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東歐青年創 AR 地圖,比 Google 準千倍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9 月 29 日 10:15 | 分類 VR/AR , 數位內容 , 職場 follow us in feedly

透過一支手機裡的應用程式,可以讓你進入一個擴增實境的 3D 地圖,在這個環境裡,你就像在實體世界裡查商店、尋找路線般直覺。這個地圖,甚至可以提供自駕車導航,精確到誤差僅 1 公分,比 Google 地圖更精準上千倍。



這樣的技術, Google 創投也找上門,在今年 3 月參與這家位於英國倫敦的新創公司 Blue Vision Labs 的 A 輪融資,共 1,450 萬美元。

這家 9 月才成立 2 週年的新創公司,股東陣容驚人。除了 Google 創投,還有矽谷教父 Ron Conway 的天使基金 SV Angel、最會在早期就投資獨角獸的創投之一 Accel,以及李嘉誠旗下的維港創投,現在更傳出有矽谷共享經濟巨頭有意購併。

比 GPS 更準確
他們用數百萬張照片,打造 AR 地圖

該公司讓這些創投業者驚訝的技術,概念結合現在蘋果、Google 最重壓的 AR(擴增實境)技術以及精準定位資訊。

9 月 15 日週六上午,就在這家公司成立 2 週年隔天,《商業周刊》採訪團隊來到他們的辦公室,Blue Vision 創辦人暨執行長昂多斯卡(Peter Ondruska)、共同創辦人暨技術長普拉汀斯基(Lukas Platinsky)帶著我們走上街頭實測產品。

他們以數百萬張照片,建構出龐大的 AR 城市地圖,昂多斯卡解釋,就像 15 世紀,當人們在大海中巡航,看著星星定位一樣,「我們用電腦視覺代替 GPS ,根據照片定位,可以非常精準告訴你位置,手機其實比 GPS 定位更精準,」他很有自信的說,如果你叫一輛共享汽車,車子將會分毫不差的停在你面前。

Google 創投合夥人赫姆(Tom Hulme)也舉例,如果你想去找人在海上、GPS 很難定位到的著名航海家庫克船長,是非常困難的。但「這幾個人(指 Blue Vision)開啟了契機,而且更互動,你可以看到我向你走來。這技術可以無限擴展,應付更多人參與的大規模遊戲。」

極精準的定位,讓他們可以提供有別於其他 AR 公司更獨特的技術,也就是多人互動的 AR 體驗。

多人互動玩 AR
任何地點都可標註,還能留言給朋友

拿著手機打開 App ,他們兩人與我們各自設定的圖像都出現在手機螢幕裡,周遭商店也在空中浮出了餐廳、商店等不同標記,幫助使用者辨識、尋找實體世界裡的各個地點。

我們可以透過手機,標示每棟建築物意義與功能,甚至寫下留言,讓朋友可以看見我們的評論。

現在的 AR 應用,不論是導航或遊戲,都只是單一使用者的體驗,包括 AR 最成功的遊戲──《Pokémon GO》,在手機中只能看到自己,自己抓寶、升級,無法顯示其他玩家位置或資訊,更沒有合作或競賽的快感。

「我們正試圖解決的是僅能單一使用者體驗的 AR ,我相信 AR 技術,將改變人們如何在一個環境中彼此互動的方式,」昂多斯卡說。

他們的商業模式,就是建立實體城市的擴增實境地圖,提供維基百科般的功能,讓使用者可在地圖裡,標示各種資訊,完善所有人的使用。

自從美國軍方開放 GPS 衛星定位至今,民用版衛星定位精確度,多年來從約 100 公尺的距離誤差,縮短為 5 到 10 公尺。但 Blue Vision 核心能力卻能僅使用相機鏡頭,就做到「公分」等級的精準度。

台灣 AR 軟體公司宇萌數位科技執行長白璧珍分析,能做到公分級的精準,技術真的很傑出,這需要很高階的演算法,而且要同時顯示出這麼多人的即時位置,雲端運算的技術難度與演算成本都很高。

這項技術像當年 IE
連結各領域,使用人數將爆發增長

有人說,只有蘋果 ARKit 或 Google ARCore的 AR 就像 1996 年,全世界 99% 的人都不知道網路是什麼的時代,每個網站都是孤獨的,單向且沒有朋友,而該公司技術有機會像當年微軟 IE,讓網路使用人口有了不只 10 倍的成長。

