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積木!樂高「幽靈秘境」結合 AR 互動,獨家專訪資深設計師鄭以謙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8 月 01 日 15:00 | 分類 app , VR/AR follow us in feedly


樂高(LEGO)全新「Hidden Side 幽靈秘境」系列盒組 1 日於全球開賣,以鬧鬼小鎮為故事主軸,並且結合實體的遊戲積木以及虛擬的 AR 遊戲體驗,打造有別於以往的樂高產品。參與設計幽靈秘境系列的樂高資深設計師鄭以謙接受科技新報獨家專訪,暢談全新產品的設計歷程。

幽靈秘境系列包含了 8 種「鬧鬼」場景,像是實驗室、古墓、超自然巴士、幽靈列車以及接下來將會深入介紹的鬧鬼高校。玩家除了拼砌實體的積木與人偶,更能於 iPhoneAndroid 手機下載《LEGO HIDDEN SIDE》App,利用新穎有趣的 AR(Augmented Reality,擴增實境)玩法,搭配積木模型的神秘機關與種種線索,迎戰小鎮上的虛擬幽靈。

▲ 幽靈秘境系列的 70423 超自然攔截巴士 3000(左)、70425 紐伯里鬧鬼高校(中)、70420 古墓之謎(右)。(Source:科技新報)

樂高內部的 Creative Play Lab 有近 80 位概念設計師,不斷為樂高尋找未來的新玩法,幽靈秘境即是其中一個項目。由於現在的孩童接觸數位產品的機會越來越多,對樂高而言產品核心仍是積木,於是樂高希望藉由數位形式的 AR 互動,讓孩童也能繼續玩積木,由此概念發展一系列產品。

幽靈秘境在 2017 年通過新產品提案,由鄭以謙所在的小組接手商品化,並與遊戲公司 Kung Fu Factory 合作開發整套產品,樂高發想產品概念並且生產積木,而 Kung Fu Factory 則負責製作 AR 遊戲,如今終於正式上市。

幽靈秘境的設計重視「hands on the brick moment」概念,讓孩童不只是擁有樂高積木、以手機掃描產生 AR 特效,更要親自動手與積木模型「互動」,例如打開遊戲開關、轉動不同顏色的積木等等,手機上的 AR 特效也會產生不同變化。此外,這次的盒裝封面是樂高前所未見的設計,以往封面直接呈現拼砌好的主題模型,但在幽靈秘境更加入虛擬體驗的故事描述,背面才附有模型原貌,設計上充滿巧思。

產品開發過程中樂高與 Kung Fu Factory 密切溝通,鄭以謙指出,光讓孩童以手機掃描樂高人偶來獲得遊戲線索,這個看似簡單的動作,設計上就費盡心力,需要考量如何掃描容易成功、互動功能如何設計得簡單易懂,甚至是做為線索的積木顏色也很講究。此外,從他過去設計憤怒鳥盒組也獲得寶貴經驗,要將遊戲機關設計得容易恢復原狀,孩童才有繼續玩的動力。

其中 70425「紐伯里鬧鬼高校」(Newbury Haunted High School)更是由鄭以謙所設計,他表示最初這系列其實沒有學校的設定,一開始設計的是鬧鬼大宅,但對孩童做體驗測試時卻發現因爲學生身分容易連結,他們喜歡學校的設定,於是有了鬧鬼高校這款產品。

鬧鬼高校共有 1,474 個零件,為這個系列最大的盒組,如同是鬧鬼小鎮最後的魔王關卡;鄭以謙也透露鬧鬼高校藏有許多故事的暗示,而且樂高未來還有延續幽靈秘境系列的更多想法,《LEGO HIDDEN SIDE》預計也在 2020 年將有新版推出,等待玩家們一步步挖掘。

▲ 紐伯里鬧鬼高校。(Source:科技新報)

▲ 開啟《LEGO HIDDEN SIDE》的 AR 互動玩法,找出不存在這世界上的幽靈。(Source:科技新報)

▲ 全新綠色幽靈零件也是由鄭以謙親自設計。

▲ 盒裝封面於積木模型加入虛擬體驗的故事描述。

鄭以謙是第一位前往丹麥樂高總部設計部門工作的台灣人,在總部服務 6 年了。他在製作幽靈秘境系列時升任資深設計師,工作內容如同多了半個管理職,負責幽靈秘境的零件規劃,他要了解產品需要什麼新零件,並且考量零件的成本,與零件設計師、模具設計師、開模工程師等有更多溝通機會,最後製作出新零件。

秉持著「only the best is good enough」(只有最好才是夠好)的樂高精神,鄭以謙在設計中不斷追求新的挑戰,當做出新的樂高盒組在全球銷售,能讓大家玩得開心,自己也獲得成就。從小就是樂高迷,過去他不曾想過設計樂高產品是如此複雜;然而現在認真面對每個設計細節,同時也能發揮自己的建築專長,當上資深設計師後更接觸不同面向,對他而言充滿許多樂趣。

(首圖來源:LEGO 樂高)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 ,