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閱讀】從 Google 退出到蘋果屈服:簡述中國網路這 8 年來的變化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1 月 15 日 9:49 | 分類 Apple , Google , 中國觀察 follow us in feedly

2009 年 12 月中旬,Google 聲稱 Gmail 服務受到中國駭客攻擊,並暗示這樣的駭客攻擊可能來自中國境內的最大勢力,而這些駭客從 Gmail 竊取國人權活躍人士的信件;就在 2010 年 1 月 12 日,Google 提出了「新中國策略」,表示該公司將會考慮取消來自 Google.cn 的中國內容審查機制。




當時中國的網路言論審查機制,無論技術或力道都比不上 8 年後的現在,因當時的中國主要是以「法令」建置讓言論審查機制得以實行,並嚴格要求來到中國的外國企業,當時 Google 也如百度,讓中國能針對某些資訊進行過濾行為,讓中國用戶無法搜尋到任何「中國政府不想要」他們看到的資料,但這不包括 Gmail 服務,Google 防堵了所有 Gmail 被審查的可能性,同時也拒絕讓中國政府查閱任何電子郵件(不像 2005 年 Yahoo 直接把民運人士師濤的電子郵件交給中國政府,讓師濤因此被關了 8 年)。

當時 Google 執行長 Eric Schmidt 於 2010 年 1 月中表示,他們正與中國政府就 Google 的去留進行協商,但兩個月後協商破裂,因為中國政府表示「自我審查是不可協商的法律要求」,最終 Google 還是將大部分服務(包括搜尋與 Gmail)轉移到香港,等於實質上退出了中國市場,而大部分服務也從此被防火長城遮蔽。

讓本土企業藉由吸收國外技術壯大

當時 Eric Schmidt 表示退出中國市場是「基於價值的選擇」。

在當時,中國仍然是「世界工廠」的態勢,不但有 10 億以上的龐大人口,同時快速成長的經濟也成為許多跨國公司亟欲進軍的目標。不過 Google 退出事件彰顯了一件事:中國已不需要這些跨國公司的技術了,隨著經濟逐步放緩,現在正是逐步回收、壯大本土品牌的時候,也從這時,中國一步步緊縮了網際網路的限制。

從 2012 年人大的「網路信息保護」決議開始,更直接要求網路服務提供者需加強用戶發表的訊息管理;而 2014 年發表的「即時通訊工具公眾信息服務發展管理暫行規定」除了要求實名制外,也開始要求開設公眾訊息服務活動的帳號需要接受監督與管理,並嚴格限制公眾帳號轉發時政類新聞。種種限制讓來自民主國家的網路服務開始受到監控與管制,而中國本土的網路服務也成長得更龐大,外來服務幾乎已難以在中國生根。

2014 年 11 月是關鍵的分水嶺,就在同年 8 月鄭州地方政府還在為了「iPhone 生產基地」的名頭,大量發放補貼給招聘機構,讓富士康得以利用工人在鄭州大量生產電子產品,北京政府 3 個月後指示地方政府評估、甚至取消對跨國出口商有利的一切補貼與減免政策。

頒布此政策的時機,就在 2014 年阿里巴巴紐交所上市後,這樣的時間點令人玩味。

雖然這種政策在數量眾多的海外公司抗議下放緩,但北京政府仍然一步步緊縮相關政策,除了提升防火長城與言論審查的強度,也以遮蔽網路、需要與中國當地公司分拆股份才能成立辦公室等方式,逐步讓本土公司與企業能藉由吸收國外技術壯大。這之中也有如高通吃到中國政府給的排頭,讓該公司為了中國的巨大手機市場而低頭降價。

當蘋果在 2014 年讓 iPhone 成功進入中國市場,並因中國銷售佳績創造蘋果的高營收,蘋果就已注定受到北京掌控──即使蘋果從來沒有公布中國的 iPhone 銷量,但打開中國市場的確為蘋果帶來更高效益,蘋果在當時風生水起,但也從那時候開始,蘋果就已不得不陷入中國的掌控。

(Source:達志影像)

2016 年 6 月生效的《網路安全法》加強監管網路,這並非只針對海外公司進入中國,同時也包括中國想要出海的各類企業也受限制,包括強迫企業減少海外技術開支,希望企業能將更多技術留在中國本土,同時也能針對境內網路服務採取更進一步的監控措施。同年 8 月,蘋果執行長 Tim Cook 也於北京紫光閣承諾將於中國設立研發中心,一年後,蘋果與貴州省人民政府舉行共同記者會,決議在貴州設立資料中心,同時蘋果也從中國 App Store 下架數十款翻牆軟體。

資料中心於今年 1 月中旬開始運作,距離 Google 退出中國的時間點,正好 8 年。

蘋果的企業標準何在?

許多人認為那個能跟 FBI 嗆聲的蘋果似乎不復存在,變成跟中國市場屈服的生意人。但許多人似乎忘了,當初蘋果跟 FBI 說的是必須要「拿著法院命令」來,這就跟紐約時報 App 從中國 App Store 下架一樣,Tim Cook 只表示這是因為「符合中國法規」。換句話說,蘋果在全球世界做生意就會符合當地法規,這點原則一直未變,許多人也不用對蘋果抱有期待,畢竟對抗這樣的強權難度也很高,況且他們現在也很難依靠自己的國家與總統。

換句話說,如果只要「符合法規」,目前台灣用戶資料是否會轉移到貴州還是未定之天,但這就要看蘋果接受的法規是「中國」還是「台灣」法規了。

而 2017 年後半,曾說「基於價值的選擇」可能退出中國的 Eric Schmidt 辭去了 Alphabet(Google 母公司)執行長一職,並於演說公開表示「中國將於 2030 年主導 AI 發展」,而 Google 也聰明地藉由李飛飛打入中國,在中國成立了 AI 中心。至少在 Google 搜尋與 Gmail 服務尚未重新進入中國的一天,或許我們可以說這不過就是商業利益,而沒有減損 Google 的核心價值。

其實這樣說來,蘋果也沒有減損自己的核心價值,畢竟他們一直強調都「遵守當地法令」,就跟他們強調一直都「合法繳稅」一樣。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