖荷西(San Jose)的都市地帶。矽谷之名最早由創業家 Ralph Vaerst 所提出,並在 1971 被應用在媒體中。「矽」是半導體和電腦工業的重要原料,而這兩項產業是當時矽谷的主力;「谷」則是源自於矽谷的中心區域聖塔克拉拉谷(Santa Clara),因而得名矽谷。

Flickr

▲ 矽谷的地理區域。(Source:Flickr/Nathan Hughes Hamilton CC BY 2.0)

或許很難想像充滿創新和活力的科技聖地,其實起步於森嚴的軍事工業。美國海軍在加州聖塔克拉拉谷附近設置了基地,而這個擁有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的地區自然成為了協助軍事研發的中心。在冷戰期間,史丹佛大學承包了許多軍事工業的政府標案,並成立了相關的電子實驗室。後來美國海軍決定撤出,並將西岸的重心移到聖地牙哥(San Diego),此處的基地則由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的前身美國國家航空諮詢委員會(NACA)接手,使得產業開始圍繞著航太領域發展。這個階段的聖塔克拉拉谷不同於今日矽谷徹底的私人資本導向,而是為政府和軍事服務,但這些技術也為未來的半導體工業奠定了基礎。

曾有人說「史丹佛大學是矽谷的心臟」,這樣的形容可說是毫不為過。除了在軍事工業時期負責政府業務之外,史丹佛大學也是矽谷科技傳奇的起點。史丹佛大學教授 Frederick Terman 發現學校裡的優秀學生大多選擇前往東岸尋找機會,為了能把人才留在當地,於是他決定提供部分的校地作為學生創業的空間,而 1939 年創立的惠普(Hewlett-Packard)正是這個政策下的受惠者。到了 1951 年,Terman 決定更進一步,他成立了現今被稱為史丹佛研究園區的史丹佛工業園區,也是世界上第一個由大學成立的工業園區。

hero-hewlett_packard

▲ 惠普的創辦人 David Packard 和 William Hewlett。(Source:Stanford University)

wikipedia

▲ 當年創立惠普的車庫已經成為矽谷的重要景點。(Source:By BrokenSphere (Own work) [CC BY-SA 3.0 or GFDL], via Wikimedia Commons

開創半導體時代的八叛徒

相較於台灣的工業園區充滿了土地炒作和減稅,矽谷的起步顯得單純許多。史丹佛工業園區的成立解決了校方的財務問題,也提供了許多剛起步的科技公司一個棲身之所。而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威廉‧肖克利(Wiliam Shockley)的到來,讓聖塔克拉拉谷開啟了一個新的時代。發明了肖克利二極管而聲名大噪的肖克利,為了就近照顧生病的母親而將他的半導體實驗室搬到了加州。雖然他有著無庸置疑的技術實力,但他的管理能力卻不足以讓他成為成功的企業家。他手下的八個人在 1957 年決定辭職,這件事激怒了肖克利,甚至稱他們為「八叛徒」(Traitorous eight)。

12/2/1965 William B. Shockley, Nobel Laureate in physics

▲ 發明了電晶體的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威廉‧肖克利。(Source:By Chuck Painter / Stanford News Service (Stanford News Service) [CC BY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這八個人離開後得到 Fairchild Camera and Instrument 的投資,共同創辦了快捷半導體公司(Fairchild Semiconductor)。憑藉著強大的研發實力,快捷半導體的業務一飛衝天,並在 1966 年成為第二大的半導體公司。也由於快捷半導體已經成為母公司的金雞母,引來公司高層不斷干涉內部的決策。在似曾相似的情景下,八位創始人先後離開了快捷半導體,而這讓半導體的創業風潮如春火燎原一般,將聖塔克拉拉谷燒成矽谷。

The_Traitorous_Eight

▲ 創辦快捷半導體的八叛徒,也被視為矽谷創業風潮的始祖。(Source:Wikipedia)

英特爾(Intel)、超微(AMD)、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蘋果(Apple)和 Google 有什麼共同點?他們都直接或間接的受快捷半導體的影響,可以算是這家矽谷元老企業的子子孫孫。在八位創始人當中,有些人創辦了英特爾和超微等新的公司,有些人和一些公司人才則創辦風險投資公司,讓聖塔克拉拉谷吹起科技創業的風潮。Google 和 Linkedin 都曾經得到快捷半導體創辦人或員工的投資,Steve Jobs 在創辦蘋果的期間更多次受到創辦人之一的 Bob Noyce 的指導。他們鼓勵離職創業和積極協助新創公司的作法,讓這家公司的影響力不斷開枝散葉,更使得這個地方成為創業家的應許之地。

744px-Fairchild_Semiconductor_Logo.svg

▲ 快捷半導體對矽谷有巨大的影響,據統計,起源可以追溯到快捷半導體的 92 家矽谷公司,在 2014 年市值合計約 2.1 兆美金,超過當年加拿大全國的 GDP。(Source:Wikipedia)

在短短的 12 年內快捷半導體的創辦人和員工就新開了超過 30 家公司,使半導體產業一時之間變得欣欣向榮。半導體產業在矽谷飛速成長,1970 年代美國半導體的前七大製造商有五個位於這裡。由八叛徒中的 Bob Noyce、Gordon Moore 和 Andy Grove 在 1968 年所創辦的英特爾是當中的佼佼者,這家日後的半導體巨頭先是推出了後來不可或缺的 DRAM 產品,在 1971 更發明了全世界第一款微處理器。

