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證實過勞與壓力殘害健康,憂鬱增加睡眠品質下降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4 月 27 日 8:15 | 分類 人力資源 , 職場 follow us in feedly

睡眠是人的必需品之一,然而現在普遍過勞的狀況之下,能好好睡一覺已經成了一種奢侈品。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舉辦了「勞動與睡眠」講座,請來了台大醫院精神醫學部主治醫師林煜軒,以及沛智心理治療所臨床的心理師蔡百祥和尤莉謹,探討過勞與睡眠的關係。




林煜軒醫師過去曾進行過各種睡眠相關的研究,並以實習醫師做為實驗對象。林煜軒指出實習醫師是很好的研究對象,因為年齡、居住環境、教育程度和工作經驗等變因都可以有效控制,面對過勞和壓力的期限也非常明確,就是進行實習的時間。實習醫師的勞動環境非常嚴峻,平均每週工時高達 86.7 小時,值班時更要連續工作 33.5 小時。林煜軒發現在實習的壓力之下,代表預防心肌梗塞的副交感神經指標會在開始實習的 9 個月後顯著降低。

除此之外,林煜軒也透過心電圖來測量實習醫師的睡眠品質。觀察心電圖訊號和呼吸訊號,可以計算出熟睡狀態佔整體睡眠的比例,也稱作穩定睡眠比例。一般人穩定睡眠比例大約是 50%,重度憂鬱症則是略高於 30%,但沒值班的實習醫師穩定睡眠比例僅有約 25%,和心臟衰竭的患者差不多,實習醫師值班時穩定睡眠比例更跌破 20%。實習期間的壓力和過勞導致實習醫師過度焦慮,進而使睡眠品質大幅下降。

實習時需要隨叫隨到的壓力也造成實習醫師出現手機幻聽的症狀,常常誤以為自己的手機有來電。根據統計,實習前有這個症狀的醫學生只有 27.4%,但實習經過 3 個月,有手機幻聽現象的比例飆高至 84.9%,這代表有將近 60% 的人在實習後產生這種困擾。

▲ 左為台大精神醫學部醫師林煜軒,中為心理師尤莉謹,右為心理師蔡百祥。(Source:科技新報)

有些人會懷疑是不是因為醫師這個族群的人格特質容易焦慮,才會在實習期間顯著影響。對此林煜軒研究發現醫學生的預期性焦慮的確比一般人要高,但預期性焦慮只會讓憂鬱程度增加 0.3,但實習壓力卻會增加高達 6.4 的憂鬱程度。一來一往可以發現,人格特質的因素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計,過勞和壓力才是導致實習醫師憂鬱和睡眠品質不良的元凶。

睡眠被剝奪將造成免疫功能下降,還會讓糖尿病風險增加,以及記憶力下降和憂鬱風險增加。心理師蔡百祥和尤莉謹建議有睡眠問題的人應該維持穩定的生理時鐘,並避免在睡前想事情或接觸引發亢奮情緒的事物,才能在該睡覺的時間點入睡。睡眠和工作會交互影響,過勞和壓力會降低睡眠品質,而糟糕的睡眠狀況又反過來影響工作表現,陷入惡性循環。

林煜軒特別指出適當的休假對於恢復過勞的狀態有明顯的幫助,實習醫師的憂鬱程度在開始實習後會大幅上升,但實習結束後經過 2 週的休假就能恢復到原本的程度。在休息 2 週後有手機幻聽症狀的比例也明顯下滑,從實習第 4 季的超過 80% 掉到只剩 54.2%,佐證了休假對於身心狀態恢復的助益。所以如果覺得自己壓力過大或是睡眠品質很差的時候,或許代表太久沒好好放個假,是時候該讓自己休息一下了。

(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