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遣浪潮入侵科技業,勞工困境重重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2 月 19 日 18:15 | 分類 人力資源 , 職場 follow us in feedly


近年來為了節省成本,越來越多企業不願開出有保障的正式職缺,轉而使用派遣人力,讓派遣工作的人數節節高升。如今就連普遍薪資較高水準的科技業也開始淪陷,因此台灣電子電機資訊產業工會特別舉辦勞工教育活動,讓更多人了解派遣勞動的困境與問題。

科技業和許多行業的勞工現在都面臨失去保障成為派遣工的風險,台灣電子電機資訊產業工會秘書長林名哲指出,已經有任職於科技公司的工會會員私下透露該公司的研發人力已經變成派遣人員。電資工會特別請來台灣勞動派遣產業工會秘書長施士青,在勞工教育活動介紹勞動派遣的現況和挑戰。

勞動派遣的基本架構是一個由要派機構、派遣機構和派遣人員所組成的三角關係,也就是實際要用人的雇主、派遣公司和勞工。要派機構與派遣機構簽訂要派契約,派遣機構則和派遣人員簽訂勞動契約,但實際上由要派機構對派遣勞工進行指揮監督。目前大多數的派遣工都是領基本薪資,如果政府不調高最低薪資就永遠不會加薪。政府自行招標派遣人力時也都是採最低價標,因此得標者都是只開出基本薪資的派遣公司。施士青指出在同一個單位執行相同的工作,派遣工和正職員工的薪資可以足足差一倍。

▲ 台灣勞動派遣產業工會秘書長施士青。

根據勞動基準法第九條規定,繼續性工作要簽訂不定期勞動契約,而臨時性、短期性、季節性和特定性工作才簽訂定期勞動契約。不定期勞動契約也就是一般的僱傭關係,勞動派遣則屬於定期勞動契約。雖然法律有規定定期勞動契約的適用範圍,但實際上定期勞動契約遭到嚴重濫用,許多長期需要的人力卻採兩年、一年甚至半年一標的方式來招募。不斷重訂勞動契約讓勞工的特休假和年資都會定期歸零,嚴重損害勞工權益,派遣工卻很難反抗這樣的惡性政策。這種「假派遣」和「假承攬」但「真僱傭」的手法,讓雇主豁免了原本應負的責任。

如果派遣工想要團結起來捍衛權益也比一般勞工還要困難,每兩三年就要換一家公司很難成立企業工會,分散各個產業的派遣工也無法成立產業工會,最後好不容易才成立了勞動派遣產業工會。一般勞工只需要面對一個雇主,但派遣工卻有要派機構和派遣機構兩個雇主,且兩者還會互相踢皮球,不願承擔相關責任,因此實質雇主的認定也是一大難題。在派遣工缺乏議價能力,往往屈居弱勢的情況下,更容易受到資方不合理的要求。

勞動派遣的相關立法目前也面臨了許多難題,像是規範對象要僅限於派遣還是要包含承攬委任?應不應該設定員額上限?適用範圍要正面表列還是負面表列?要派機構是否應該就薪資給付、職災和資遣費上負連帶責任?因為勞動派遣的特殊性質,讓法規訂定往往陷入兩難。例如設定員額上限可以減少派遣人數,但這也變相讓派遣工必然居於人數劣勢,更難組織工會團結爭取權益,因此勞動派遣的相關立法在制定階段就面臨嚴苛的考驗。

台灣勞動派遣產業工會要求政府應該在短期內修訂政府採購法相關規定,明文排除違法侵害派遣工勞動權益的外包廠商投標,不再讓惡意對待勞工的派遣公司有得標的機會。施士青表示勞動派遣產業工會短期目標希望提升派遣工的工作待遇和尊嚴,中期目標期待影響政府對勞動派遣的相關立法,長期目標則是希望不再有派遣工,讓這個工會自然消失。

無論科技業或其他行業,採用派遣勞動的公司日漸增加,唯有政府重視和勞工團結,才能維護派遣工的工作權益。

(圖片來源:科技新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