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M 遷移方興未艾;被動元件不動如山?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6 月 20 日 18:40 | 分類 國際貿易 , 零組件 follow us in feedly


美中貿易戰火持續延燒,中國「世界工廠」地位岌岌可危,為了避關稅之禍,電子 ODM 廠展開產線大挪移,而身為重要關鍵零組件的被動元件,多數卻是以不變應萬變,部分廠商雖透過政府優惠措施增加在台投資,但不會因此棄守中國。

業界中僅電感廠奇力新早在前 3 年到越南設廠,目前正進行第 3 期擴產評估,雖然奇力新也坦言,越南的成本優勢漸降,未來在大量海外企業進駐下,缺工狀況也可能發生,但若越南未來因 ODM 廠進入帶動完整供應鏈成型,則進一步擴產仍能帶來較多效益。

被動元件「輕薄短小」的產品特色,是多數廠商並不急著跟隨客戶移動產線的主要原因,尤其當被問及美中貿易戰的影響時,這些零部件廠幾乎皆有異口同聲標準答案:相關元件非直接輸美,因此無直接影響,主要擔心客戶終端需求下滑時帶來的間接影響。如同華新科董事長焦佑衡所說,即使客戶生產基地不在中國,但對零組件廠商最大的差異,不過就是交貨地點不同。

對於多數業者的以不變應萬變,彙整理由主要包含:

第一、關稅對被動元件業者而言非直接影響,奇力新總經理鐘世英舉例,出給蘋果的產品是經由組裝廠,所以課徵關稅對被動元件廠商成本並無影響;相較於 ODM 廠商,被動元件業者對關稅痛覺較為遲鈍,需要遷廠的迫切性也遠低於 ODM 廠。同時,業界普遍共識,美中貿易戰是今年最大變數,然既是變數,又何嘗沒有轉好的可能性呢?就怕貿然投入資本遷廠後,貿易戰卻突然收兵。

第二、一旦 ODM 廠離開中國,有的回台灣,有的到越南或其他地區,不若原先所有業者群聚中國;即不同 ODM 廠轉進的地區不同,除非被動元件業者只有單一客戶,否則該跟著誰轉、又該轉進幾個地區?都是影響決策的考量因素。而相對有效率的做法,是利用現有非中國產能,依照客戶是否剛好轉回相同地區的狀況,進行產能調配,對於不同地區運送,雖會增加運費,惟透過協商,仍有機會將多出的成本轉嫁或得到分攤。

第三、即使只是回流至原在中國以外的生產基地,重新整理或增加產線都需要資本支出,更遑論從無到有建立新基地。以奇力新越南廠為例,新建廠房含土地總共花費 5~6 億元,即便是第 3 期的擴產,奇力新表示,應該 7~8 千萬元跑不掉,比起大筆的資本支出,輕薄短小產品的運費成本相對零碎且更有彈性。

第四、最糟的狀況是貿易戰真的變成長期抗戰,但除非在某區域有明顯群聚效應,否則有業者表示可透過靈活調整海外倉庫來因應,也有業者強調分散市場與客戶的重要性。

華新科順勢增台灣比重;國巨搭回流列車

焦佑衡表示,並沒有跟著客戶挪移產線的打算,華新科除了台灣與中國產能,目前在馬來西亞與墨西哥也有廠,並無前進越南或撤出中國計畫,頂多在現有生產點進行產能調整,尤其高雄一向為 MLCC 重鎮,因此在台灣的生產比重也將順勢提高;而中國人員流動率本來就高,一旦產能比重下降,人員也會自然淘汰。