接下來,它的技術將可以應用到越來越夯的自駕車導航上。自駕車所需的地圖資訊必須非常精準,大廠無不投入一顆動輒百萬元的 LiDAR(光達)來測量距離,以做到障礙物偵測、自動跟隨前車等。例如 Google 的自駕車測試時,車頂上就有一顆突出的 LiDAR,不斷旋轉收集資料,並繪製 3D 地圖。昂多斯卡認為,若能應用他們的地圖定位技術,是相對便宜且規模能快速放大的解決方案。

就像赫姆所說,「他們(Blue Vision)擁有只要透過智慧手機的鏡頭,就能即時做出在地、能共享的 AR 產品。我們期待看到 AR 和自駕車的新應用,將因此有了新的契機。」

提出這個可能連 Google 都沒想到的解決方法,竟是來自大學時連英文都說得不好、出生於人口只有 550 萬人的東歐小國斯洛伐克的昂多斯卡與普拉汀斯基。

1993 年才脫離捷克獨立的斯洛伐克,似乎將精彩的文化及故事,都留在了捷克,電影《歐洲任我行》就曾將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提斯拉瓦,拍成一座貧窮落後的共產小鎮。捷克斯洛伐克未獨立前,政經中心在首都布拉格所在的地區,城鄉差異讓許多斯洛伐克人都是到布拉格上大學及工作。大學時,昂多斯卡也是選擇赴布拉格的查理大學念資訊工程。「我到布拉格讀大學,因為不需要用到英文,」昂多斯卡靦腆的笑說。

幕後推手年僅 29 歲
英文菜、出身農業國,卻跨國界創業

但畢業後,連英文都不太會說的他,卻勇敢申請到美國 Facebook 實習,5 個月的時間參與開發 Facebook 的動態時報「Timeline」,這在當年是 Facebook 史上最大改版,也奠定現在 Facebook 的瀏覽方式。「在這之前,我從來不知道有任何我認識的人能這樣(得到在美國網路業的工作),」昂多斯卡說,連同他另一位朋友也申請到工作,「我們兩個大概是前兩個在 Facebook 實習的斯洛伐克人吧!」

之後,昂多斯卡回到歐洲,在英國牛津大學攻讀研究領域涵蓋 AI、機器視覺及機器人導航在內的機器人研究(Robotics)。在歐洲,牛津移動機器人研究所,是該領域最頂尖的學府。

普拉汀斯基也曾在攻讀博士時,申請赴美國 Google 實習。有過美國充滿創業精神的氛圍洗禮,讓他們和一般相對保守的歐洲人不同。「畢業後,我想的是,能做些什麼事,讓機器人及 AR 的技術能真正發揮影響力?」昂多斯卡選擇了創業。他說,人生很短暫,經營一家公司很耗費心力,「所以,我一定不會把時間花在等待」。

普拉汀斯基留著大鬍子,看起來粗獷的他,卻像典型的宅男工程師,安靜、還有一點害羞。但他卻有不只一次參與公司新創的經驗,早在創辦 Blue Vision 之前,他就曾加入慈善眾籌網站 Prizeo,而這網站另兩位同樣來自牛津的創辦人,後來都成為昂多斯卡的創業夥伴。

從英文完全不通卻接連挑戰 Facebook、 Google 、微軟實習,再到英國創業,昂多斯卡和普拉汀斯基在以農產品為主的家鄉斯洛伐克,可稱得上是異類。但他們認為,「企圖心是慢慢增強的,真的不是誰天生就能怎樣,像在牛津,當你看到身邊的人成功,你會有力量相信自己也能做到。」

走出東歐小國,到世界舞台上創業,現在員工超過 30 人的 Blue Vision Labs,員工國籍涵蓋了 13 個國家,「創業需要同伴,你需要朋友跟你一起,千萬不要獨自創業,」昂多斯卡建議。

才成軍 2 年,他們傳達的故事不是他們有多成功,而是期待改變世界的企圖心,享受挑戰還有並肩打拚的創業過程。

(作者:黃靖萱;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