8267616249_d5d22686e3_o

▲ 創辦半導體巨擘英特爾的三巨頭 Bob Noyce、Gordon Moore 和 Andy Grove。(Source:Flickr/Intel Free Press CC BY 2.0)

這樣的風潮背後的推手還有為矽谷奠定基礎的軍方。為了在冷戰中取得優勢,美國軍方投資了大量的經費在相關的研究上,使昂貴且尚不具市場效益的新技術得以順利發展,包括 B-2 戰略轟炸機,GPS 定位系統和戰斧巡弋飛彈等軍事技術都受益於這些投資。

除此之外,政策的調整也使矽谷的創業環境日漸成熟。受益於美國政府在 1978 年將資本利得稅從 49.5% 降到 28% 和 1979 年放寬退休基金進行高風險投資的限制,再加上許多科技公司上市之後帶來的鉅額利潤,使矽谷成為了創投的天堂。而 1965 年移民法的通過,讓技術移民人數上限大幅增加。以台灣為例,1967 年的技術移民人數高達 1,321 人,是 1965 年的 28 倍。這些大量的海外移民除了增加矽谷的人才之外,更提供了勇於改變和挑戰新環境的文化。

 

1970 年代的多元發展

微處理器的出現讓個人化電腦成為可能,也讓相關的產業開始蓬勃發展,包括初具雛形的網路和軟體。雖然這些產業開始時多位於遠離矽谷的美國東岸,但日後卻成為矽谷的核心之一,矽谷也正式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1970 年代是個百花齊放的年代,半導體產業持續興盛,蘋果電腦投入個人電腦市場,軟體領域矽谷則有了甲骨文(Oracle),電子遊戲也開始出現,生物科技方面,人工胰島素的研究有了進展。

取自Flickr PROPeter Kaminski

▲ 甲骨文是矽谷代表性的軟體公司。(Source:Flickr/Peter Kaminski CC BY 2.0)

在當時風起雲湧的個人電腦行業方面,矽谷的代表是成立於 1976 年的蘋果電腦,他們在 1977 年推出了大受好評的 Apple Ⅱ,被譽為將電腦推入每個家庭的關鍵性產品,甚至在成立 5 年內就進入世界企業五百強。但大獲成功的蘋果在 1980 年代遭遇瓶頸,自此步向衰落直到 2001 年。

Apple_II_IMG_4212

▲ 蘋果早期的代表作 Apple Ⅱ,也是世界第一款暢銷的個人電腦。(Source:Wikipedia)

矽谷文化的產生,除了由快捷半導體所帶動的創業文化和提攜後輩的風氣之外,矽谷所處的時空背景也是一大關鍵。當時的矽谷沒有大企業壟斷發展的機會,甚至遊說政府制定偏頗的法律,是一個相對公平的環境。而矽谷主要的半導體和電子產業當時處於大幅成長的時期,各個次領域不斷發展,讓大公司無法掌控整個行業,只能讓各種新創公司瓜分市場。

興盛的科技產業和不斷發展的經濟讓矽谷成為一個需要大量人才的地方,而且加州法律禁止競業條款的存在,這使得矽谷演化出特殊的職場文化。跳槽和挖角在矽谷是日常的一部分,公司願意為了得到更好的技術人才而開出高薪,也因此使行業內的技術快速流動。這樣與眾不同的勞動文化,確保了人才的流動性,避免人才都被大公司綁架。

 

轉型中的 1980 年代

到了 1980 年代,雖然 IBM 壟斷了大型電腦市場,但個人電腦市場尚在百家爭鳴的階段。各項軟體讓個人電腦的市場接受度大增,銷量也迎來了爆發性的成長。而這也代表著矽谷漸漸地從硬體時代進入軟體時代,而賽門鐵克,Adobe 和 EA 都起源於這個階段。雖然矽谷的軟體產業在八零年代尚未能與東岸的軟體巨頭抗衡,但也已經佔有了一席之地。許多公司在資料庫管理系統上站穩了腳步,甲骨文更已取得了這個領域的領先地位。

在半導體產業方面,英特爾在 1980 年代遭遇日本公司的強力競爭,不得不棄守 DRAM 市場,轉向以處理器為主,後來和微軟的合作更讓這個組合攀上顛峰。而 1987 年台積電的成立為矽谷的半導體公司投下震撼彈,晶圓廠不再是這個行業的必備工具,外包晶圓生產將成為未來的趨勢。

TSMC

▲ 遠在台灣的台積電也是矽谷變革的其中一環。(Source:科技新報)

這個年代的矽谷快速的成長,也帶來了快速的致富,這樣的機會就如同樂透一般讓創業家願意前仆後繼地投入矽谷,創投也樂意在高報酬的機會下承擔高風險。但高額利潤的誘惑也使矽谷開始出現炒短線的現象,相對於五零和六零年代較考慮長期和技術發展的軍事或私人投資,八零年代以後矽谷多了不少以如何在短期內公開上市或被其他公司收購來實現獲利為主要考量的創業者。

矽谷早期到 1980 年代的發展以半導體做為主軸,而半導體的成功也帶動了其他的科技產業,讓矽谷變得更加多元化。而在下一篇中,將描述進入網路時代的矽谷,以及探討矽谷的成因和特殊性。

(首圖來源:HBO)

相關連結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