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體業缺工近 80 萬人,日本向世界廣發徵才令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5 月 12 日 10:00 | 分類 人力資源 , 職場 follow us in feedly

日本對軟體工程師求才若渴,預估十年內就將有近 80 萬個職缺,而台灣工程師通英文、中文,成為日企招攬的首選,起薪、福利更是效仿矽谷,讓台灣不少科技人趨之若鶩。



六本木之丘,是東京充滿未來氣息的都會綠洲,有「日本最強獨角獸」之稱的新創公司 Mercari 便坐落此處。

Mercari 在 2018 年 6 月 19 日東京證交所掛牌上市時,正是台大資管系、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科技管理所畢業的唐百博,到這家二手物品網路拍賣公司擔任前端工程師的第一天。當日,Mercari 股價一度衝高到 6,000 日圓,市值突破台幣 2,200 億元。

儘管 28 歲的唐百博是 IPO 後才到職,半年後卻也領到了員工紅利配股。還有另一件事也令他開心:身邊的台灣同事愈來愈多了。

「我加入時只有四位台灣人,近一年來增加到十餘位,」留著小鬍子的唐百博說。他的觀察披露了一個新現象──台灣資訊工程師赴日工作,近年來逐漸變多。

職缺翻倍成長 會中文更有價值

原因就是日本人口減少,軟體工程師嚴重不足。

根據日本經濟產業省 2016 年「IT 人才最新動向與將來推計」調查,2016 年日本約有 17 萬 IT 人才缺口,並將在 2020 年達 37 萬人,2030 年的「不足」,預計將有 79 萬人。

台灣 104 人力銀行的數據,顯示了同樣徵兆。「赴日工作最多的職缺,是軟體及網路業,」104 資訊科技獵才招聘處顧問濱野了平指出,日本企業在 104 網站所開的職缺數量,連三年拔得頭籌的皆是軟體及網路相關行業,2019 年更攀升到新高的 36.6%,比 2017 年的 18.1% 成長一倍。

因應世界產業潮流,日本跟其他國家一樣,積極發展人工智慧、物聯網、區塊鏈等,對軟體工程師求才若渴。但本身人才不足,只好向全球發出徵才令,對台灣的程式高手,日本更是「情有獨鍾」。

「因為日本人的英文普遍不好,」濱野了平分析,台灣軟體工程師既會英文又會中文,一方面能更快吸收來自美國第一手的技術新知,另一方面,可以協助日本企業打進中國市場。

日本軟體工程師薪資高,也是吸引人的原因。年薪待遇從 300 萬日圓,最高可達 3,000 萬日圓(約 840 萬台幣)。追蹤台灣人進入日本軟體業的路徑,赫然發現一個共通點:日本樂天往往是第一站,再以此為跳板,轉到其他 IT 公司。

日本 LINE 株式會社 DevOps 工程師、27 歲洪立遠的親身經歷,便是如此。來到全世界最複雜擁擠又忙碌的新宿車站,樓下萬頭鑽動熙熙攘攘,位於共構大樓 23 樓的 LINE 東京總部,早上 10 點前杳無人煙。「在日本上班很快樂,LINE 可以很晚才來上班,」身著帥氣風衣、朝氣蓬勃的洪立遠,一臉愉悅笑著說,他很少加班,很少遇到做不完的情況。

工作環境彈性 只會英文也無妨

就讀台大資工所一年級時,洪立遠上網搜尋到日本樂天有一個全球招募實習生計畫,他申請後,得到了兩個月的實習機會。那一屆,他是唯一來自台灣的實習生。

那一年暑假,他學到很多,日本同事對他很好,週末假日在東京四處遊玩,他很喜歡這種工作與生活平衡的感覺,決定完成台灣學業後到日本工作。由於實習期間表現不錯,畢業後不用當兵的他,2016 年 10 月成為日本樂天的正社員。

樂天在日本,被視為資訊人才的「搖籃」,薪水不算最高,但大量招聘「不會日文只會英文也沒關係」的外籍員工,門檻較低,所以許多台灣工程師以此為日本職涯的起步點。待了 1~2 年後,通常會轉職到更高待遇的工作,年薪至少高出 100 萬至 200 萬日圓。以洪立遠為例,2018 年 5 月換到 LINE,年薪比樂天高了 30%。

不過,轉職得先通過層層考驗。洪立遠分析,日本軟體公司在徵才前,通常先需要通過線上程式測驗,2 小時內解出兩題,全部答對才有辦法進入到下一關,與真人面試。面試官重視的是應徵者的程式經驗背景,對電腦的架構、演算法、作業系統是否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和專精。

「兩關闖下來,代表第一寫程式要快,第二是資訊軟體能力夠專業,才能成功過關,」洪立遠說。

派遣接案公司須留意 恐淪「下流社會」

日本知名軟體公司的工作環境十分優渥,不常加班,飲料隨便拿,資助外籍員工學習日文,上下從屬關係不像日本傳統商社般階級分明,反而處處模仿矽谷公司的透明開放。

甚至有一些獨特的福利制度。譬如,Mercari 認為每位員工找尋伴侶是很重要的幸福條件,所以大方贊助每位員工使用交友軟體 PAIRS 的會員費。

另有獨特的「chat lunch」制度,公司內部設立各國不同語言的「聊天俱樂部」,員工加入每天可獲得 2,000 日圓餐費補助。「我來公司很少付錢吃午飯,都是公司 chat lunch,」唐百博笑道。對公司而言,不同部門員工交流,也會對公司向心力變強。

同事來自世界各地,也是新鮮挑戰。LINE 的開發者部門,洪立遠發現,外籍員工比例超過一半,包容風氣可想而知。而 Mercari,更是群聚 40 多國員工的小小世界村。「多元團隊當中,台灣人的優勢很鮮明,」唐百博表示,台灣人 EQ 高、有彈性、易溝通,與他人合作比較順利。

普遍而言,在日本知名軟體公司工作的台灣人,大多過著令人欣羨的生活,但是,也有台灣人處於日本軟體業的「下流社會」。尤其是在派遣公司或接案公司寫程式,案子一直來,就比較需要加班,加上不是大公司,普遍低薪,待遇甚至跟日本社會新鮮人的 20 萬日圓月薪差不多。

「除非你真的對日本很有愛,去那樣的派遣公司也願意,」洪立遠建議,先找到大公司的工作再來日本,不然生活品質可能不會比台灣好。

(本文由 遠見雜誌 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