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國界隔閡、毅然追夢!RyuuuTV 要讓更多人喜歡學日文看日本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8 月 03 日 18:00 | 分類 Google , 數位內容 , 電子娛樂 follow us in feedly

從完全不會日文,到遠赴日本求學從零開始,來自馬來西亞的 Ryu 與日本女孩 Yuma 相遇,兩人人生從此有了交集,也孕育出他們的百萬訂閱 YouTube 頻道「RyuuuTV」,三年多來分享在日本生活的經驗,教日文、夾娃娃,在華人地區擁有超高人氣。回憶起當年決定當 YouTuber 的心情,「我到現在都還記得那個燃燒的感覺,」Ryu 看了看 Yuma 說。




義無反顧踏上想走的路

大三那年,Ryu 跟身邊的同學朋友參加就職活動,不過他卻興趣缺缺,「大家都穿黑色西裝參加企業說明會,明明在大學每個人的經歷都不同,可是就職活動那天好像每個人都一樣,」Ryu 因為學生時期打工的經驗,認知到自己並不想進入公司當社員領薪水,加上一些前輩分享過來人經驗,更讓他想去做新的東西、走自己的路。

不斷想著自己該做什麼、可以做什麼,某天他在書店無意間發現日本知名 YouTuber HIKAKIN 的著作《僕の仕事は YouTube》(我的工作是 YouTube),對於當時完全不知道 YouTube 可以成為職業的 Ryu 來說,滿腔熱血已被點燃,就算沒有拍過片、不會攝影也沒有後製剪輯的經驗,他還是毅然決然踏上這一途,開始在 YouTube 上分享影音創作。

有了目標就下定決心向前衝的個性,對 Ryu 來說既是優點也是缺點,「我真的是想到一件事就會馬上去執行,可是沒有想到自己能力夠不夠,所以有時候跌倒的話會很痛」。在開設 RyuuuTV 頻道前,Ryu 其實有另一個頻道主要以日本觀眾為取向,第一支影片就是挑戰 20 秒快食七盒納豆(南國村長的黑歷史)

自認有表演欲的 Ryu,原本覺得拍影片可以一展所長而且不會害羞,結果剛開始拍片就害羞起來還抓不到要領,「拍完影片編輯上傳後就後悔了,其實一個人對著相機講話,比想像中的還要難」。後來也因為影片沒有什麼迴響,迫使 Ryu 重新思考如何善用自身特長與經驗拍片,於是他跟 Yuma 開設了華人取向的頻道「RyuuuTV」,希望能將日本生活與留學種種經驗分享給觀眾,讓更多人喜歡日本。

全職 YouTuber 最怕沒有目標

不只是 Ryu 有這樣的決心以 YouTube 為職業,原本兼著拍片的 Yuma 也在 RyuuuTV 成立一年多後,決定辭去工作轉做全職 YouTuber。Yuma 向來給人溫柔婉約的印象,其實在決定事情上總是很果斷直接,跟家裡也常是先斬後奏,像之前決定到台灣留學時也是如此,不過家人都一定會給予支持。

YouTuber 這門新興職業對日本民眾來說雖然不陌生,但日本職場風氣始終比較保守,加上有部分行為較不當的 YouTuber 多少影響社會觀感,要在日本以 YouTuber 為職業,似乎很難不去在意社會大眾的眼光,但 Yuma 並不在乎。

「我是比較重視自己想要的,」Yuma 以非常流利的中文表達內心想法,「辭掉工作時,我是很有精神的、很期待的感覺」。Yuma 和 Ryu 兩人說話時常相對望,也很專心聆聽彼此說的話,不時用中文或日文幫對方補充,兩人之間相當有默契。

▲ Ryu 和 Yuma 舉手投足都表現出兩人的好感情(Source:《科技新報》攝)

「Yuma 其實不會在乎別人的眼光,日本人一般大多比較在意別人眼光,像自拍的話會覺得別人在看就不敢,但 Yuma 是完全不在乎的那種,」Ryu 說 Yuma 在聽到動畫《LoveLive!》插曲〈ススメ→トゥモロウ〉後受到激勵,覺得有可能性的話一定要去追,「她直接去跟主管辭掉工作後,回來跟我講說她已經辭掉工作了,」Ryu 大笑。

成為全職 YouTuber 之後,時間上確實比較自由有彈性,但得自己規劃目標、掌控生活節奏,這跟上班族有上司設定目標和交辦工作完全不同。

「總是要想自己該做什麼、目標是什麼,要做出什麼貢獻,」Ryu 提到 Yuma 有段時間一直在煩惱自己該做什麼,「Yuma 是超級『負けず嫌い』(好強、不服輸)的個性,沒有目標對她來說是最困難的事,一定要找一個目標才能衝,不然會不知道自己要幹嘛,」Ryu 看著 Yuma 說道,「就會一直睡覺,」Yuma 害羞地笑著回應。

Yuma 說自己剛辭掉工作一個人拍片時,中文還不太會講,拍影片也常需要 Ryu 的幫忙,對怎麼編輯影片也不太熟悉,加上日本 YouTube 認為 RyuuuTV 是 Ryu 的個人頻道,而不是跟 Yuma 兩人共同經營,這讓 Yuma 有些傷心,「所以我決定做自己的頻道練習拍影片,然後慢慢習慣,」也因此有了 YuuumaTV 的誕生。

