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債務害了土耳其,熱錢成新興市場夢魘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8 月 16 日 13:30 | 分類 國際貿易 , 國際金融 follow us in feedly

近 10 年來,全球央行印鈔救經濟,低成本的美元融資造就新興市場榮景,卻在阿根廷與土耳其引爆金融危機。新興市場如今在避險氛圍中格外脆弱,專家認為台灣也恐受其害。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報導,土耳其與美國交惡,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個性善變又實行非正統政策,加重里拉近期重貶釀成危機,但大量國際貸款和本國貨幣貶值結合的苦果,其實是許多新興經濟體面臨的共同威脅。

野村(Nomura)駐新加坡新興市場經濟學家蘇巴拉曼(Robert Subbaraman)表示,土耳其是新興市場挑戰加劇的縮影。他說:「由於利率超低,投資人一直追逐高殖利率,直到今年。現在他們最在意的將是提防風險。」

蘇巴拉曼 13 日出具的研究報告點名,南非、香港、菲律賓、智利和墨西哥是當前最脆弱的經濟體。舉例來說,南非的美元債務水準極高,並有龐大的經常帳逆差。

蘇巴拉曼還警告,低成本美元借貸不斷增加,最終可能威脅南韓、台灣、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和中國,他的觀點較為悲觀,今年稍早還發表題為「好好享受派對,但記得離出口近一點」的報告。但其他分析師長久以來認為,這幾個經濟體的體質足夠抵禦傳統危機蔓延的衝擊。

經常帳逆差意味一國從外資投資和貿易獲得的資金,比輸出他國的還多,外資因而左右這個國家的財政狀況,且可能因認為其他市場更有魅力而遠去,特別是新興市場貨幣貶值期間。阿根廷因此被迫尋求國際貨幣基金(IMF)紓困,成為這段期間首個向 IMF 求援的主要新興市場國家。

土耳其這波危機,暴露 2008 年全球金融海嘯爆發以來,各國央行拯救經濟,卻導致低成本美元貸款氾濫,美元升值時拉高償債成本的後遺症。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IS)數據,2009 年首季,全球以美元為基礎的貸款總額為 5.8 兆美元,如今已增至 11.4 兆美元,其中 3.7 兆美元流向新興市場,期間增加逾一倍。

近 10 年來,各國借款人很容易從美國、歐洲、日本的銀行,或共同基金與指數型基金(ETF)拿到資金。土耳其地產商運用貸款蓋起一座座購物中心,如今伊斯坦堡許多商場門可羅雀。

馬里蘭大學經濟學家卡倫里─歐茲昌(Sebnem Kalemli-Ozcan)研究指出,2011 年,土耳其營建業 70% 債務以外幣計價,但這些企業缺少美元營收,是高危險群。她認為,隨著土耳其地產業蓬勃發展,這幾年外債比率肯定升高,問題遲早會爆發。

亞洲金融風暴落幕 20 年來,許多當時受創慘重的國家推動經濟改革,累積外匯存底以防禿鷹襲擊,並積極升息對抗通貨膨脹。這些開發中國家強化制度運作,央行總裁與財政部長都已善於應付短期資本流動效應,使市場對新興市場防止金融危機蔓延更具信心。

儘管如此,不少人仍擔憂土耳其金融危機恐產生連鎖效應。報導表示,預測新興市場危機和可能引發的大規模金融動盪,危害甚鉅。

2014 年,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開始縮減量化寬鬆(QE)規模,投資人因害怕美國終將升息,從巴西與印度等國撤資逾一兆美元,歐美股市一度震盪,之後才恢復向上。當時逃離的投資人最終重返這些市場,因為低利環境並未改變,而新興市場投資報酬率依舊亮眼。

(作者:尹俊傑;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