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壓縮餅乾到「魚子醬」,太空旅行時你想要怎樣的「太空餐」?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4 月 25 日 0:00 | 分類 尖端科技 , 科技趣聞 , 食品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食物從來都不只是填飽肚子的能量,還反映人和環境的關係,同時也承載著生活和回憶。

食,就是文化。人在太空吃的食物也應如此,或至少,大家希望它們未來會如此。

據義大利太空人 Paolo Nespoli 回憶,他在國際太空站最開心的時刻是從太空看義大利加爾達湖上空的雲,他和《Wired》分享了當時拍的照片:

這(雲)看起來就像瑪格麗特披薩,下一張照片,這(雲)看起來就像四季披薩。

▲ 瑪格麗特披薩。(Source:pixabay

之所以看什麼都像披薩,除了因為 Nespoli 思鄉,同時也在於太空伙食,真心難吃。

艱苦奮鬥太空人:香的脆的好吃的,都與我無關

如果有同事斗膽在辦公室吃臭豆腐或榴槤,除了被投以殺千刀的怨恨目光,可以開窗開門通風換氣,吹走那可怕的氣味。但在太空可不行。

雖然國際太空站有空氣過濾系統,但食物的味道至少會飄浮在空氣好幾個小時。美國前太空人 Clayton C. Anderson 採訪時說

魚類食品的味道通常最刺鼻,尤其是美國版的海鮮秋葵湯。太空任務時,很多指揮員會點名禁止吃海鮮秋葵湯,正是因為它那獨特且讓人討厭的味道。

這也是為什麼,在 NASA 的「飛行材料驗收部門」裡有一個小組,專門負責審核那些要送上太空的食物的味道。

▲ 氣味評測現場。(Source:HowStuffWorks

味道濃烈程度評級依次為 0~4 五個等級。常規來說,研究人員會將食物放到專門容器裡,捕捉氣味,接著直接注入氣味評測員佩戴的專門面罩。味道超過 2.5 級的食物都不能上太空。

對食物氣味的嚴格管控,除了是為了不讓國際太空站長期飄著難聞氣味,更是因為太空人的嗅覺還充當重要「危險檢測工具」:

我們第一線檢測還是靠人類的嗅覺。雖然我們曾和一些公司合作研發探測器,但最後還是發現人類嗅覺才是對有害氣體最敏感的探測器。

Susana Harper 說,她是「飛行材料驗收部門」管理者

為了阻止食物留下任何意料之外的氣味,國際太空站的食品通常都是以「一人一頓」的量來包裝,太空人吃完後處理好包裝袋就完了,不會因食品遺留變壞而製造出更古怪的味道。

除了「不香」,太空人吃的食物的口感也很單一,基本上都是「糊狀口感」,主要是為了防止太空人吃著吃著會有碎屑趁機​​飛走。

前太空人 Scott Kelly 曾在回憶錄透露讓人哭笑不得的故事:義大利太空人 Samantha Cristoforetti 告訴他,有一次她在空中看到像糖果的飄浮物,於是一口吃下去,結果發現那是垃圾。

1960 年代,第一位繞地飛行的太空人 John Glenn 執行任務時,吃的就是從像牙膏條裡擠出來的牛肉醬和菜泥,而壓縮成小塊狀的玉米片碎外層也裹了一層明膠,以防製造碎屑。

▲ 1960 年代的太空食品。(Source:CNN

從阿波羅時期開始,NASA 轉提供太空人「脫水蔬菜」,太空人吃之前得先用注射器把水注入食物,擠壓攪拌,就跟泡麵的脫水蔬菜有點像。此外,經高溫處理的「濕包」也開始出現,只需加熱即可食用。

所幸現在的美國太空人都有固定配額的「個人精選」食物,讓大家挑菜單外自己喜歡的食物,如巧克力、花生醬等。

雖然現在太空人能選擇的食物類型不斷增加,保鮮技術也有提升,但無法否認的是,食物處理和保存時都會流失營養,且無法解決大部分食物還是難吃這個問題。

而「難吃」,可是很嚴重的。

正因為營養流失,太空人要吃夠多量食物才能確保攝入營養足夠,但難吃,卻讓他們沒有食慾,最終可能引發體重減輕和肌肉減少及一系列心血管疾病。

短期任務還能撐一下就過去,但未來動輒以年為單位的星際旅行,又該怎麼辦?