「現在的話很開心,因為自己一個人能做的事情變多了,」Yuma 現在不但能自己拍片、剪輯,還為自己的頻道規劃許多小單元,中文能力更是大幅進步。目前 YuuumaTV 已經突破 40 萬訂閱,成績相當不俗。

從完全素人、無法對著鏡頭即興說話開始,到慢慢抓住步調走出特色,還能夠自問自答,Ryu 和 Yuma 如今在面對鏡頭時已經能夠表現得非常自然,也能流暢表達心中所想,不一定要靠背稿。「對著相機說話一開始真的好難,要把相機想像成人、想像觀眾在那裡,」Ryu 謙虛地說到現在都還在學習摸索當中,「有時候還是會覺得自己應該這樣講或那樣講」。能夠如此受到粉絲們喜愛、像朋友般互動熱絡,都是 Ryu 和 Yuma 夫婦倆三年多來努力的成果。

▲ RyuuuTV 在台灣舉辦第二屆「RyuuuTV Fest 2018」,與眾多粉絲互動玩遊戲,場面熱鬧溫馨
(Source:《科技新報》攝)

跨越不同國家文化間的界線

正因為 Ryu 和 Yuma 是如此特殊的組合,也讓許多觀眾對於兩人交往相處和跨國婚姻感到好奇。對於一些強調國家文化的刻板印象問題,像是「日本女生是不是都像 Yuma 這麼溫柔?」、「日本男生都大男人主義?」、「國際結婚是不是有很多摩擦?」等等,Ryu 和 Yuma 則有不同看法。

「像我跟 Yuma 交往,不是因為 Yuma 是日本人所以我才會這麼幸福,是因為 Yuma 是 Yuma 我才這麼幸福吧,」Ryu 想表達的意思是,兩人交往是因為彼此互相喜歡,「國際」結婚相處有什麼摩擦他答不出來,但如果是純粹針對兩人結婚相處有什麼摩擦就有得講,因為自己並沒有把對方當日本人看待,不需要特別強調「國際」一詞。

這樣的想法打從 Ryu 在大學創辦地球村社團成為「南國村長」時就已經存在,目的就是為了促進各國學生團結與交流,了解彼此國家文化、不分你我,學校對於像 Ryu 這樣的留學生自創社團還經營得有聲有色頗感驚訝。

Ryu 不認為人在異地就是弱者、就該受到當地人的幫助,而是應該彼此平等對待,摒除彼此間的界線隔閡。那時加入社團的 Yuma 就是抱持平等的想法,並沒有「你是外國人,我是日本人」的觀念。Yuma 小時候其實很怕外國人,長大後反而樂於以開放態度接受外來文化事物,像是來台灣念書、用中文拍片、學馬來文等,當然還有嫁給了來自國外的 Ryu。

▲ Ryu 和 Yuma 認為各國文化間雖然有差異,但相處之間不需有「國際」隔閡
(Source:《科技新報》攝)

跨越國界隔閡也是 Ryu 和 Yuma 當初想做 RyuuuTV 的原因之一,希望以在日生活和日語教學為創作核心,讓大家多了解日本,傳遞更多正確訊息,並進一步促進國際間交流、拉近人們間距離。

不斷學習,發展更多可能性

現在有愈來愈多年輕人以 YouTuber 為夢想發展,Ryu 認為 YouTuber 入門門檻不高,也不一定需要相當專業的拍攝或剪輯能力,什麼時候開始都可以,人人有機會。不過,也不能將 YouTuber 這項工作想得太簡單。

「其實深入了解後,發現有很多地方是需要學習的,」Ryu 提到有些人誤以為當 YouTuber 不需要念書、不用太多知識,但要學習的地方有很多,「需要一些綜合能力,像是拍攝、演技、編輯能力、內容企劃力,有很多不同的知識在裡面,有一定基礎會更容易成功」。另外也可以多參考別人的影片學習,像是剪輯或節奏,慢慢摸索出自己的感覺不能學別人,這一點也會比較花時間。

Yuma 說,正因為當 YouTuber 很自由所以做起來不容易,加上有些灰色地帶,提醒大家不要為了衝點閱次數,去做一些太激烈的事情。當然希望大家可以盡量嘗試,不要輕言放棄,也不要放棄繼續學習。

RyuuuTV 頻道創立三年多,兩人一路走來花了不少時間和心血,也不斷在思考未來的路,希望能在 YouTube 這塊領域發展更多可能性,好比說拍攝電影作品、發揮音樂長才創作等,都可能是接下來發展的方向,未來也說不定開設日語學校,為更多人提供學習日語的機會。

對 Ryu 和 Yuma 而言,最重要的是希望能夠正面影響更多人,聽到觀眾說「我是因為 RyuuuTV 決定來日本留學的」,對他們來說是極大的鼓勵。如同他們的主題曲〈時時刻刻在一起〉(いつも、一緒)中的歌詞,「大家對我們說的話是原動力/互相打氣的話是原動力」、「即使千辛萬苦也不在乎」。在這條路上,Ryu 和 Yuma 會跟大家一直在一起,持續前行。

▲ 來看看 Ryu 的包包裡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Yuma 推薦的 App 又有哪些?
(Source:《科技新報》)

(首圖、圖片、影片來源:《科技新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