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 Googlewalkout 員工指控,Google 對罷工參與者秋後算帳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4 月 24 日 17:17 | 分類 Google , 人力資源 , 職場 follow us in feedly


由於認為公司性騷擾處理不當,Google 的員工在 2018 年發起罷工。沒想到風波平息之後,組織的員工指控遭公司秋後算帳。

2018 年 11 月全球超過 2 萬名 Google 員工發動大規模罷工,抗議公司對高層性騷擾的行為保持沉默,甚至還給予豐厚的離職金。這場「#Googlewalkout」罷工行動獲得執行長 Sundar Pichai 回應,除了公開道歉,也宣布調整內部性騷擾的應對措施。但這並沒有迎來皆大歡喜的結局。組織罷工的兩位女性員工 Meredith Whittaker 和 Claire Stapleton,表示在罷工後受到不平等待遇。

據科技媒體《Wired》報導,原先擔任 YouTube 行銷經理的 Stapleton 已在 Google 工作了 12 年。但她在罷工兩個月後遭降職,需要向她報告的員工也減少了一半,甚至在沒有生病的情況下被告知要休病假。直到 Stapleton 找上律師協助,Google 才展開調查並撤銷將她降職的決議。「雖然我恢復了原有的工作,但工作環境還是充滿敵意,我幾乎每天都在想要不要辭職。」Stapleton 寫道。

另一名罷工的組織者 Whittaker 則是 Google 開放研究小組的負責人,同時也是紐約大學 AI Now 研究所的聯合創辦人,研究人工智慧對社會的影響。Whittaker 被告知如果想保住 Google 的工作,就必須放棄在 AI Now 研究所的工作。

雖然罷工讓 Google 改變政策並放棄性騷擾案件必須強制仲裁的機制,但包括兩名罷工組織者在內有超過 300 位員工遭到報復,而非針對 Stapleton 和 Whittaker 的單一事件。她們指稱,「Google 內部有一種報復文化,讓女性、有色族群和性別少數不得不選擇噤聲」。而且這種報復並不一定會明顯展示出來,常常是以冷淡的溝通態度、取消計畫或降職等較抽象的方式進行。

Google 回應員工的說法,宣稱已對案件展開調查,而且沒有發現報復行為。Google 發言人聲明指出,公司禁止在工作場合報復。聲明表示「Google 的員工和團隊經常或有新的指令和重組,才能跟上不斷發展的業務需求,並沒有報復行為存在。」

罷工結束一週後,執行長 Pichai 曾寫道 Google 會成為「加倍努力達到我們的承諾,成為有代表性、公平和彼此尊重的工作環境」,但如今這些員工的指控,讓 Google 再度陷入風暴。

(首圖來源:Google Walkout For Real Change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