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完覺得腰酸背痛?談談肌肉骨骼職業病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6 月 04 日 14:17 | 分類 人力資源 , 職場 follow us in feedly

工作了一天下來感到腰痠背痛,似乎已經是許多人下班時的第一感受,而這樣的不適長期累積可能會成為肌肉骨骼方面的疾病。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舉辦了「你累了嗎?過勞讓人腰痠背痛」講座,邀請職業醫學專科醫師林亮瑜與監工,同時也是《做工的人》一書的作者林立青來討論職場肌肉骨骼疾病的問題。




肌肉骨骼疾病是常見的職業病

林亮瑜醫師表示肌肉骨骼疾病的病因,通常來自於重複性的張力。當肌肉運動時會產生微小的損傷,導致發炎腫脹或疼痛,此時若經過適當的休養就可以復原。但如果沒有休息而持續使用同一個部位的肌肉,就會產生血流供應減少或組織變性,最後導致肌腱韌帶病變甚至斷裂。肌肉骨骼疾病在患部容易出現疼痛、僵硬、感覺灼熱或冰冷、腫脹或是麻木無力等症狀。許多職業都會產生肌肉骨骼方面的職業病,因為工作時都需要不斷重複同一個部位的勞動,造成該部位肌肉的受損,例如洗碗工的手部和搬運工的腰椎等。

其中下背痛就是一種非常普遍的職場肌肉骨骼疾病,通常還伴隨著下肢疼痛無力和腰部活動度受限等症狀。下背痛的高風險群是需要抬舉重物、進行像是扭腰等重複性動作、會有局部壓迫和工作壓力大的職業。另一項常見的肌肉骨骼職業病則是椎間盤突出,容易引發下背痛和坐骨神經痛,用力動作的時候症狀會加劇。但這些常見的職業疾病在實務上卻很難被視為職業病,因為目前認定的標準非常嚴格。腰椎間盤突出的認定標準需要符合診斷前至少從事 8 年搬抬重物的工作,每年至少工作 220 日,男性需要搬運 20 公斤以上,女性則要搬運 15 公斤以上的重物,每日總搬運量男性須超過 2 噸,女性則要超過 1.5 噸。這樣的標準有其科學根據,但卻很難涵蓋實際上非常複雜的勞工群體。

林亮瑜指出職業病的成因不只是工作本身的內容,還牽涉到職場的組織因素和社會脈絡。社會所造成的心理壓力會增加肌肉張力且減少肌肉休息,間接+增加痛感,例如在壓力大的時候特別容易覺得肌肉痠痛。工時的增加也會影響職業病的發生,當脊椎最大耐受力隨著工時的下降,工時拉得越長就越有可能發生職業傷害。林亮瑜醫師認為工作負荷量大、對工作內容和節奏的掌控度低以及缺乏社會和同儕支持的工作,是職業病的高危險群。

▲ 過長的工時會讓脊椎耐受力下滑,容易導致職業傷害發生。(Source:科技新報)

乏善可陳的職業病預防與補償機制

談到目前的職業健康制度,林亮瑜坦言宛如把海星丟回海中的男孩,只救得了個別的案例,卻無法解決結構性的問題。目前補償制度散落各法規,缺乏完善的規範,而且保險給付不足,職災補償率低落。在台灣很難被認定為職業病,而認定案例的不多代表補償金額也少,補償金額少則導致保費的費率下降,費率下降又讓職業病受到重視的程度降低,讓認定案例更少,陷入惡性循環。

除了補償不足之外,台灣也欠缺預防措施,無法防止職業病悲劇的一再發生。像是美國加州大學會提供兩年內有兩次職業傷害的員工健身房訓練,以避免員工再次受傷。而且不僅有免費的健身中心會員資格,還有個人健身教練訓練和營養諮詢服務。在完善的資源輔助之下,發生第 3 次職業傷害的機率顯著的下降。

▲ 左為職業醫學專科醫師林亮瑜,右為監工林立青。(Source:科技新報)

工人的職業病困境

監工林立青則認為工人的經濟處境也是職業病的重要因素,讓工人在心態上比較不願意就醫。工人大多是領日薪,因此有工作才有收入,也沒有固定的特休和補休。這使許多工人會產生做一天算一天的心態,有工作時就會拚命工作,無視自己早已陷入過勞的情形,導致肌肉和骨骼負擔加重。此外,花一天時間去看醫生代表少一天工作時間,機會成本高於領取月薪的族群,導致他們偏好選擇吃成藥等快速有效的醫療方式,即使這些方式不見得真的安全衛生。

現行法律對職業病的保障不足,但更嚴重的是法規並未落實,很多時候勞工或老闆根本就不知道法規應有的責任和權力。例如法律有保障不算在病假內的工傷假,但大部分的人都不了解,即使知道的人,要請假要需要面對龐大的壓力,怕因此被老闆盯上。實際發生職災之後,工人去看醫生的是少數,能獲得補償的就更少。即使工人在法律上占優勢,但多數人很難負擔訴訟成本,老闆往往只會包個幾萬塊意思意思,就當作有賠償。

林立青指出科技會是解決工人職業病困境的一個方法,透過科技減輕勞動時身體的負擔,能夠顯著提升勞動環境的品質。除了科技之外,就需要增加社會對職業疾病的關注和討論。畢竟沒有任何制度能瞬間改善社會問題,唯有更多人的關心和重視,才能讓職業疾病相關的制度推動得更順暢,也讓有需要的人能夠有管道了解職業疾病可以獲得的資源和協助。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