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 ARM 的授權合作中止,全球分工的運作模式才是華為困境難解的主因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5 月 24 日 8:00 | 分類 中國觀察 , 國際貿易 , 手機 follow us in feedly


來自英國 BBC 的消息稱,知名晶片設計公司 ARM 已經暫停和華為所有的業務往來,同時也命令員工不得與華為及其子公司展開技術討論。該消息一出,瞬間引發多方討論。不少分析人士認為,如果沒有了 Android,華為還能透過 Google 的開源計畫繼續維持手機系統的迭代;而如果這次 ARM 徹底「斷供」,則會對華為的晶片業務造成巨大影響。

為什麼 ARM 如此重要?

只要造手機,你就無法忽略這家晶片公司

或許你曾經聽說過這家公司的名字,即便是聞所未聞,你正在使用的智慧手機、智慧手錶或是數位相機等設備,或是一些你想不到的消費電子領域,其實都有 ARM 的身影。

這家來自於英國的技術公司,掌握著不少電子設備「大腦」中最核心的部分──CPU 晶片裡的指令集,它是一顆處理器所能執行的所有指令的總和,也是處理器執行的關鍵。

而除了指令集,生產一顆 CPU 晶片自然也會有對應的硬體規格,它被稱為「指令集架構」,而 ARM  帶來的就是「ARM 架構」了。

另一家擁有指令集設計能力公司是英特爾。如今 PC 市場中大部分筆電或桌機設備,都使用來自英特爾的處理器,同樣是因為英特爾掌控了這些晶片的核心,即「X86 架構」。

不只是設計部分,英特爾還包攬了晶片的生產和銷售環節,直接推出成品 CPU,也就是說你只能透過英特爾才能買到這個架構的晶片。

對英特爾而言,這不僅讓它掌控了整個 PC 晶片市場,也能讓自己獲得最多的利潤。

但 ARM 和英特爾不同,它並不直接參與晶片製造,而是會把晶片設計方案、使用許可授權給其他公司使用,再賺取授權費用,意味著 ARM 並不掌控整個晶片生產流程。

這也是 ARM 聰明的商業策略,簡單理解就是「身為裁判員卻不會下場踢球」,它只要管設計就行了,而不用耗巨資去建造晶圓廠,還得考慮市場銷售問題。

加上 ARM 架構擁有的低功耗特性,更適合現在的行動裝置使用,所以高通、三星和聯發科等晶片製造商生產的 ARM 架構晶片,也獲得手機廠商們的支持,ARM 等於間接拿下了一個遠比傳統 PC 市場龐大的領域。

2016 年,日本軟銀耗資約 320 億美元收購了 ARM,當時有分析師就認為,軟銀 CEO 孫正義看中的正是 ARM 在即將到來的物聯網時代所具備的潛力,屆時,它將被視為連接萬物的通用接口而存在。

和三星、高通一樣,華為很早就獲得了來自 ARM 授權、生產基於 ARM 指令集的處理器,同時也會用到 ARM 提供的架構技術。

早在 2009 年,華為海思麒麟發表了一顆名為 K3V1 的晶片,當時採用的就是 ARMv5 的架構技術,這也是華為首顆面向智慧手機的晶片。

現在華為 P30 系列使用的麒麟 980 晶片,則是基於 ARMv8 架構開發的。做為業內首顆商用 7 奈米製程晶片,整體水準已經可以媲美高通蘋果的同類產品。

除了運用在智慧手機上的麒麟晶片外,華為還有面向 5G 終端使用的通訊晶片,以及面向伺服器設備的鯤鵬晶片等,也均涉及到 ARM 架構的使用。

但這種授權也不盡相同。以高通最新的驍龍 855 晶片為例,它在 CPU 部分的 Kyro 架構,其實基於 ARM Cortex-A76 公版架構微調而來;至於蘋果只供自家使用的 A 系列晶片,則早已經脫離了公版架構,算是自己畫工程圖,但依舊支援 ARM 的指令集。

