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身陷圍堵困境,軟體與硬體技術真能全靠自己?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5 月 23 日 11:24 | 分類 中國觀察 , 國際貿易 , 晶片 follow us in feedly


美國總統川普 5 月 15 日簽署行政命令,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禁止企業使用對國家安全構成危險的公司所生產電信設備,此行政命令援引「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賦予美國總統管理商業的權力,以應對威脅美國的國家緊急狀態。命令指示商務部與其他政府機構合作,150 天內擬訂執行計畫。

美國商務部當晚就宣布「華為集團」(Huawei)與旗下 70 多家關係企業,將列入美國出口管制的「黑名單」(實體清單,Entity List)──除非貿易部特別許可,否則美資企業將不得出售各項產品與技術給華為。美國對華為祭出禁令後,Google 也宣布停止與華為部分合作的業務,涉及軟硬體產品和技術服務的轉移。預期華為新一代 Android 手機無法使用 Google Play、Gmail 等應用程式。

除 Google 外,還有首家宣布正式停止對華為出貨的光學零件製造商 Lumentum,截至 5 月 22 日,公開宣布執行美國商務部禁令的包含英特爾(Intel)、高通(Qualcomm)、博通(Broadcom)、賽靈思(Xilinx)、Qorvo 等美系晶片廠商,惟華為董事長任正非對日本經濟新聞表示,即使高通和其他美國供應商不出售晶片給華為,也沒問題,以前就已做好準備,暗示透過旗下半導體設計企業海思半導體等推進自主開發的想法。

自行開發作業系統難在生態

面對 Google 將停止最新版 Android 作業系統供應,同時也將停止 Google Mobile Service(GMS)授權與 Compatibility Test Suit(CTS)& Vendor Test Suite(VTS)認證,將讓新一代華為手機無法直接使用 Google Play 等服務。不止手機,微軟也無法提供最新 Windows 作業系統給華為筆電產品使用。不過,華為並不擔心上述情事,強調已準備好自己的作業系統,一旦發生不能再使用 Google 和微軟作業系統的情況,就會啟動 B 計畫。

翻開資通訊產品的歷史,開發作業系統並不是件簡單的事。倒不是設計作業系統「本身」很困難,而是難在周邊配套軟體建立的 ecosystem。陣亡的作業系統歷歷在目,包括與 Windows 95 同時上市的 IBM OS/2,甚至中國自己推出的紅旗系統皆默默收場。就連微軟當年同時跟 Windows 推出的 NT 系列也是走得顛簸,更不用說 Windows 手機作業系統全軍覆沒。

周邊其他應用軟體對某作業系統的支援才是關鍵,自成一套軟硬體系統的蘋果 macOS 與後來的 iOS 其實一路走來也是風風雨雨,21 世紀前賈伯斯痛恨外界參與 Mac 應用軟體開發,堅持獨自全部掌握,直到後來才放手讓外界參與。這條拿捏軟體應用的路,賈伯斯花了一輩子才讓人們學會。

禁止參加制定記憶體標準的國際會議

21 日 JEDEC 也發出華為將停止參與 JEDEC 相關的活動。對華為最大的打擊就是無法掌握最新的記憶體標準,包括電腦使用的 DDR 系列與手機使用的 LPDDR 系列規格,都由 JEDEC 制定,華為被排除將無法參與即將誕生的最新記憶體標準 DDR5 與 LPDDR5。或許華為可透過其他廠商拿到標準規格,但無法即時參與討論,將大大減少華為的影響力,並可能推出時間落後同業。

由於 JEDEC 是美國的半導體裝置協會,既然華為停止參與 JEDEC 討論,那同樣源自美國的 IEEE 是否會跟進? 由 19 世紀美國電機工程師協會和無線電協會合併的 IEEE,負責制定許多通訊協定標準,手機界最耳熟能詳的就是 Wi-Fi 的 IEEE 802.11 系列,如果 IEEE 跟進,華為手機與電腦也無法參與下一代如 Wi-Fi 的最新協定。

第三國參與

由於美國禁令包括美國產品與「技術」,位於英國劍橋的 ARM 也宣布將停止與華為合作。ARM 主要技術架構源自有別於 CISC(如 x86)的指令架構,Cortex 主要是由曾擔任史丹佛大學校長與 Google 董事長的 John Hennessy 與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教授 David Patterson 當年提出的 RISC 架構,除了傳統主要概念,ARM 近年使用的最新技術包含 Out of order execution 等,其實也用到很多英特爾 x86 技術,ARM 評估後停止與華為合作乃屬合理舉動。

CPU 不管在筆電或手機都是重要元件,缺少 ARM 支援 CPU,華為必須自行開發 CPU。中國曾自主開發如龍芯等中國芯 CPU,只是從來沒有商業量產成功的例子。華為這次是否能自行開發成功,仍然取決於上述周邊軟體的 ecosystem 是否有足夠支援。另外中國為了擺脫對 ARM 的依賴,近年極力參與 RISC-V 推廣,只是 RISC-V 還是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技術,就算推廣成功,除非開發廠商是中國廠商,否則問題還是無解。

半導體製造與 EDA

除了上述討論,尚未表態的兩大 EDA 製造廠商 Cadence 與 Synopsys 都是美國廠商,預期停止支援華為海思是意料中事。雖然現行開發軟體如 Google,未來 90 天後只是無法更新,但如果華為禁令還是持續,華為引以為傲可取代美國晶片廠商的子公司海思半導體,還是得自行開發全套晶片設計軟體。

海思目前主要下單台積電,除台積電外,全世界能接海思最高階手機晶片訂單的晶圓代工廠只剩三星,故台積電與三星的動態也將主導華為存亡關鍵。但美國禁令如上述 ARM 例子已包含技術,台積電有沒有使用很多美國技術?三星 DRAM 有沒有使用美光技術,或早期德州儀器在 DRAM 的專利技術,更或有沒有用到高通在 LPDDR5 提出的技術?這些都需要台積電、三星與美國仔細協商。

中國的祕密武器又或是歷史的錯誤

從上所述,華為要面對的難題還真不少,上述供應商離開將給華為客戶很大的不安全感,截至 22 日,已有台灣電信業者中華電信、台灣大哥大、遠傳、亞太電信、台灣之星、日本 Softbank、KDDI 等宣布將暫緩或停止販售華為新機。因中國歷史曾有大躍進,全民大煉鋼這種下情不上達導致決策者判斷錯誤的先例,華為這次是真有征服宇宙級的祕密武器能一一克服困難,又或只是歷史重演?就看華為接招拆招了。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