我們走得越遠,食物就越重要

按現在的技術來說,從地球坐太空梭到火星,大概要 8~9 個月。如果你覺得今年宅在家兩、三個月已經很崩潰,大概就能想像「太空隔離」會多難受,更別說無法吃到美食。

隔離和空間限制時,食物的重要性會大大提升,因為其他滿足感的來源都切斷了。

擔任 NASA 顧問的人類學家 Jack Stuster 。管理海上石油鑽井工程和南極研究站團隊負責人也表示,隔離和遠距計畫下,食物和效率、士氣直接相關。

這也是為什麼海軍艦隊和導彈潛艇團隊,不僅得盡量吃好,餐桌還得鋪上桌布,讓環境更宜人。

現在太空人吃方面最大的快樂,可能就是「太空生菜」了。

2014 年,美國配給國際太空站一個植物種植艙 Veggie,從此,美國太空人的日常工作又增加一項──種菜。

▲ 太空人 SerenaAuñón-Chancellor 在採收生菜。(Source:NASA

一般來說,紅羅馬生菜的種植週期為 33~56 日,成熟後一半生菜會保存起來做研究,另一半就是給太空人吃。

同時,種菜還有利於太空人的心理健康。前太空人Scott Kelly 曾透露,他沒想過在太空站種花對他會那麼重要:

我開始渴望自然,綠色、新鮮泥土的味道,還有陽光灑在臉上溫暖的感覺。我從來無法想像在國際太空站的種花實驗對我會那麼重要。

這下,種生菜不僅能帶來快樂,還能製造好吃的菜。

雖然種菜很好,但從產量看,最多只能當「零食」。MIT Media Lab 旗下「太空探索計畫」,負責美食研究的 Maggie Coblentz 想設計出日常為太空旅行者帶來營養和快樂的食物。

在她看來,要達成這個目標,不僅食物好吃,關於吃的一切都要考慮。

因為終有一天,食物不再是我們寄託思念地球的載體。我們不會在太空想念披薩,而是開始享受只有在太空才能品嘗的美食,在這個時候,屬於太空的飲食文化才真正形成。

這個新的飲食文化,也能幫助我們離開地球後好好發展。

這個階段,Coblentz 正在試驗做太空「分子美食」。因為很多太空人回報在太空口味會更重,因此,很多食物的設計都嘗試加強氣味和味道刺激。

品嘗美食前,得先戴著特別為 0 重力設計的進食頭盔。

▲ Coblentz 在零重力環境下試用太空進食頭盔。(Source:MIT Media Lab

Coblentz 設計太空餐是從「聽」和「聞」開始:在耳機裡播放炸洋蔥的聲音,打開熏香盒子散出牛油洋蔥和蔬菜的氣味,讓烹飪食物散發的氣味和聲音刺激食慾。

此外,還有香檳味的「跳跳糖」,刺激舌尖,將味覺從原本被糊狀食物悶住的狀態釋放。而海藻「魚子醬」提供營養同時,透過「咬破」動作,釋放大量食物香氣。

▲ 藻類「魚子醬」。(Source:MIT Media Lab

除了這些產品,「太空探索計畫」還舉辦公開競賽,邀請各界為未來太空旅行想菜單,發明新食物。

去年底,以色列科技公司 Aleph Farms 開始嘗試在太空培育肉細胞,這也是人類首次在零重力環境嘗試培育肉細胞。

在日本,聯合 30 多家企業的 Space Food-X 聯盟,更研究設計太空旅行整體性從用餐環境到食物本身,希望 2040 年前做出可持續的食物系統。

人們對太空食物的興趣,似乎又有一波新高潮要來。這也許和近年重燃的太空旅行熱潮有關。

隨著越來越多國家和企業再次燃起對太空旅行的興趣,環境問題也讓很多人相信,離開地球到另一個環境生活是不可避免的趨勢。

星際旅行,似乎不再那麼遙遠,與之配合的「服務業」蓬勃發展也合情合理。

有生之年,也許我們真能體驗到星際旅行,到時身為「休閒旅客」,可不想像太空人一樣「吃苦」。

我們出發探索月球,卻發現了地球。

在月球拍下《地出》這張著名照片的太空人 Bill Anders,完成任務 50 年後曾這樣評論。

▲《地出》。(Source:Bill Anders / Public domain)

而現在,為遠行準備食物的我們,也在嘗試離開地球的過程,重新思考原本的「食」文化究竟意味著什麼。

太空人 Cady Coleman 回憶,在國際太空站執行任務時,所有隊員每週五晚上都會聚在一起面對面吃飯,雖然這意味著大家得一起出力維持桌子平穩,甚至因此壓出瘀青,但聚會就是有種讓人無法拒絕的吸引力。

然後,他們會問夥伴看似最沒用卻最人性化的問題:

你今天過得怎樣?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