而目前華為的麒麟晶片,仍然基於 ARM 的公版架構進行設計生產。

雖然這並不存在優劣之分,但非自研架構,意味著華為仍然要和 ARM 保持緊密聯繫,也很難繞過它進行調整。

它就像是蓋大樓,如果連工程圖都沒有,地基也無從打起,之後的樓層搭建乃至是裝修工作更是虛無縹緲。

這恰恰是現在華為所遭遇的問題。ARM 選擇了「斷供」,華為就需要從指令集和架構開始設計晶片,這可不是短時間就能辦到的事。

《連線》雜誌便發表評論說,這相當於是告訴可口可樂,不允許它使用碳酸水原料一樣。

比製造晶片更重要的,是華為無法完全擺脫全球分工的現狀

本次事件還有一個受到關注的問題,即 ARM 身為一家英國公司,接受了日本的收購資金,為什麼要聽命於美國的政策?

這是因為 ARM 的晶片設計方案中包含了「美國研發部門的技術」。

依照禁令規定,一家位於美國本土之外的公司,只要有 25% 的原料或技術源自美國,那麼就會受到管制影響,問題在於這 25% 的比率應該怎麼計算。

日經新聞之前就曾報導稱,德國英飛凌暫停了和華為的業務往來,但隨後英飛凌回應稱,交付給華為的絕大多數產品不受管制法律的限制。

有類似情況的廠商還有台積電。根據《天下雜誌》的報導稱,台積電出貨給華為海思的產品,源自美國的技術低於 25%,所以也不受出口管制令的限制。

(Source:Unsplash

不過,這也從側面反映出當前半導體產業的現狀,哪怕你說 ARM 只是一個畫工程圖、給方案的公司,它也很難擺脫更上游供應商的技術,關上門自己解決。

就算在半導體產業之外的很多領域,我們也能找到成熟的全球分工例子。在這個時代,幾乎沒有任何一家公司需要自己包攬所有的環節,實話是也沒有那個必要。

強如全球半導體的領先者英特爾,在生產和製造 PC 處理器的過程中,其晶圓研磨、封裝基板、樹脂、焊接、散熱器和光刻系統等部分,也都在使用來自日本、荷蘭、南韓等地區工廠的材料技術,這些源頭公司建立起來的絕對優勢,是很多單純的組裝廠所無法比擬的。

所以,就算你在手機發表會上看不到這類公司的名字,手機生產過程中也少不了它們。

最終,畫工程圖的人、設計晶片的人、生產晶片的人、將晶片放在智慧手機裡的人聚集在一起,才有了在手機內部的一顆顆不到拇指大小的晶片。晶片產業是智慧手機製造過程中最好的分工合作產物代表。表面上看不起眼,背後其實牽扯著多方利益。

但換個角度來說,這種分工模式也顯著降低了中小廠商的准入壁壘,並促使整個行動產業獲得更大範圍的發展。

所以,比起遭到某一家關鍵廠商的「斷供」,華為面臨的更直接問題,是被以美國為代表的供應商掐住了喉嚨,它會像骨牌一樣,牽一髮而動全身。

在 ARM 的官方聲明中,該公司稱會「遵守美國政府制定的新規定」,同時也希望能盡快解決這一現狀,繼續保持與華為海思的長期合作夥伴關係。

隨後華為發言人也表示,華為依舊重視與合作夥伴的密切關係,同時也認識到,由於出於政治動機的決定,其中一些合作夥伴承受著壓力:

「我們相信這個令人遺憾的局面能夠得到解決,我們的首要任務仍然是繼續向全球客戶提供世界級的技術和產品。」

事情並非毫無轉機。一位供職於 ARM 的員工在接受 BBC 採訪時表示,不排除在美國的 90 天臨時許可之下,ARM 是否會選擇暫停或是延緩這項決策的執行。

至於華為這邊,任正非接受《財新》採訪時則表示,已經購買了 ARMv8 的永久授權,所以華為仍可以自主生產基於該架構下的處理器晶片,不受本次「斷供」的影響。

至於未來該怎麼走,現在還很難說。

如今,只能寄望華為可以在部分環節找到同等品質下的替代方案,但無論如何,供應鏈的調整需要重新投入成本,自研技術的開發也需要時間。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