同集團的信昌電也指出,公司雖在兩岸皆有生產基地,但 MLCC 及晶片電阻皆在台灣生產,MLCC 上游材料介電瓷粉也有 7~8 成在台灣生產,現況暫無調整必要。

龍頭大廠國巨則表示,各大重量級 ODM 廠均為客戶,雖有部分代工業者要轉到東南亞,但國巨仍將維持兩岸生產基地不變,既無意縮減中國產線,更無前往越南計畫。只是就中長期而言,國巨將持續增加台灣投資,包括 4 月 12 日獲核准的 165 億回台投資專案貸款,該專案投資貸款將用於未來在台投資之用,另將搭配公司自有資金,持續在台投資。國巨除了兩岸據點,在歐洲及東南亞等地都有發貨中心,對於交貨地點改變具有應變彈性。

立隆電:回流也有成本;興勤加碼台灣拚車用與 5G

固態電容廠鈺邦表示,客戶中包括華碩、技嘉、微星與和碩等,有將伺服器及高階電腦遷回台灣或移往東南亞的跡象,而鈺邦目前產能 100% 在中國,並不會因此異動產線,只是交貨多出的運輸成本,應會與客戶協調如何分攤。鋁質電容廠立隆電雖在兩岸均有廠房,但目前也 100% 均在中國生產,也暫無回流打算,立隆電表示,回流也會產生成本,更何況台灣也存在缺工等等問題需要解決。

保護元件大廠興勤直接交貨美國的部分只占營收約 7%,但有鑑於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考量高關稅衝擊,加上部分終端客戶陸續移轉產線回台,深感必需增加台灣產能,決定投資 15.8 億元於高雄楠梓加工出口區建置新廠,將台灣做為開發電壓保護電阻及熱敏電阻(感測器)等新產品的主要基地,全力布局車用電子與 5G 產業;興勤表示,高雄新廠預計 3 年後完工量產,本次投資約可新增 250 個本國就業機會。

晶技對台資本支出增;希華長期分散市場因應

石英元件指標晶技指出,公司客群涵蓋多數 ODM 廠,晶技當初在中國設廠,其中之一的考量即為貼近當地客戶及這些 EMS(電子製造服務)大廠,當客戶離開中國,晶技不會考慮撤出或是明顯降低產能,因為當地仍有中低階市場需求,降低產能則反而喪失規模經濟。

晶技表示,今年在台灣的資本支出有提高,用於建置高階生產基地,尤其因應 5G 時代來臨,產品往高頻、高速方向發展,同時晶技原有一家子公司台晶光電雖已解散清算但廠區仍在,若增加在台灣投資,相對也是利用閒置空間。而就代工大廠的角度,即使須分攤運費,所增加成本仍低於關稅。

希華目前也沒有調整產線安排,石英晶體震盪器的生產以台中本廠為主,若美中貿易戰影響變成長期,則會努力分散市場因應,也由於相關零件體積很小,好幾千顆才一小袋,因此連運送費用分攤問題都還沒有談。至於目前生產據點有台灣平鎮、中國無錫及南韓的台嘉碩也表示,尚無到其他地區設廠生產的確定計畫。

奇力新未嘗轉單甜先見需求疲,越南三期評估中

因為電感已跨入越南而受到矚目的奇力新表示,分散布局使奇力新在被動元件中受美中貿易戰影響應屬最低。但進入越南 3 年的奇力新表示,轉單效應尚不明顯,畢竟代工大廠還在轉換過程,建立新的基地需要時間;反倒是全球普遍見到消費信心下降、終端客戶需求減少,使得 ODM 客戶對被動元件需求同步下滑,奇力新同樣間接受害。

不過,奇力新目前仍享有越南的成本優勢。奇力新指出,在越南的好處,第一是成本優勢,人工約中國二分之一強,但隨著越南也開始缺工帶動工資,原本約為中國 5 成多,現已上升至 6 成,並且不排除再往上。第二則是環保規定不若中國嚴格甚至動輒限排。

奇力新規劃在越南廠區分三期開發,目前一、二期已完成並稼動中,預計今年底前將滿載,三期則在評估中,未來若要動工,大約需 9 個月時間,完工後,越南營收占比可望由 25% 拉高至 35%。

(本文由 MoneyDJ新聞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